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李光耀32岁才开始学华文 曾因不懂华文被嘲笑



李光耀与蔡志礼


  因为对东西方文化与政治体制的深刻了解,李光耀让新加坡获得了远远大于其实际国力的全球影响力。对中国来说,他是改革开放、观察西方的窗口;对西方来说,他是全球最好的中国问题专家。

  他是如何成为一名贯通中西,备受尊重的国际问题大师的?澎湃新闻近日对话李光耀的华文老师蔡志礼。身在法国的蔡志礼在听到李光耀去世的消息后对澎湃新闻表示,“想到他的风趣与宽容,想到他奉献了毕生的精力为新加坡谋求最大的福利,改善了好几代国人的生活,对他的恩泽我们永远心存感激,我们只能默默地祝愿他一路走好。”他补充说,“虽然我们不一定会认同李光耀先生的一些看法和做法,但是他在我们的心中,始终是我们尊崇的国父,我们对他充满感恩。”


  32岁后才正式开始学习华文

  李光耀人生中先后学习过英语、马来语、日语、华文。

  李光耀的祖父李云龙崇尚西式教育,要求李光耀进英文学校。而李光耀的父亲李进坤倾向于中式教育,偷偷将其送到华人学校。但在祖父的强烈要求下,李光耀进入新加坡最顶级的私立学院莱佛士书院学习,最后被剑桥大学录取。

  英国作家亚历克斯·乔西所写的《李光耀传》中提到,李光耀童年时代,在家里和学校里讲马来语、英语和广东话。他所受的教育大部分是用英语的,也由于他有许多马来朋友,所以他的马来语一直讲得很好。

  1942年日本入侵新加坡,这让李光耀没能第一时间赴英留学,在日本人占领期间,他学会了日语,成为一名媒体的翻译,当时李光耀19岁。1945年9月,日军投降,他立即前往剑桥去继续完成他的学业。

  蔡志礼对澎湃新闻记者回忆道,李光耀是在32岁之后才正式开始学习华文。他说,李光耀早年在英国剑桥留学期间,就曾因不懂华文而被外国人嘲笑,所以痛定思痛,一定要学好华文。所以半个世纪以来,李光耀都没有间断对华文的学习。

  在1954年人民行动党成立时,李光耀开始自学华文,因为他体会到必须能够同好斗的青年一代直接交谈。1961年,他又学习闽南话,这样他就可以同那些不会讲国语的父母谈话。

  蔡志礼主编的《学语致用——李光耀学习华语心得》引用李光耀本人的回忆说,“1955年,我参加丹戎巴葛选取的竞选。当时有两名对手,一位是莱佛士学院的学生,我认识他;而另一位是蓝天,他是华中学生,和我一样是客家人。他向我挑战,要我在丹戎巴葛选区(那时也包括牛车水在内)一起用华语辩论。当然,那对我来说可能会是一场灾难,所以我回避了他。这是我经历的第一次震撼。到1961年,为争夺芳林区的补选,那是讲福建方言的选区,我们知道我们需要一位会讲福建话的人。所以我又开始学习福建话,那次补选活动长达三个月,我们把它拉长,因为我需要时间学习福建话以向选民表达我的意思。这是生死攸关的事,如果我不能好好掌握,我就不可能在1962年的全民投票中获胜;我就不可能在1963年下乡访问;也不大可能在大选中连续取胜。由于我改用福建话,华语就变得次要。但是学生看到总理在讲福建话,他们就不认真去学华语文。后来教育部把这件事告诉了我,我就决定停止用福建话演讲了。我最后一次用福建话演讲是1979年,自那次之后,我就用华语演讲。行动党支部日益壮大,身为党的秘书长,我得会见许多受华文教育的年轻工人。其中许多左倾人士,只会讲方言或华语。因此我就决定专心学好华语。”


  亲自在电脑上敲打演讲稿

  新加坡作为多族裔国家,混杂包括马来语、南方华语(广东话、福建话)、英语、泰米尔语等各个民族的语言,新加坡的官方语言是英语,华语只是和其他民族语言并存的第二语言。

  “李先生认为中华文化历史悠久,而华文是开启这座文化宝库的钥匙,掌握了华文,就能直接触摸如此丰厚的文化,从中丰富自己和他人的生命。再加上华文是华人世界的共同语,学好华文就能与全世界的华人互动沟通,深入了解与影响华人世界。”蔡志礼说。

  根据他的记忆,他为李光耀授课的地点在李光耀位于总统府的办公室内,偶尔也会在他寓所里。上课时间通常是每隔两周的星期六下午四时开始,直到七时半,有时候课程也会持续到九时许。

  作为华文老师,蔡志礼回忆起了给李光耀上课的点点滴滴,“我让他默读预先准备的一份华文时事评论,并向他解释一些生字生词的意思、读音和用法。若有不太明白的地方,他也会随时提出来。接着我就会示范朗读一遍,让他感觉文章思维与情绪的脉动。李先生在掌握了这些要素后,就开始认真地朗读,有时候还会反复朗读几遍,力求完善。由于他经常需要演讲,所以他对字词的发音特别注重。”

  “下半段的课,以自由谈的方式进行,古今中外,天南地北,我们海阔天空,无所不谈。每一回上课,他都把我们的谈话的全程内容录下来。我好奇地询问目的何在。李先生说下了课我回去后,他可在定位脚车上一边运动,一遍重温刚才上课学过的知识,这样印象会比较深刻些,学习比较有效果!”

  蔡志礼说,李光耀一般不写华文文章。他把学习华文的重点集中在阅读、朗读与会话上。因为他认为这三方面在现实生活中最有效用。通过广泛的阅读资讯,他能在第一时间了解当前的发展。朗读训练对他演说时的表现帮助很大。会话则是在社交场合沟通交流最重要的管道。 若果他要以华文表达看法,通常先拟好英文稿,我们再将之翻译为华文。

  蔡志礼还说,李光耀是世界上极少数,亲自一字一句在电脑上敲打演讲稿的政治领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