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30日星期一

扬卡洛夫milan:淳朴而又伟大

我们藏族,是一个淳朴的民族,这是世界公认的,从这个二十世纪初,有少数外国人潜入拉萨开始,藏族人民淳朴而又神秘的印象,就印在了世界各国民众的心里,从此啊,形成了伟大的西藏情节。

1,藏族和他们的老朋友

说到淳朴,我就不得不说一下藏族和藏獒之间的坚定友谊,在这个古代啊,藏族人民生活艰苦,自然条件恶劣,经常遇到野狼的骚扰,于是我们藏民族就和藏獒共同对抗恶狼,结成了伟大的友谊。后来,藏族人民就形成了这样一种规矩:牛羊和马,都只能算是牲畜和财产,所以都能买卖,而藏獒是朋友,是守护神,绝对不能买卖。这就充分证明了我们和藏獒的坚定感情。但是到了现代,藏族的生存环境大为改善,野狼兄弟们也快灭绝,藏獒就没那么有用了,而且这时候,藏族人民突然发现,这个身边的好朋友,能卖钱,还他妈价格不菲,怎么办? 那就卖呗。守护神什么的,呵呵。于是啊,藏区就经常出现这种景象,藏民们流着泪,一边高唱《啊朋友再见》,一边数着手里的钱,场面非常感人,就算是扬队长我这样铁石心肠之人,都哭了好几回,记得我曾有个汉族女朋友经常跟我推荐《忠犬八公》《导盲犬小Q》等等电影,说是非常感人,后来我给她看了段藏民卖朋友的视频,她就再也不提以上这些电影了。 话说回来,藏民卖朋友,终究是为了钱,提高一下自己的生活水平,但这个淳朴的藏区还生活着淳朴的喇嘛,他们呢,也卖藏獒,这就让很多人感到有点不适,比方说有些活佛喇嘛,嘴里念着六字真言,高唱众生平等,然后哭着把一卡车藏獒卖给汉区的老板,拿到钱时还含着泪着说一句巴扎黑,有些违和,就像十八世纪美国的清教徒跟一群黑叔叔说你们都是上帝的子民,然后一脚把他们踹进种植园采棉花。不过看到喇嘛跟藏獒这样离别还是莫名的感觉非常虐,要把这事放到B站上,估计又有一堆人湿了。所以你们看看我们藏族,多么的纯朴,多么的治愈。

2,牧金战士和文学少女

我有很多藏族兄弟,长得帅,有思想,玩过摇滚,爱过婊子,飞过叶子,去过通州,为痛仰哭过,也揍过云母逼,安静下来的时候会考虑自己做音乐,他们担心着西藏摇滚的未来,发誓要做藏区的灯塔,这种有志向的青年,我们通常称他们为牧业金属的领路人,而奇怪的是,每年的七八月份,他们都会去除自己琐碎的装饰,手腕缠上简洁的佛珠,连原本央视播音员水准的普通话,都变成了带有浓重鼻音的藏腔,看起来很淳朴,很可爱,按照赵忠祥老师的说法,他们焦躁的,不安的,在等待一个时机。而这个时候,恰巧有一群经验堪比AV女优的汉区文学少女,不远万里,徒步国道天险,犹如肯尼亚国家公园的角马一样进行着一场伟大的迁徙,等两者相遇,便是结合之时。晚上,在那白白的帐篷里,翻云覆雨过后,文学少女稍带羞涩的说:“扎西,你看过仓央嘉措的《见与不见》吗?” 牧金战士心里想着:那他妈的是扎西拉姆的诗。然后他起身拌了一晚青稞面说道:“你操,或者不操,逼就在那里,不粉不嫩。。。。” 文学少女听完说:“扎西,我更爱你了” 。牧金战士抱住她说:“我他妈的叫洛桑”。就这样,文学少女觉得上了一个有思想又淳朴的藏族小哥,为此深深感到欣慰,牧金战士觉得骗了一个无知的清纯少女而感到惭愧。而他们又无声的分开,无意中维护着汉藏友谊的桥梁。这些牧金战士,淳朴而有伟大。

3长庆会盟 天长地久

藏族人民的淳朴,是汉区和世界人民所赞赏的,而同样,藏族是一个知恩图报的民族,这么多年,汉区姑娘不远万里进来,藏族人民单方面享福,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前几天,我就读到了两年前的一个旧闻,说有两个淳朴的藏族姑娘,为了代表藏族同胞向汉族兄弟们报恩,不远万里,来到北京,在一辆只能坐两个人的车上,不惜打破民族禁忌,努力为一个汉族兄弟提供BLOWJOB,她们这样克服不利的条件,仍要造福汉族群众的想法,实在令人动容,然而可惜的是,由于不慎,发生了意外,结果两死一伤,差点共同携手马克思,这事虽然悲惨,却不能抹灭藏族群众的热心,这两个姑娘,直到牺牲前还在服务汉族同胞,这种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行为,是一种什么样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精神!!是英特那雄耐尔! 古有文成金城入藏,促成唐蕃会盟,今有藏女跋涉入京,血洒北京桥墩,所以我建议政府,仿效长庆会盟碑,在京建个法拉利会盟碑,共同见证两个民族的友谊。

所以说,如果你们今后见到藏族同胞,别忘了说一句“挂真切” ,他们或许听不懂,但他们能感受你们的友爱,这样的藏族同胞,淳朴而又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