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星期日

陈文茜:李登辉一生最嫉妒李光耀 却与他相反

梁茵:本 周新闻的媒体热点始终追踪着不久前去世的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李光耀生前把新加坡打造成世人瞩目的世界发达国家,他生前也与当年同为亚洲四小龙之一的台湾 有着不解之缘,他的逝世在台湾也引起了媒体和政界的广泛思考,在今天全球仍然不够振奋的经济以及多变的政治环境之下,台湾未来会有一个怎样的领导人物?台 湾会选出一个怎样的领导?会需要什么样的领袖,以及台湾的出路究竟何在?今天也非常的荣幸请来了台湾的名嘴陈文茜女士来跟我们聊台湾问题,欢迎文茜姐。


陈文茜:非常谢谢梁茵。

梁 茵:我想台湾的媒体在这一周也完全都是在追踪着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的逝世这件事情,而且我看台湾媒体翻出了很多当年李光耀评价两岸关系的这些旧文,也再次 把两岸关系这个话题摆在了台湾民众和政界的面前,明年是台湾的大选了,从您个人的角度来看,目前这几位人物,您对他们的评价怎么样?我看台湾媒体这两天 说,蔡英文已经说她整装待发了,但是好像国民党这边似乎还都没有什么动静。

陈文茜:我先回答你前面那一段,再回答你最后的问题,当李光耀 去世的时候,台湾终于有许多人,除了过去很多人买他的书之外,更认真的去看他怎么样让新加坡从一个两百四十万人口的城市,成长到五百四十万人口的城市,最 重要是从GDP人均只有511块钱美元,变成到现在差不多是四万八千美元。

在那个时刻,他说了几段重要的话,他一生唱了四个国歌,英国的国歌,日本的国歌,马来西亚的国歌跟新加坡的国歌,他看到了二次世界大战之后,许多独立的国家都陷入了民族主义,然后他的国家的领导人操纵民族主义来取悦老百姓,所以这个国家根本不能发展。

其次第二个,他很认识新加坡有百分之七十是客家的华人,这也是新加坡被马来西亚赶出去的原因,也是新马和平只有23个月,对马来西亚来讲,你太多的华人在我 马来西亚拥有太高影响力,我是不欢迎的,所以这个情况里头,他很清楚知道什么叫做种族问题,因为种族问题,新加坡被迫离开了新马,它连水都依靠马来西亚。

这 一段历史加上李光耀的聪明,他的远见,他的不自私,最终他了解,我百分之七十是华人,百分之二十是马来人,百分之十是印度跟其他的移民,如果我用其中任何 一方的语言对其他人来讲就是压迫,就是排斥,所以就是above,我一直说李光耀的概念里头就是above,我要above民族主义,我也要above这 个族群、种族的冲突,所以他设定了英文作为他的官方语言。

回来我们对照台湾,台湾就是他叙述的例子,台湾没有一个政治领袖愿意利用above,从李登辉之后,大概他就是利用族群的斗争,台湾的本省人,如果以闽南人的话大概百分之七十,加客家人百分之八十三,外省人只有百分之十三,加上原住民,这就是你的人口分布。

所以对李登辉来说,他是一个本省人,他要跟原来的其他国民党的主要的政治大佬斗争的时候,族群是他最重要的筹码,可是他还在国民党内,他也不会把这个牌玩得 太过头,到他后期的时候,就越来越严重,因为他想要抓越来越多的权力,等到陈水扁他接收了整个台湾的主要的领导权的时候,民进党的政治势力在那个之前,大 概只有百分之四十五的版图,他必须要过到百分之五十,唯一的方法是什么?你百分之七十的闽南人加上百分之十三的客家人的本省人有百分之八十三,这个对我 来,一个政党只有百分之四十五的版图,就是要不断的扩大他,所以我还要很大的成长空间,所以没有一个公共政策是重要的,没有一个竞争的议题是重要的,没有 一个经济的议题对他来讲是主要的,因为他都不足以让我快速的成长,所以对陈水扁时代开始,台湾就刚好跟李光耀,其实或者是说李登辉其实有很强烈的李光耀情 结,他一生最大嫉妒的对象,最想比赛的,也最嫉妒的对象就是李光耀,可是他刚好跟李光耀是完全不一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