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4日星期二

BBC:陸媒對香港的見或不見

网友丁力

自今年2月以来,到访香港的游客下降是不争的事实。其中内地游客跌幅较大,来自东南亚、欧美的游客也双双下跌。至于陆客大幅下降的原因,港府和建制派狠批「反『水货客』」暴力行动让香港成为「赶客之都」,国际形像和声誉受损;不过也有人士并不这么认为(详见:《明报新闻网》。但「调整优化『陆客自由行』」可以说成为北京、港府、香港社会为数不多的共识。

有内地内地最近制作了一个「你最近愿意去香港吗」的调查,内容非常有意思。

在这项调查中,高达8成的​​表示不会去,肯定回答的只有4个百分点,香港也跌出「内地旅客十大境外出行目的地」的榜单;至于「不去的原因」,近37%的网友担心「安全」。其中令我吃惊的是,有1/4的网友是因为「占中」的影响。相信在那37%的网友中,也有部分人是看到「占中」而担心「安全问题」。

曾几何时,香港在内地人心中是个「天堂」般的存在:国际大都市,世界金融中心,购物天堂,花园城市,美食天堂。在TVB剧里面「阿sir」、「madam」的熏陶下,香港廉洁的政府、良好的治安、自由的经济体系以及完善的法制闻名于内地。如今陆客对其避而远之,这其间的巨大落差,直教人唏嘘不已。

「占中」那么可怕吗?

其实观察内地人对「占领运动」的看法,非常有意思。

大部分内地人对「占中」运动不屑一顾。「香港某些人宁愿做洋人的走狗,也不愿意做堂堂正正的中国人的体现」,「中央在多方面支持香港,香港比内地有很多优惠和特权,香港人还不知足」,「这又是美英等『外部势力』插手,他们不愿意看到中国崛起,要想方设法地围堵中国,搞垮中国」······是不少内地人的想法。倘若参加「占领运动」的人看到这些字眼,估计会气得「七窍生烟」。
其实民主派人士也没有必要这样动气。这一切的一切,大部分拜大陆媒体所赐。

「占领中环」运动本意是借「香港民意」施压中央政府,要求「真普选」,在这场「整改博弈」中获取更多筹码。但其实「中环」并没有被占领,反而是「金钟」、「旺角」、「尖沙咀」等地被占领;「占中三子」、泛民人士在这场运动中被边缘化,青年学生成为「主角」。期间虽然发生了「87枚催泪弹」、「激进人士冲击立法会大楼」等事件,但总体上尚属和平。而之前某些人士所声称的「股市大跌」、「旅游萧条」、「垃圾围城」、「社会动荡」等现象并没有出现,但事后有部分商界、运输界人士向「占中三子」索赔。

在内地媒体的描述中:这是一场「港版『颜色革命』」的预演;香港某些人勾结「外部势力」,在港扶植欧美代理人,因而这是一场「香港管治权」争夺战;香港有些人对洋人统治念念不忘,幻想港英再度统治香港或者香港独立;美英等国驻港领事馆人员编制增多,频繁插手香港事务,是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环······ 「非法占中」、「基本法」是被提及到最多的词。

不可否认,「争议」从头至尾地伴随「占中」,因此有些议题「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但陆媒的部分内容过分渲染,夸大其词,内地民众的「民族主义」、「爱国主义」情绪想不被激起都难—这在无形中「分化」了大陆和香港。

「占领运动」期间,还不曾听说「大陆人被殴打、辱骂」;「香港独立」、「民族自决」也只是零星声音。真正让「港独」成为焦点的反而是「CY在今年的《施政报告》中点名批评港大杂志的『命运自主论』」香港建制人士和内地媒体也附和。

不可否认,一些所谓「热血青年」行为非常极端,对「中国人」的身份认同感也不是很强,但不能把他们以偏概全,作为对「占领青年」乃至「香港青年」的整体印象。地产霸权、产业结构单一、公屋供不应求让年轻人置业难。而回归17年以来港府管治失误、北京治港政策似乎从未见过检讨。

陆媒的「选择性忽视」

其实,「反水货客」行动在出发点上或许唱出了不少港人的心声—对「水货客」滋扰居民生活的不满。但最后演变为「反『内地游客』」、「欺负普通市民」的暴力活动,引起不满。

陆媒对「水货客」及其它「自由行」带来的衍生问题一笔带过或者视而不见,只是强调「『自由行』拯救香港经济于『非典』之后,给零售、餐饮、旅游、批发、物流等行业带来巨大商机」,这便会造成大陆人对香港的「上帝心态」或者「恩主心态」。试问,这样的心态如何去推动「中港融合」?

的确,内地是香港的经济腹地和后盾;「自由行」带来了巨大商机,盘活了香港经济。但带来了一些负面问题,港府、中央没能及时解决,非等到「矛盾激化」才开始亡羊补牢。换言之,内地改革发展红利香港社会阶层分配不均。本地权贵、地产商等分得「大饼」,而中下阶层不得不吞下「他们剩下的『苦果』」。

还有,内地媒体为什么不去分析:「大陆人几乎买尽香港奶粉、纸尿布等生活用品」。那是因为「食品安全事故」频发,内地人对国产食品质量体系丧失信心。不敢吃本国生产的奶粉,实在是「国耻」;香港珠宝店、奢侈品店越开越多。那是因为内地人热衷香港的珠宝、奢侈品,由于官员腐败,再加上金融监管漏洞,他们能够「任性」地在香港血拼。国内关税、物流成本高,同款产品比境外贵出不少。

报道新闻、传播信息是媒体的天职,发掘真相乃是基本要求;启发民智、承担社会责任也责无旁贷。面对「中港矛盾」利益集团维持其既得利益,阻挠改革;官僚体系僵化;如果连媒体都选择性忽视,只怕大陆和香港的感情越来越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