2015年3月29日星期日

真假参半:官方版11大老虎被抓时垂死抗拒现场:周永康撞头拼命

  今日凤凰网博客刊发资深评论家胡显达的文章,博文标题为《周薄等大老虎被抓时心有不甘垂死抗拒?》。文章一开头就称,据一些大陆媒体和港媒《动向》、《争鸣》等披露的消息,中纪委抓捕腐败官员的时间和地点飘忽不定,全无套路,常常使他们厄运突从天降,毫无防范。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抓捕,腐败的大老虎们又是如何现场反应的,是早有预料,束手就擒,还是心有不甘,垂死抗拒?

  文章还列举了周永康等11名大老虎被抓时的现场反应。

  周永康:撞头拼命
  2014年12月5日晚20时,中纪委和中组部在周永康被关押的北京卫戍区休养院宣布对其“涉嫌犯罪立案、侦查,并予以逮捕及开除党籍的决定”,周永康当时情绪激动,拒绝在逮捕书上签字,并叫嚣称要“抗议”、“申诉”。周被逮捕那一刻,曾发狂般准备冲向检察官撞头拼命,但被特警制服并带上手铐后,周又乞求:“能不能不上手铐,铐的太紧能不能放松些。”周永康被抓前,一直不相信习近平会动他,被捕时感到很突然,被捕后一直态度强硬,一直只说:“让习近平来见我。”

  薄熙来:出手打人,大喊大叫
  2012年3月14日,薄熙来被宣布停职,立案调查。据《薄熙来事件迷局》一书披露,薄被抓一刻,情绪非常激动,当着习近平的面打了中纪委一位室主任一记耳光,并对习近平大喊大叫,随后被在场的几位执法人员带走。

  徐才厚:失魂落魄
  2014年3月15日,正在301医院病床上的徐才厚被叫走,某军委领导当面宣布,对徐才厚进行组织调查。当失魂落魄的徐才厚回到医院时,已经进不了301医院西院,而被直接送到东院小南楼。

  令计划:手发抖
  2014年12月22日下午4点,令计划出席中共政协党组会议。会议进行到5点半许,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突然进入会场,宣读中纪委决定。当双规令宣布的那一刻,令计划拿水杯喝水,手发抖,水杯摔了。被带走时,令计划对参加会议的副主席们说:“两年九个月以来,一直惶惶不可终日,我罪有应得。”

  仇和:不说话、只点头
  2015年3月15日12时左右,一位和仇和住在同一楼层的云南团全国人大代表准备去餐厅吃饭。推开门后,正巧在走道里碰到仇和,跟他一起的还有几位陌生的男士。这位人大代表还问了一句,仇书记,出去呀。仇书记没有说话,只是微微地点点头。

  万庆良:走路不太稳,须用人搀扶
  2014年6月27日,被通知前往省政府开会的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就在广东众多官员的众目睽睽之下被中纪委的人带走。当日宣布双规后,万被多人拥簇从省委一号楼常委会议室出来,“走路不太稳,一直由两人携扶”。

  杨卫泽:欲跳楼
  原南京市委书记杨卫泽被带走前,正在主持召开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会。会议正在召开中间,省委通知杨卫泽前去省委开会,市里的会议因此休会。在省委,杨发现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后,立刻做出向窗户跑欲跳楼的举动,不过被摁住了。

  刘铁男:浑身发抖,跪地求饶
  2013年5月的一个星期六,原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刘铁男被纪委人员从“部长楼”带走。当纪委人员按门铃时,刘铁男还强装镇静说:“有什么事?请在外面接待室稍等一下。”纪委人员和随行武警很快撬开了门,刘铁男随即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一面浑身发抖,一面语无伦次地求饶。

  马超群:抢撕文书
  马超群曾是北戴河供水总公司总经理,他是一名贪污上亿元的“苍蝇”。调查人员出现在他家门口时,马超群的举动让现场的人都“惊呆了”。当时,专案组人员出示法律文书后,马超群一把抢过撕掉,直到被特警用枪托击打方才被制服。

  李俊夫:情绪失控,大喊大叫
  2014年7月4日晚10时多,原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李俊夫被纪检人员带走。李俊夫在其寓所门口与这4名纪检男子高声说话,情绪相当激动,惊动了四邻。

  谷俊山:随身装桃木妄想逃
  2014年4月6日,公方彬大校披露谷俊山案部分细节时称,被免职后,谷俊山仍对“年关一过,立马复职”的算命先生的鬼话深信不疑;被“双规”时,还在裤兜里藏一块小桃木,妄图以“桃”代“逃”,躲过法律惩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