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4日星期二

古雷4万居民启动整体搬迁计划,这次真的再也回不去了

@只配叫猪: 奇了,这次爆炸倒成了绝好的拆迁理由,为古雷PX项目炸出一片新天地。XXX万岁。//@cloudsforest: “古雷镇6月前基本完成搬迁,10月份实现全岛百姓搬迁,土地、海域的征收,也随着全岛搬迁将陆续完成。”不仅背井离乡,而且赖以生存的资源眼看就要被征收,不吵不闹十之八九又是被政府坑….
  4月6日17点56分,漳州古雷一声爆炸,炸开了被当地官方誉为“古雷奇迹”的PX(即“对二甲苯”)项目面纱:腾龙芳烃(漳州)有限公司(下称“腾龙公司”)二甲苯装置发生漏油着火,引发4个油罐爆裂燃烧,致6人受伤。
  《华夏时报》记者4月9日上午辗转进入古雷半岛看到,爆炸过后的小镇成了个“孤岛”,岛上的西林村一片沉寂,家家门窗紧闭,偶尔可见在外自行觅食的鸡鸭,PX厂区外围则弥漫着类似农药的臭味。
  据了解,4月8日凌晨2点零9分,油罐出现二次复燃后,附近百姓及腾龙公司员工开始全部向外撤离。安置撤离百姓的学校宣布放假3天,而在未来两个月左右时间内,实现岛上居民基本搬迁完毕。
  这一次,站在风口上的又是PX项目,还是一度被视为国内PX项目风向标的古雷,而在不久之后,这个半岛小镇就不让居民居住了。PX项目到底安不安全?爆炸后危害到底有多大?
  直击爆炸现场
  4月9日上午,记者跟随古雷镇港口村的小林一起进入了古雷半岛。在进入古雷地界的几个主要出入口,都设置了检查站,禁止前行。和小林一样,不少村民骑摩托车走乡间小路方能进入。
  港口村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昨天我躲在家里了,关上了门。”油沃村距PX项目不过2公里,全村目前已搬迁,到处是推倒的房屋和建筑垃圾。
  9点45分左右,记者来到PX厂区外围,便可闻到一股类似农药的臭味,有些刺鼻。从西侧门进入厂区,碎落的铁皮块散落满地,空气中飘着灭火器泡沫的飞沫。
  发 生爆炸油罐的区域位于整个厂区的中南部,4个大油罐已坍塌损毁,周边完好的油罐在喷水冷却。油罐东侧是二甲苯装置,烧毁坍塌整体扭成一堆,边上竖着一根折 断耷拉下来的大烟囱。记者用步伐丈量,油罐与装置二者相距80步(50米左右),中间隔着马路、草地及管廊,十来米宽的管廊倒向了油罐一侧。
  一根七八十米高的大烟囱,外表被烧成黑褐色,小林说那是“德国进口的最值钱的设备”。
  “炉子(即‘二甲苯装置’)先爆炸,火焰蹿起100多米,后来烧到三四百米高,引起油罐燃烧,现场几个同事吓得半死。”PX项目厂一位员工介绍称。
  据了解,经过20多天的停产检修,古雷PX项目刚复工,才进入试运行阶段,还未出成品就出了事故。10点15分左右,记者离开爆炸现场时,厂区又冒起了黑烟。
  安全隐患
  4月8日凌晨2点零9分,PX油罐出现二次复燃。当日上午8时许,杜浔镇汽车站聚集了不少腾龙公司员工,准备乘车前往支援。腾龙公司自备电厂一位工人说:“夜里复燃,领导3点零7分打电话,说着火越来越大了,控制不住。”
  腾龙公司是台企厦门翔鹭腾龙集团旗下企业。有媒体报道称,翔鹭腾龙集团幕后大老板陈由豪,在台湾欠下了数百亿新台币债务。2003年,因涉多起弊案,陈由豪出逃,名列台湾“十大通缉要犯”。
  2007年6月,厦门“市民散步”事件,让腾龙PX为世人所知。该项目遭到了厦门市民反对,105名全国政协委员联名建议迁址。2009年,该项目悄然落户古雷半岛,距厦门近百余公里。
  古 雷PX项目此前已发生过事故。2013年7月30日凌晨,古雷PX厂区发生爆炸,厂区内一条尚未投用的加氢裂化管线在充入氢气测试压力过程中发生焊缝开裂 闪燃,而今年4月6日这次的爆炸更为严重。“我骑自行车过马路,忽然感觉眼前一亮,亮光一过,咣就响了,碎片就崩了出来。”上述自备电厂工人说。
  “装置先着火后,停电了两三秒,再来电时就爆炸了。”一位腾龙内部消防队员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现在的问题是,古雷PX项目有没有质量隐患?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早在建厂初期,就有技术管理人员因对施工方面“看不下去”而选择退出。一些了解内情的人甚至称:这项目不出事才怪!
  “生意好的时候,超负荷120%生产,压力大,管道砰砰响得能跳起来。老板要求必须超负荷,工人包括中层领导都没办法,基本什么事都是老板说了算。”上述PX员工告诉本报记者。
  在与同行如中石油等国企对比时,古雷PX项目的管理软肋十分突显。前述PX员工说:“有人说我们除了工资上好些,其他什么都比不上,不在一个层次上。”
  “恐惧岛”
  4月8日凌晨,古雷8个村子近3万人开始大撤离,大部分村民分散到附近乡镇的亲戚家或酒店,作为转移安置点的杜浔镇,酒店一房难求。
  在临时安置点漳浦四中,一名学生志愿者告诉记者,学校早上临时通知放假3天。来自古城、古雷等5个村子的村民临时安置在该校,由于安置点人太多,有焦急的农民跟村干部吵了起来。
  “昨天(4月7日)广播里说,村民们危险已经过去,不要慌,安心睡觉。谁知道今天一大早又叫我们撤出来。”古城村一名村民非常不满。
  记者采访了解到,PX项目落户古雷5年以来,绝大多数时间与村民倒也相安无事,多数村民甚至不知PX为何物。
  “知道工厂是做化工的,经常看见运白色的塑料米粒(即‘PTA精对苯二甲酸’)出来,很大一包一包的,昨天看电视才知道什么是PX。”村民洪光华说。经过简单的安全培训、有腾龙公司出入证的村民林滨(化名)称:“我敢说90%以上村民都不懂什么是PX。”
  但是,随着一声爆炸,当地百姓对PX的态度,也发生了180度的陡然转变:从原来的无知者无畏,到现在因爆炸而产生的恐惧心态,再加上之前各地反对PX的风波,古雷镇充满了紧张的气氛。
  古雷PX爆炸,网络流传出一张多人死亡的照片,虽然后来证实为网友造假,但“PX有巨毒”的谣言还是不胫而走。林滨说,不少当地百姓甚至自发地逃到了周边的漳州、云霄、龙海等县市。
  整体搬迁
  4月6日PX爆炸后,当地媒体曝出古雷一养殖户上万条海马一夜之间全部漂浮,东山岛还下起了“黑雨”。官方的解释是,周边大气近地面、海域的环境监测主要指标正常。
  对于此次事故,专家初步研判认为,由于二甲苯装置发生着火,引燃了西侧约100米的三个中间罐(内浮顶)。官方初步定性为安全生产责任事故。
  “从目前初步认定结果分析,主要是质量与管理两个方面的问题,无论哪个化工项目,这两个环节有问题,就难保不出事。”一位不愿具名的化学工程专家告诉《华夏时报》记者,“这一把大火会‘烧出’很多问题。”
  数据显示,2013年国内PX需求量达1641万吨,自给率仅47%。而古雷PX项目占国内PX产能高达12%,事故似乎也很难阻止未来PX产能的 扩张步伐。根据《漳州古雷石化基地发展规划修编(2011-2020)》(征求意见稿),古雷石化基地定位为承接台湾石化产业整体转移,涉及国家石化产业重点布局,古雷远期规划芳烃联合装置规模为410万吨/年(以PX计),为目前80万吨/年的4倍有余。
  若PX项目继续大干快上,被逼退的只能是当地居民了。据漳浦县官员介绍,当地政府计划,古雷镇6月前基本完成搬迁,10月份实现全岛百姓搬迁,土地、海域的征收,也随着全岛搬迁将陆续完成。
  而就在杜浔镇边上,距古雷PX 厂15公里左右的地方,未来将成为4万多古雷居民撤退后的新家。
我觉得
一是得公开数据,确认有没有污染,监管负什么责任
二是这么多人搬迁,时间还这么短,当事人同不同意,有没有议价能力,有没有表决权
三是费用谁出,市人代会有没有公开讨论,有没有市民听证会,有没有通过表决
从当时修建古雷人抗议无果而言,议价能力很弱,一般是继续被坑(不然也不会这么轻易就被要求整体搬迁,且只有半年)。如果换个议价能力很强的地方团体,可能又是坑市里所有人的税费买单。政府则不公开不负责,甚至可以挑动看两边互斗,再加上网评员自干五工业党助拳。
而所谓高技术项目减少污染,也是虚言,因为其预设了一个化工项目总量不变、开了新厂必须关闭旧厂的假前提(就好像预设了一个政府高度重视不会出事的假前提一样)而发生的是旧厂未见得关,新项目继续上规模,化工厂连成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