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星期四

无视民意轻率改革:重庆医疗调价实施7天后喊停


  昨日,重庆市卫计委、市物价局喊停实施了7天的医疗调价。其表示,于4月1日起调整信息系统,尽快恢复调整前医疗服务项目收费结算系统。4月2日至18日,各医疗机构退还新旧版本差价中患者多支付的费用;对调减项目少收的费用,由医院记账处理。

  3月25日,《重庆市医疗服务项目价格(2014年版)》(以下简称《2014年版》)正式实施,对六大类项目价格进行结构调整。该调价实施以来,部分患者表示加重了医药负担。

  官方称调价未增总体负担

  据了解,《2014年版》对7886项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进行结构调整,其中大型设备检查、检验类项目价格均降低25%,诊查、护理、治疗、手术类项目价格分别提高30%、30%、13%和13%。

  调整范围内的7886个医疗服务项目中,降价类项目涉及1309项,提价类项目涉及6577项。

  为何提价类项目是降价类项目约5倍?3月24日,重庆市物价局在《2014年版》政策解读中称,依据市卫计委提供的财务数据和2012年度六大类项目收入结构数据进行测算,大型设备检查、检验等两类项目收入比重为37.88%,价格分别均降低25%,全市医疗机构将减少医疗服务收入7.09亿元;其余四类项目收入占比为62.12%,价格分别提高后将增加医疗服务收入7.07亿元;总收入增减余额为-171万元。价格结构调整总体上没有增加患者医疗费用负担。

  患者称价格部分“飙升”

  不过,此举并未被部分重庆病人所接受,尤其是尿毒症病人。

  3月31日下午,有网友在微博上发布了当日众多尿毒症患者及家属,对医疗调价后治疗费用飙升表达不满的照片。

  昨日多名在重庆市各大公立医院就医的病人向新京报记者反映,医疗调价实施以来,有些医疗服务项目降价不少,但需要长期进行透析治疗的重症病人表示许多医疗服务项目呈“飙升”趋势,单次检查费用较调整前上涨了几百元。

  重庆主城区一家三级甲等医院医生唐女士告诉新京报记者,“尿毒病患者几乎每天都要依靠透析化疗生存,因此累积涨价的费用确实显得有些庞大,对于做手术的患者来说一时难以承受。”

  调价同样影响到需要做大量产检的孕妇。重庆一位准妈妈张女士对新京报记者称,前日去重庆一家医院检查,以前普通产科挂号费由9元上涨到21元,常规彩超检查由190元左右上涨到330元。另一位林女士称,昨日去新桥医院产检发现常规产检量血压等项目均有10几元左右的调价。

  已有医院启动退费工作

  昨晚,华龙网刊发了题为“重庆市有关部门就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调整答问”文章。重庆市卫计委、市物价局就重庆医疗服务价格调整一事表示,实行《重庆市医疗服务项目价格(2014年版)》以来,引起了社会各界特别是血液透析患者的广泛关切。其表示将暂缓实施。

  事实上,在两部门对外公开表示暂缓新版医疗调价之前,当地已有多家医院启动退费工作。

  昨日,重庆市第三军医大学大坪医院血液透析室一工作人员称,3月31日晚接到卫计委的收费调整通知,将恢复到医疗调价前的收费标准。

  该工作人员称,目前大坪医院已经逐步收回3月25日至3月31日的收费单据和发票,退费工作正在开展。据其了解,重庆范围内大部分医院都已按照通知进行调价,但调整的项目暂时仅限于透析检验。

  重庆市西南医院肾科透析室一工作人员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已接到相关部门通知,相关项目退费和调价从昨日开始进行。

  重庆市新桥医院肾科透析室相关工作人员也称已经接到上述通知。

  ■ 焦点

  为何进行医疗调价?

  为何重庆进行医疗调价?新京报记者检索发现,3月18日,重庆市物价局、重庆市卫生计生委就实施《重庆市医疗服务项目价格(2014年版)》(下称《2014年版》)有关情况进行了介绍和通报。

  上述部门表示,该政策主要内容为对接新版医疗服务价格项目、实施价格结构调整、实行按医疗机构级别分级定价政策。《2014年版》相关内容显示,现行医疗服务项目价格执行十年来,医疗技术和医疗服务成本均发生了较大变化。一方面,部分大型医用设备检查和检验类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偏高,增加了患者不合理医疗费用负担;另一方面,诊查、护理、治疗、手术、中医特色服务等体现医疗服务人员技术劳务价值的医疗服务项目价格偏低,影响医疗服务事业健康发展。

  此次价格调整参照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布《全国医疗服务价格项目规范(2012年版)》。

  为何实施7天喊停?

  据当地媒体报道,重庆市在制定相关价格时,系根据不同级别医疗机构主流检验方法制定不同的价格,而不再依据不同的检验试剂和检验设备定价,这有利于引导医疗机构合理使用检验方法。比如CT、核磁共振等大型检查项目的检查费、检验费降低,有利于控制过度检查、检验类项目费用不合理增长,也有利于减轻患者不合理的医疗费用负担。

  新京报梳理当地政府网站发现,从3月18日,重庆市物价局、市卫生计生委公布相关医疗调价内容,到3月25日正式实施,只用了一周时间。而从正式实施到昨日喊停调价,也只用了一周时间。

  昨晚,华龙网刊发了题为“重庆市有关部门就医疗服务项目价格调整答问”文章。重庆市物价局负责人回应暂缓实行规定时表示,在方案制定过程中,由于调查研究不够深入,听取公众意见不够广泛,对需长期治疗、经济负担重的特殊患者考虑不周。加之医改是一项系统工程,人多、面广、难度大,具体情况千差万别,致使出现血液透析患者的集中反映和社会舆论的广泛关切。经市物价局、市卫计委认真研究,决定暂缓执行新版医疗服务项目价格。

  回调价格如何落实?

  重庆市卫计委上述负责人表示,将重点做好以下工作:一是市卫生计生委将广泛听取社会各界意见,深入调查研究医疗服务价格执行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督促各级医疗机构落实相关政策措施。二是全市各级公立医疗机构暂缓执行《重庆市医疗服务项目价格(2014年版)》,于4月1日起调整信息系统,尽快恢复调整前医疗服务项目收费结算系统。4月2日至18日,各医疗机构退还新旧版本差价中患者多支付的费用;对调减项目少收的费用,由医院记账处理。

  重庆市物价局、市卫计委负责人表示,下一步,我们将会同相关部门,按照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破除以药补医,合理调整医疗服务价格,通过医保支付等方式平衡费用,努力减轻群众负担”的要求,扩大政策制定的公众参与度,积极稳妥推进医疗服务价格改革,提升决策的科学化、民主化。对医疗服务项目价格的调整,特别是涉及困难群体的,要进行逐一研判评估,科学制定方案,搞好先期试点,让改革真正惠及于民。

  昨日,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顾昕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此次重庆对医疗服务项目的价格从调整到回调,说明通过行政手段调整价格时还要顾及“民意”。顾昕主张公共定价制度,即医保机构以“购买者”身份和医疗机构谈判定价。



看了大家的回复,不认同的居多。

现在一家医院假设年收入10亿,一般药品收入5亿、耗材检查之类的2亿,诊疗护理手术等劳务收入3亿。

对于医院的利润,由于劳务收入定价过低基本不赚钱;药品明面上利润估计1亿左右;但是药品耗材收入中大概3亿通过不上台面的方式给到了医院和医生,所以医生阳光收入不高,但可能有其他所得。

目前改革思路是,提高劳务收入比如3亿变4亿,这是明面收入增加,利润合法,可以让医生光明正大提高收入;同时变革以药养医的体制,挤出药品耗材定价水分(3亿)。

从这个角度,就是从医药养医到以医养医,使医生合法收入提高,压缩虚高药价,同时整体上降低病人(医保)实际支出。

这样的思路应该是很好的(专业人士点评的一个思路,据观察最近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一些措施也是向这个方向走),只是步骤确实有问题(该降的没降,先把涨的部分做了),但是整个药厂–代理商–监管部门–医院–医生这条长期形成的利益链的斩断又谈何容易……

医疗人工费价格上涨我支持,但是改革对大病重病要有关怀

患者习惯了看病免费,吃药检查多花钱,改了他们不满意,不改又说以药养医过度医疗。
其实患者想要的是自己不花钱的免费医疗,可是国家又不想多给钱,事实如此,没法改变,最好继续压榨医生和护士,不让诊疗费上涨。
这就是什么便宜都想占的人的看法。

这次重庆医疗改革,主要是尿毒症患者出来闹事,说明改革以后对他们确实
不公平。其他的群体还是可以接受的。
出了问题,就把所有的改革措施全部撤回,我也不赞同。

上面国家不想多出钱,中间医生和护士还可以接着压榨,下面患者没钱就是死,还是继续压榨中间层比较符合实际。
要是每个人都如你这么理性,改革就容易多了。

因为价格传导最先体现就在他们身上,其他人还没体会到呢。

也不用全改回去,哪里出了问题就在哪里纠正,才是改革的魄力。

普通人一年到头也去不了几次医院,去了交费贵一点,只要是合理的,我觉得就应该支持。
像尿毒症、糖尿病这种需要长期治疗,而且确实患者负担重的案子,应该通过制订特例来解决。

那是你年轻,要知道遇上个急症,进一趟ICU里面每天都是接近五位数的消费,要是医保制度不合理,普通人家根本负担不起。

天朝经常出现的情况是好不容易一改革
然后发现某些特例不合适,
顶不住舆论鸭梨就全盘退回
这样的结果往往是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儿

这种情况,通过提高医保报销比例,是可以解决的。

这钱从哪里出?朝廷愿意出钱???????????????

当然是羊毛出在羊身上。
需要特别救助的,毕竟是少数。

楼上这些支持改革的,真是可笑

继续以药养医啊
中国屁民们都习惯了

这是因为习惯了拍脑袋改革,领导意志改革,漏洞无数就是必然的。

就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不同情况不一样
如果有洗肾什么的,再加上如果抵抗力不行需要上猛药
开销就如流水了
主要还是药贵,各种免疫蛋白什么的三位数一支去的快得很

什么特例不特例
说穿了就一句话:钱从哪儿来

医疗保险既然是保险,当然是有的人花钱多一点,有的人花钱少一点,
花钱少的补贴花钱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