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星期四

多维:谷俊山涉200亿 官方辟谣欲盖弥彰?

世界上没有最贪的贪官,只有更贪的贪官。北京时间4月1日下午,中国多家媒体报道称,河北省检察院一检察官在河北省总工会讲授预防职务犯罪课中披露原解放军总后勤部副部长谷俊山,涉案金额200多个亿。一时之间,海内外舆论为之哗然,震惊之余,又似乎是意料之中,甚至有人认为既然连谷俊山都能涉贪200多亿,那他的靠上、权势远在他之上的徐才厚又要贪多少?

或许是担心舆论进一步发酵,4月2日,河北省检察院发布声明称,“该检察官到省总工会授课系个人行为,相关资料为其自行从网上搜集整理,未经单位审核”。可是,在政治信息严重不透明的情况下,河北省检察院的澄清声明无异于此地无银三百两,本想驳斥未经证实的信息,却可能适得其反,给人欲盖弥彰的印象。

作为军中巨贪,谷俊山的贪腐可谓数目惊人。港媒《凤凰周刊》曾详细披露:“谷俊山老家抄出的1800多箱茅台原份酒,有100年陈,有50年,有15年的,还有11张东北虎虎皮,几十根非洲象牙,这些东西都是谷俊山不要的东西,在北京会所住宅放不下,才派人放在老家藏匿……办案人员起初搞不清谷俊山财物藏匿何处,后来由为谷俊山豪宅服务的当地人带领,才从别墅墙基等处挖出大量赃物,仅黄金就足有400公斤……知情人士称,谷俊山不仅在老家藏匿大金船、纯金毛泽东像等物,还用受贿所得金条铸造了三尊几十公斤重的金佛,放在北京会所,其中两尊已送出……接近北京总后高层的消息人士接受《凤凰周刊》记者独家采访时披露,谷俊山最后涉案300多亿元,谷贪污受贿达6个多亿。”

根据《凤凰周刊》的说法,既然有消息人士称谷俊山涉案300多亿,那么河北省一检察官所说的200多亿是否还是保守数字?谷俊山贪腐数额惊人的传闻早已有之,所以当看到他涉案200多亿,对于大多数关心时政的人来说,虽然仍然免不了震惊,但更多是意料之中。在贪污成风、腐败遍地丛生的中国官场,一个县处级官员尚且都能涉案过亿乃至更多,那么对于一个掌管全军后勤的总后勤副部长来说,涉案200多亿,也不会太过于出乎意料。

毋庸赘言,在最终涉案信息未公布之前,任何人都无法确认谷俊山涉案的准确数额。不管是《凤凰周刊》报道的300多亿的说法,还是河北省一检察官讲课过程中披露的200多亿,到目前为止,仍然只是猜测。尽管猜测可能是一种不靠谱的做法,但在政治信息严重闭塞的现实下,红墙之外的人只能猜测,因为他们不能也无法获取被官方层层保密的准确贪污数额。换言之,正是官方信息不公开不透明,才让各种谣言、民间版本的说法满天飞。如果官方在这个时候不去公开真实的信息,流言蜚语只会进一步盛行,而官方若采取压制手段,只会令外界觉得这是做贼心虚,因此更容易相信那些出现在各个角落未经证实的信息。

压制愈多,流言愈多。古代中国历朝历代虽有正史,但民间的稗官野史却更为流行,甚至许多人“宁可信其有”。古代君主虽然能够垄断政治信息,但他却不能垄断百姓的耳朵和眼睛,更不能堵塞百姓的口,因此表面上看他们通过正史掌握着话语权,但事实上由于民间存在政治信息的需求,稗官野史自然随之产生。杰斐逊说过,真理是伟大的,只要听其自行发展,它自然会得到胜利,真理是谬误的适当而有力的对手,在它们的斗争中,真理是无所畏惧的,它只怕人类加以干扰,解除它天赋的武器,取消自由的引证和自由的辩护,一切谬误,只要到了大家可以自由反驳的时候,它就不危险了。当本来代表着权威的官方迟迟不肯公布真实的信息,当百姓有着广泛兴趣的政治内幕始终不为他们所知,人们便开始相信谣言,而这个时候官方出来澄清和解释,就会给人做贼心虚的感觉。

所以,当河北省检察院出面为谷俊山涉案200多亿辟谣时,外界很有可能更加相信谣言。外界或许会认为,河北省一检察官为河北省总工会讲授预防职务犯罪课所披露的数字也许还是保守数字,至少是只能让体制内官员知晓的数字,只不过因为不小心被敏锐的媒体发现,河北省检察院才出来救场,企图掩盖真相。正因这样,河北省检察院出来辟谣的做法不仅是多此一举,而且会令人怀疑这是欲盖弥彰。从这个意义上,要让政府具有公信力,要让民众不被各种谣言误导,中国政府必须允许阳光照进密室,推动信息公开透明化,否则有些时候不管政府如何解释,只会适得其反,只会稀释自身的公信力,而那样尴尬乃至危险的局面相信不是一个主张“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政府希望看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