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香港商报》郭文贵大反击:一切才刚刚开始

  虽然郭文贵留的是香港的手机,但他说他并不在香港,而是在美国,"我的腿有点问题,现在要去医院治疗检查。"这是个老毛病,说起来还和正被扣查的方正前总裁李友有关系,"2013年,我的腿刚做了个手术,还在恢复中,李友打电话来说非要去九寨沟不可,于是我就开了私人飞机过去,同行的,还有一位领导和余丽。你们看到的那张照片,就是当时在飞机上拍的,只有李友他们才有这张照片。"

  人在美国可以随时回

  郭文贵嫌照片把他拍老了,"我没有他们讲的那么老。"媒体的报道有两个出生年份,一个是1965,另一个是1968年,但他不允透露他的真实年龄。"我确实有八个兄弟姐妺,我排第七,但我最小,排第八的弟弟不叫郭文奇,而且已经病世,这也是我今天站出来的主要原因之一,你想想看,如果别人对你的家人,尤其去世的家人挖根刨底,将心比心,你会不会很气愤?"

  媒体报道指,郭文贵出国是为"避风头",而且还不是第一次。他听了哈哈大笑,"我在美国一直有生意,你可以去问问我公司的人,我过去二十几年,经常在国外住!"他说他可以随时回来,如果胡舒立要求在国内对质,他一定会出现的。

  不喜欢生意想当建筑师

  对于自己的家庭状况,郭文贵倒是很大方地"自白","我很早就结婚,妻子绝对是原配,也没有情人,我有一儿一女,都出来工作了,我过得很幸福。"郭家的女儿是一名导演,在美国读的电影,在张艺谋的电影"归来"里担任过副导演,"我的女儿叫郭美,不叫郭美美。"电话里,郭文贵还不忘调侃。

  马建是我最尊重的领导

  郭家的儿子则是做汽车生意的,一双儿女都没有涉足父亲的生意,"我不愿意让他们碰我的生意,我本来就不喜欢做生意,是为生活所逼,没有办法,太穷了。"如果可以选择,郭文贵说想做一名建筑师,"我对建筑很感趣,盘古的设计都是我一纸一笔和设计师一起画出来的。"他说自己就是个低调的人,不爱应酬,如果在国内,有85%的时间经常是两点一线,不是在办公室,就是在家里,"我也不会打高尔夫球,连球杆都没有摸过。"而他和前安全部副部长马建的认识,也是源于他的爱好。

  郭文贵说,马建买过他在浙江建的房子,但当时他们还不认识,后来是一位爱好建筑艺术的共同朋友介绍的。"我和马建部长认识好长时间,我们的关系一直很好。"虽然马建己被查,但郭文贵还是一口一个部长,甚至说:"他绝对是我最尊敬的一位领导,他对我有非常深刻的影响,他从认识到今天,就告诉我两件事情,文贵你就爱国,这是一个走到哪里都让人家尊重,和让你一生能找到个人价值的最好的方式。第二个事情,千万不要触碰法律的红线,任何地方不要有侥幸,触犯法律红线,谁都会进去的。"

  和中纪委沟通畅顺

  对于马建被调查,郭文贵一点都不忌讳,"他被查前的四天,我们还在香港见了面。"他说之后中纪委有找过他公司的人问话,"他们回来也都向我汇报了,没有人任何人说有行贿的事。"他坦言,中纪委有找过他,在电话里问过一些情况,"昨天还联系过我,有让我有回国内再联系,我们的沟通非常畅顺。"

  郭文贵一直强调,他和马建之间没有存在什么生意上的勾搭和行贿。倒是在盘古大厦的事上有帮过一些忙。"我们是1999年和政府谈的地,当时还没有奥运村的事呢,2004年停工后,我们找很多部门反映意见,都没有下文。"后来和负责奥运安保工作的马建认识后,"他认为我们这个建筑很特别,和他们的工作也有关系,看了我们所有的资料,也了解到都是事实后,就告诉我们应该把这个事情反映到哪个部门,还给我们介绍了中纪委信访办的人。"

  刘志华的视频不是我拍的

  至于报道里讲到和北京市前副市长刘志华的交锋,郭文贵笑着说都不是真的,"全是编出来的。你想想看,一个副部级干部的门我是能随便推开的吗?当时可能会有一个亿的支票吗?"他说,当时是一位中央领导介绍他过去找的,刘志华亲自到电梯口接的他,"但一听到谈建楼的事就立马变脸,说哪凉快哪儿玩去,这楼我是要定的,如果今天你没有领导介绍过来,你连门都出不去。"

  关于传说中的视频,郭文贵否认是他提供的,"我来没有给马部长或者他的部下提供过任何视频。"但据他所了解,是有视频,但不是在刘志华被调查前找到的,是在他被捕后才发现的。"如果我有把刘志华扳倒的本事,我还用在这里跟李友他们斗吗?"他强调,说的这些情况,绝对是对历史负责任的!

  郭文贵说报导中说的佷多人他都不认识,但对于被查的郑州前书记王有杰,倒是和他儿子挺熟的,"本来河南的公司要找他帮忙,但后来就不用了。"他说,王有杰的儿子没有在他香港的公司真正任过职,"当时是公司需要一名独立董事,就请他帮了忙,仅此而已。"

  冀李友私生子做亲子鉴定

  回到文章开头提到的那封信,之所以引起震动,是因为内容太劲爆了,但很多人都对其说法有质疑,尤其是说到胡舒立和李友有私生子,大家都认为胡李二人年龄相差太大,而且以孩子2002年出生的时间算,胡舒立已经快五十岁了。"这里面有很多内幕,是外间看不见的,很多东西都是假的。"据郭文贵回应,孩子在郑州出生,之后又转移到了上海入的户口,"他们为的就是掩饰一些事实。孩子前一阵子去了新加坡,李友在当地有很多房产,现在则住在上海。到时候完全可以由第三方来做亲子鉴定!"

  郭文贵直言,手头上有很多的证据,而且还不是副本,合适的时候就会亮出来,"没有这些东西,我怎么敢在这儿说话?"他又着记者去查查财新最多的广告投放是哪家,"你看了就会明白!"

  事件涉及金融家和政治人物

  郭文贵说,私生子是小事,反而中间涉及到几个金融家和政治人物才大事。"李友的运作方式,就是把当官的都拉下水,给他们经济利益,形成保护伞,否则怎么可能有那大的一笔贷款?"他指出:"他们现在想把视线引到我身上,打压我,在银行贷款到期前,把股票卖掉!"

  会否担心这么一站出来,会惹来更大的麻烦,"我人生里从来没有害怕这两字,我所说的一切话都是有证据,否则我能出来说吗?我都是可以负法律责任。当时我们公开举报李友,他现在进去了,就是证明我们说的都是事实!"他说,也不担心家人的安全,"这个国家还是讲法律的,相信还不至于买凶杀人,还没到那一步,家人都支持我和邪恶作斗争到底!"

  至于自己做生意有没有行过贿呢?郭文贵是这么回答的,"我在中国发展那么多年,见过的好官还是不少的,喝酒是有,但人情和行赌还是两回事。"他表示,现在国外看中国的官场,都觉得是大家是在自相残杀,事实并没有那么严重,"我最反对讲什么大老虎小老虎的,像围猎似的,只要是犯法,都不对。"

  达到不目的绝不干休

  这一次站到台前来,郭文贵似乎就没有想到回头路了,"我是达到不目的绝不干休。我的最终目标就是要让李友和他的同伙接受法律的治裁!"他说,没有期望媒体会帮他,或者站他这一边,只是想让大家一起来作见证!

  对于网络上的质疑声,郭文贵不单不担心,还显得一切尽在掌握中,"这是我想要的,我不害怕别人对我的质疑,因为我清楚的知道结果会是什么!"他心有成竹地说:"我不是孤独的,我比他们想像中强大!这件事,正如我们当时发出对方正的指证公告一样,才刚刚开始!"

  声明:以上内容是根据电话采访郭文贵的内容整理而成,并不代表本报的立场。记者无意、也无法去评论当中的谁是谁非,在这里只是提供郭文贵的说法,让读者和大众多一个参考,或许,正如郭文贵所言,"一切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