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1日星期二

钛媒体:人才流失加剧,台湾电子产业正遭遇瓶颈

台湾高科技产业衰落的情况下,中国大陆提出向中国创造转型,增加对创新的资金投入,去年以来加强这方面的投入,这几年大陆创新企业在资本市场创造的诸多科技造富神话无不吸引台湾的高科技人才前往淘金。

近日台湾联发科前手机部门老大袁帝文加盟展讯,这引出了一个大家忽视的问题,那就是台湾其实早就已经达到了产业瓶颈,其人才难有发展空间,所以人才流失是必然的问题。

台湾高科技产业的发展

台湾在1980年代与香港、韩国、新加坡被世人称为亚洲“四小龙”,在世界产业转移中,借助代工模式迅速发展成为亚洲四小龙之首。1992年,台湾国民生产总值达到2000亿美元跃居世界第20位,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超过1万美元居世界第25位,外贸总额1500亿美元居世界第14位,外汇储备900亿美元居世界第3位。那时候台湾可谓风光无限。

代工模式支持台湾半导体制造业发展。1987年台积电成立,确立以代工模式来发展半导体制造业,后来台积电成为全球代工业龙头,台湾的另一家半导体制造企业联电在1995年也转变策略以代工模式发展,到2004年台积电占全球半导体制造代工市场份额的46%,联电占23%,台湾牢牢掌握着全球的半导体制造业。

代工模式支持台湾的IT业发展。1990年代,台湾强调生产专业化,兴起了富士康、广达、宏达等代工企业,他们强调自己在制造业的专业、高效率,为全球各品牌如HP、NOKIA、MOTOROLA、DELL、SONY、CISCO等企业代工制造电脑、手机、网络设备等,而欧美这些品牌企业则希望利用亚洲的廉价劳动力提高利润率,于是台湾IT制造业借助代工模式得到腾飞。

在这个过程中,台湾也诞生了自己的品牌,如宏碁、华硕、宏达电等高科技品牌,宏碁和华硕在笔记本电脑市场挤入全球前五,据NPD displaysearch的数据2014年二季度华硕在全球笔记本电脑市场居第三位,而宏碁居全球第五,宏达电曾进入全球智能手机前五,居美国市场份额第一,但是被苹果以专利狙击后衰落。

与韩国竞争台湾高科技产业失利

台湾的高科技产业曾是与韩国并肩,部分甚至超过韩国,然而如今台湾仅剩下联发科和台积电两大龙头。

在2002年提出的“两兆双星”计划推动下,液晶面板产业发展迅速,市场份额曾超过韩国,位列全球第一,但是后来却逐渐衰落,2008年金融危机台湾被冲击,之后在与三星竞争中节节败退,三星反积极投资面板获得市场份额冠军,2014年LG、三星两个韩国企业成为全球液晶面板市场份额第一、第二名,今年台湾很大可能被中国大陆抢走液晶面板市场份额第二的位置。

内存产业也是如此,台湾的DRAM产业原本接近与韩国相当,但是经过近十年的竞争,此消彼长之下,到2014年Q4韩国的三星和SK海力士两家占全球市场份额接近70%,台湾南亚和华邦分别只有3.1%、1.3%的市场份额。

台湾的IT代工产业衰落。台湾的笔记本代工业务曾占全球90%以上,然而随着大陆的联想笔记本崛起,其采用自主生产模式,按联想在2012年的规划到去年自产比例将达到70%以上,目前联想也在加大手机自产的力度,正导致台湾的代工企业出现衰退。目前全球最大的代工厂鸿海,也是台湾的企业,面对着不利的局面也在寻求转型,例如进入电商行业。

台湾高科技产业与韩国竞争失利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台湾严格控制先进技术转入中国大陆,例如早期的液晶面板生产,在大陆京东方、华星光电开始建设8代及以上高世面板厂的时候,韩国三星、LG即迅速开始与大陆地方政府合作建设8代及以上先进技术的液晶面板厂。

而台湾的友达却只能在大陆建设7.5代线,目前三星正在西安建设其在全球最大的半导体制造厂并计划未来采用10nm工艺,而联电去年底被批准在厦门建设的12英寸半导体制造厂却只能使用40nm,而大陆的中芯国际已在去年底试产28nm工艺。

台湾仅剩的两大高科技龙头台积电和联发科正面临挑战。台积电目前仍然是全球第一大半导体制造代工企业,市场份额超过四成,联电是台湾第二大半导体制造代工企业,2013年三星的半导体制造代工收入与联电的差距只有900万美元,预计2014年三星应已超过联电成为全球第二大半导体制造代工企业。

技术上,三星的14nm FinFET工艺已经量产,而台积电的16nm FinFET量产时间一再推迟,其宣称今年下半年能投入量产,但是目前无疑在技术上已经落后于三星。

联发科是全球第二大手机芯片企业,它进军高端市场尚未见取得突破,但是却正在经受华为海思和三星等芯片企业挑战。华为海思是中国大陆华为公司的旗下芯片企业,依托华为公司积累的移动通信技术优势,其在通信基带技术上遥遥领先于联发科与手机芯片霸主高通相当,手机处理器的技术不差于联发科。

三星新推出的Exynos7420芯片经国外的测试软件geekbench测试其性能要比高通的810还要好,去年7月发布了LTE基带,凭借着三星半导体领先的工艺和三星全球第一大手机企业的优势,三星在手机芯片市场有很强的发展潜力。

台湾产业面临的困境导致人才流失

台湾产业面临的不利局面直接导致的就是台湾薪资水准持续近15年时间基本没有变化,2014年台湾每月的实质薪资只有约47243新台币,大学生起薪22000元,均不及1999年的水平。去年底瑞士洛桑管理学院公布的“全球人才报告”,台湾总名次27名,相比上一年下跌了4名,是近10年最差的名次。

中国大陆去年组建了约200亿美元的集成电路发展基金扶持大陆的芯片业务发展,据说已给予展讯300亿资金。在巨额资金的扶持下,大陆的芯片企业开始积极扩张,猎取人才,甚至在台湾设立办事处高新挖取人才。

大陆企业为了吸引台湾人才,开出高薪资,例如华为旗下的海思半导体就开出三至五倍的薪资,甚至愿意代被招募的人才向原企业支付“竞业违约金”,除此之外在台湾设立办事处让台湾人才在当地办公而不需要到大陆上班。袁帝文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来到展讯的,据说展讯还挖了包括前晨星等数百名IC设计人才。

台湾高科技产业衰落的情况下,中国大陆提出向中国创造转型,增加对创新的资金投入,去年以来加强这方面的投入,这几年大陆创新企业在资本市场创造的诸多科技造富神话无不吸引台湾的高科技人才前往淘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