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美财长敏感时刻访华对亚投行只提合作不提加入

  美国对亚投行改变了此前强硬的态度,但尚未表现出加入的意愿。



   3月30日,也就是在亚投行意向创始成员国申请截止日期的前一天,美国财政部长雅各布·卢作为美国总统特别代表访华,引发了外界对于美国是否加入加入亚投行的猜测。

  本月以来,亚投行“朋友圈”不断扩容,英、法、德、意等诸多美国盟友纷纷宣布申请加入,这使曾经极力指摘亚投行的美国陷入被动局面。

  不过,美国在亚投行问题上的态度并未发生180度大转变——“美国希望与亚投行合作”,雅各布·卢昨日(3月30日)的这番表态似乎在对外界的猜测做出回应。这个表态仍与奥巴马政府保持一致——本月较早前,美国政府提到,希望通过世界银行、IMF在外围展开,和亚投行保持合作。

  美国媒体评论称,最近几周,美国在欧洲和亚洲的主要盟友纷纷表示加入该行的意向,美国改变了此前强硬的态度,但尚未表现出加入的意愿。

  分析指出,亚投行只是今年中美间的第一幕大戏,投资协定、FTA谈判、RCEP与TPP等问题上,双方必定还将有多轮较量。


  美财长表态愿与亚投行合作
  雅各布·卢算得上是来华非常频繁的美国官员,短短两年之内4次来访,而且多是在中国有重大政策和重要会议前后、以奥巴马“特使”身份来访。比如2013年 11月,他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后首位访华的美国政府高官。当时,全会上提出了全面深化改革的主张,并成立了中央国家安全委员会等多个机构。

  可见,雅各布·卢访华算是“常规”。不过,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副主任宋国友教授认为,雅各布·卢这次来,更是常规之中加意外,这次访问时间比较“敏感”,中国正在推动“一带一路”战略和亚投行。

  事实上,雅各布·卢这次到访与亚投行创始成员国申请截止日“不期而遇”给了外界不少想象空间,外界普遍把亚投行视作美国财长此行的关键议题,更时刻关注着美国是否出现在即将公布的亚投行创始成员国名单里。

  据报道,在昨日(3月30日)的访问中,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会见了雅各布·卢。国务院副总理汪洋与雅各布·卢进行了会谈。雅各布·卢还与中国有关部门的负责人进行了会见。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在李克强总理同雅各布·卢的会见结束后表示,“会见取得了很大成果。双方都表示,中美两国作为全球最重要的两大经济体都期待对方经济成功。在当前世界经济复苏仍然不稳定、不确定的情况下,中美两国的经济政策协调、各自的经济增长对全球经济增长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对于中国倡议的亚投行,朱光耀说,雅各布·卢代表美国政府明确表示,美方欢迎支持所有有助于基础设施发展的倡议,美方欢迎中国在国际经济事务中发挥更大作用,美方希望亚投行在治理结构方面体现高标准,也理解中方坚持高标准的作法,双方愿意就此深入交换意见。

  报道称,雅各布·卢代表奥巴马总统表示,美方期待在促进基础设施发展方面同亚投行合作,包括通过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机制,或者通过世界银行与亚投行的合作,或者任何双方都可以认可支持的措施。

  从中国开始筹建亚投行开始,美国一直在游说盟友不要加入亚投行,也曾公开批评亚投行将削弱世界银行和亚洲开发银行的作用。然而,英国、澳大利亚、韩国等国家身为美国的盟友,却一致决定加入中国主导的亚投行,无疑让美国在外交方面遭到打击,其遏制中国飞速上升的经济和外交影响力的努力也遭遇挫折。

  中国社科院世界政治与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宇燕分析指出,目前全球基础设施实际上还是不足的,如何通过金融的手段,把已有的储蓄资金转化成基础设施建设,为全球经济的长期增长做出贡献,这是至关重要的,所以,亚投行的这一倡议是得到世界的欢迎的。在此情况下,美国如一味反对甚至冷嘲热讽,实际上是在孤立自己,所以调整政策也是很自然的。

  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说,美国财长这次来表达愿与亚投行合作,是想在全世界离美国而去的情况下做一个补救措施。一方面是对全世界的一个外交表态,另一方面也显示,他们不加入的话,也可以通过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来同亚投行合作。事实上在亚投行的问题上,美国应该首先承认自己错了,中国和欧洲国家、澳大利亚、韩国等国站在了一起,美国需要反思自己为何站在了历史相反的方向上。

  对于美国是否会加入亚投行,曹和平认为,这种可能性依然存在,但是美国可能会提出非常苛刻的条件。


  未就人民币汇率问题施压

  人民币汇率问题也是每次中美官员互访时候避不开的话题。

  美国财政部此前长期批评中国汇率政策。上月,英国《金融时报》消息称,一位美国财政部高官表示,中国在去年7月中美双边会谈时承诺减少干预人民币汇率,“据我们的观察,中国自此就实质上停止干预外汇市场。”

  不过,这一次因为最近人民币态势比较疲软,雅各布·卢谈及汇率没有就此问题向中国施压。
  据路透报道,雅各布·卢昨日与中国副总理汪洋会谈时称:“中国很有必要继续推动人民币汇率由市场决定,并且采取更加透明的汇率政策”,“美国期待在中国深化金融改革方面与中国合作。”
  上周四,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综合司司长王允贵表示,市场在汇率形成中起到决定性作用,过去一年中国央行已经基本退出外汇市场常规干预。他还说,今年前两个月的数据显示,中国跨境资金仍是净流入,中国仍处于经济高增长国家行列,唱衰中国经济、断言资本流出没有数据支撑。
  本月22日,中国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表示,当前的人民币汇率适宜,因为它体现了外汇的供需和经济基本面。这被舆论认为是淡化外界对中国干预汇市的猜测。


  “大棋局”上不只有亚投行
  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30日表示,美国总统特别代表、财政部长雅各布卢访华,是为了准备6月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和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于9月对美国进行的国事访问。

  据报道,昨日雅各布·卢和李克强总理的会谈进行了1小时,双方谈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受邀访美的计划。

  李克强说,习近平主席今年9月应邀对美国进行国事访问,将有力推动中美关系发展。下阶段,双方要共同办好新一轮战略与经济对话、人文交流高层磋商等机制性活动,增进互信,深化合作,密切在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上的沟通协调。

  雅各布·卢说,中国的发展繁荣和深入参与国际体系符合美国利益。美方期待习近平主席年内访美,愿同中方办好两国战略与经济对话等活动。

  人大重阳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宏伟指出,中美之间最重要的应是中美投资保护协定问题。

  在他看来,站在美国的立场上,中美投资保护协定是今年最重要的课题;对于中国而言,想与美国在亚投行和元首互访上达成令人满意的结果,肯定也要在投资保护协定上与美国形成共识和妥协。中国努力签一个互利的中美投资保护协定是促改革开放之举,是好事。如果能确定奥巴马在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之际访华,这将是不亚于美国加入亚投行的戏剧性变化。

  此外,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即将访美,雅各布·卢很有可能会涉及中美两国合作反腐这一议题,两国合作追逃赃款、查处海外贪腐问题上需要进一步的交流。

  专家预计,亚投行只是今年中美间的第一幕大戏,在投资协定、FTA谈判、RCEP与TPP等问题上,双方必定还将有多轮较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