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中纪委偏爱会场拿人 王岐山喜设鸿门宴


苦于官员贪腐之害,中共十八大后的高调反腐深入民心,因而贪官落马细节亦往往成为坊间笑谈之资。其中,各色贪官被中纪委“带走”的方式尤为百姓喜猎。放眼媒体栏间,涉案贪官有一下飞机就被控制的,有在火车站台上被扣下的,有在女儿婚礼上被拿的,甚至还有陪同上级考察途中被带走之。而中纪委最为常见的“带走”方式,则是在各种会议现场。据共青团北京市委官方喉舌《北京青年报》微信公众号“政知圈”3月29日披露的消息,涉腐官员被带走调查之所以往往会发生在会场上,据说更多是“考虑方便办案”,更甚至有些会议本就乃是中纪委为被查对象专门定制的“鸿门宴”。

  开了一半的会

2014年6月27日下午,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正在省委开会,会议刚进行一半,纪委办案人员出现在会场,将其带走调查。大陆知名媒体人罗昌平在其微博中还原了一些现场场景:“知情人士介绍,当日宣布双规后,万被多人拥簇从省委一号楼常委会议室出来,没有经过庭院,专梯下到停车场赶往机场,通过贵宾厅进入清空的头等舱。老万走路不太稳,一直由两人携扶。”

这段文字信息量很大,不仅指出直接从省委带到机场,而且头等舱已经被清空,而万庆良本人已“走路不太稳”。

江西省原副省长姚木根的情形与万庆良类似。2014年3月21日,姚木根正在山东出席一场有关水利方面的全国会议,在会议现场,姚木根被直接带走。据了解,中央纪委相关人员于此前数日兵分两路,一路南下江西,一路前往山东。此后数小时内,身在南昌的多名姚木根身边人员被带走调查。

一天后,3月22日上午10点左右,多名有关部门工作人员来到姚木根家,将其爱人带走。“当时很多人都围观,都猜测姚木根出事了。”一位居民说。其后,位于南昌市八一礼堂附近的这处大院的门口,不仅有保安执勤,还有武警站岗,无关人员被禁止入内。

  中纪委的“私人定制”

谈到在会议现场抓人的目的时,大陆专业反腐杂志《廉政瞭望》的一篇文章曾引述某地纪委副书记的话称:“方便办案才是首要考量,腐败官员警惕性最低的时候,往往就在会场中。”上述官员还表示,在会场带离涉案干部,只有极个别人情绪激动,大多数人都“平静配合”。据其分析,贪官心中虽已乱如麻,但毕竟不愿被众人看见自己的狼狈。

上述文章中还有一条颇为“劲爆”的消息,因高规格大会并非随时召开,根据办案需要,有时要为调查对象“私人定制”一些会议。这些会议多须周密部署,保密性强、协作性高。

文章披露,纪委干部会先与涉案官员的上级主管领导通气,让对方安排一个“有一定级别”的会议,但不会具体说破。待会议召开后,办案人员守候在外,通过场内传出的短信、监控画面等信息,实时了解会议进度,再相机行事。

“安排这样的会议,对方主管领导政治上必须绝对可靠,还要有出色的应变能力,压得住局面。不能事儿还没办反先自乱阵脚,那就露馅儿了。”文章援引某地纪委案件检查室官员的话称。据该官员讲述,2014年他所在的案件室对一名金融办主任实施“两规”,便在金融系统内安排了一场中层以上干部参加的大会。期间,办案人员并未进场,而是托人以“朋友求见”的名义把被调查对象请出,不声不响地带离了现场。

而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的情形更有戏剧性。据陆媒《长江商报》引述一位江苏纪检高层人士的消息,2015年1月4日下午,杨卫泽正在主持南京市委常委民主生活会,会中接到了来自省委一位领导的电话,通知杨去省委开会。市里会议休会后,杨给几个应该一起去省里参会的人打了电话,在得到确定的消息后,杨卫泽在办公室抽了十五分钟的烟。在省委,杨发现中纪委的工作人员后,立刻做出向窗户跑欲跳楼的举动,不过被摁住了。

当然,也有因为主要领导缺席而导致会议取消的情况。2013年10月28日下午两点半,按计划,遵义市要召开传达中央相关精神的电视电话会议,由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主持。就在当天下午1点钟,习水县县委一主要领导接到市里打来的电话,通知会议“因故取消”。晚上8点多,他看到新闻,新闻里传来了贵州省委常委、遵义市委书记廖少华落马的消息。

  飞机场的“失踪客人”

在中国,除了在会场上,涉腐官员还会以什么样的方式被带走?

2014年4月12日,中国科协党组原书记、副主席申维辰从南昌返回北京。当天下午,飞机平稳降落到首都机场,然而,航班上的几名乘客在下飞机后却失踪了,其中就包括申维辰。

几名接机男子在国内到达出口等候多时,可是直到乘客全部走光,他们要接的“重要人物”及其三四名下属仍没有出现。电话均关机,机场工作人员也一无所知。请示了领导之后,接机人选择报警。而事实真相是,中纪委工作人员在机场将申维辰及下属直接带走。

对于四川省委原副书记李春城的带走地点,有两种说法:有人说李春城是从北京首都机场被带走的,亦有人说他在成都座落于浣花溪畔的豪宅别墅被带走。多人提及了纪检人员出现后李春城的第一反应,“他要求上厕所,并试图抠出一张手机卡扔掉”。

另据陆媒《中国经营报》披露,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金道铭在2014年2月26日晚间从天津其情妇处返回首都机场准备回太原时被控制的,同时,其天津情妇的住所被搜查,查抄到古字画等物品。

此外,作为交通枢纽的火车站,同样也可以成为“抓人”的地点。湖南岳阳市委原常委、副市长陈四海在岳阳东站被带走,但抓人的便衣并非来自纪委,而来自检察机关。

  陪领导考察途中

还有的官员“倒”在了陪同领导视察途中。据大陆财经媒体《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有消息人士表示,湖北省原副省长郭有明在十堰市丹江口库区陪同上级领导视察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期间被中纪委带走。2013年11月底,郭有明落马的消息在中央纪委网站通报。

  运动后回家

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原局长、党委书记李俊夫的被带走情形被媒体报道的也颇为详细。

据陆媒《广州日报》报道,李俊夫是在2014年7月3日晚从位于越秀区的寓所中被纪检人员带走。李俊夫的作息颇为规律,常常会在傍晚外出运动。被带走当天,李俊夫像往常一样在傍晚6点多身穿运动服外出。李的寓所在高档住宅小区内的大厦高层,晚8点左右,有邻居发现楼梯间有4名穿便装的男子在抽烟,且一言不发。因大厦属于高档住宅小区,平时少有闲杂人员,邻居心生疑虑,便马上通知大厦物管。保安人员回复称,4人正执行公务,请他千万不要多管闲事。

大约晚上10时多,李俊夫运动回来。邻居听到他在寓所门口与这4名男子高声说话,情绪相当激动,惊动了四邻,不过很快便被带走。邻居看到,李被带走时仍穿着那身运动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