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星期日

飞行员坠机自杀非首次 中国民航飞行员问题也不小



德国之翼的航班于3月24日在法国阿尔卑斯山上坠毁。机上150人全部遇难。法国检察官今日表示,该航班的副驾驶Andreas Lubitz故意坠毁飞机。根据驾驶舱的语音记录器,在飞机急速下降时,Lubitz还活着。而此时该航班的机长被锁定在了驾驶舱之外,拼命地敲门。

初步调查表明, 28岁的Lubitz没有任何已知的与恐怖组织或者极端分子的联系。马赛检察官Brice Robin说,这一事件被视为一宗凶杀案。 “副驾驶选择这样做的原因至今未知。他的行为可以看作是一种摧毁飞机的意愿。自杀往往是一个人。我不把这起事件叫做自杀。”

事实上,商用客机人为坠毁并不是首次。

2013年,一架莫桑比克航空公司的班机被飞行员故意坠毁。另一名飞行员被锁在驾驶舱外,拼命敲门。机上33名乘客全部遇难。

1999年,埃及航空公司航班在从纽约到开罗的航程中,落入大西洋。当时的解释是飞行员刻意坠毁了飞机,造成216名乘客遇难。

1997年的胜安航空的一架航班在从印度尼西亚到新加坡的途中坠毁,造成104人死亡。印度尼西亚当局至今没有确定坠毁的官方理由,但美国国家运输安全委员会(US NTSB)认为,飞机坠毁可能是因为飞行员自杀。

不过,通过坠毁飞机自杀并不多见。

2013年,美国联邦航空局发布一份调查结果:2002年至2012年间,美国发生的2758起致命航空事故中,其中8起由飞行员自杀所致,约占总比例的0.3%。报告显示,这8名自杀飞行员都是男性,其中4人体内检测有酒精,两人检测服用过抗抑郁药物。这些飞行员中既有刚刚失恋的21岁青年,也有存在酗酒史、曾扬言驾机自杀的69岁老翁。8人中有7人独自驾驶飞机自杀,1人机上载有一名乘客。

报告也承认,还是难以预测和防止飞行员驾驶飞机自杀,而且这类事件“很可能不会对外公开或者得到承认”。但其实,就是来自各方的压力让飞行员们的心理出了问题。而施波尔也表达了同样的意思,“飞机为副驾驶蓄意、有意识地人为坠毁,我们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这是一个悲剧性的个例,世上没有任何安全系统可以绝对排除这种情况的发生。这样的一个悲剧,是我们在噩梦中也无法想象的。”

FAA要求所有年龄小于40周岁的飞行员每年更新健康证明。而40岁以上的飞行员则需要每半年更新一次。健康检查的一部分是心理状况评估,但目前还没有正式的心理健康检查。

像FAA一样,欧洲航空安全局也不要求对飞行员进行常规性心理健康检查。

在大多数情况下,商业航空公司飞行员中许多人是退伍军人。他们一般情绪稳定的、适应力强。但一些存在心里问题的飞行员确实也蒙混其中。2012年,JetBlue航空公司的一名飞行员在飞行中情绪奔溃。当时,乘客和机组人员成功的制服了他。在此之前,他没有已知的心理健康问题。

事实上,2012年《中国民航飞行学院学报》上研究显示,中国飞行员中神经衰弱是常见疾病,一项对1123名飞行员的调查显示,神经衰弱的患病率为10.2%。焦虑症、抑郁症也是飞行员常见心理疾病,国外飞行员焦虑性神经症的发病率为5%。民航飞行员的焦虑水平显著高于国内一般成人,并且副驾驶的焦虑水平明显高于机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