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日星期三

东步亮:区伯“嫖娼” 警方这回玩得有点大

在广州以监督公车私用闻名的区伯欧少坤,3月26日在长沙一家酒店内“嫖娼”被当地警方“当场抓获”,处行政拘留5天。此事3月29日在网络上被披露后,连续数日成为网络讨论的热点。不过,网友们讨论的重点却不是谴责区伯“嫖娼”,而是质疑警方抓区伯“嫖娼”背后有黑幕,认为此举是警方及有关部门设陷阱、下阴招,对区伯监督公车私用以其“嫖娼”为名进行打击报复。尤其是,有很多网友指出,此事很有可能是广州警方假长沙警方之手“修理”区伯,因为区伯平时监督最多的是广州警方。
对这种“阴谋论”,也有人表示怀疑,认为公权力不至于如此下作,他们不可能明目张胆地做出这样龌龊的事。这种论调,在网络上还不止一两个人。我相信善良的普通民众,一般来说,也很难接受一个一贯标榜光荣伟大正确的政党,会使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在真相没有被调查清楚之前,我们当然也不能武断地下结论认定事实就是如此,但是,一些真相是可以通过某种经验和某些迹象分析推断出来的。
区伯“嫖娼”一事刚曝出时,我最先想到的,是一件亲耳听到的事。因为某种特殊的缘由,几年前我经常参加一个每周小范围召开的会议,参会者只有三五个人,主持人之一是某市领导的前秘书,时任某相关部门负责人。为了对付当时让政府部门比较头疼的几个民间活动活跃人士,一次,这位前领导秘书给大家提供了一种“办法”。他说,×××(一位专门为普通消费者维权的着名人士、人大代表,经常被全国各大媒体报道)够厉害吧,不是一样被我们搞定了吗?有一段时间×××总是挑×局的刺,×局局长非常头疼,后来我们找公安局派人盯了他几个月,发现他不时到某小区的某寡妇家里去,而且一晚上都不回来。我们找到证据,就拿着照片、录音找他去谈了,他从此就哑了口,再也不对×局说三道四了,“现在很老实”。“必要时,我们就要上这种手段”。这位前领导秘书说。
那是我第一次听一个政府部门的负责人亲口说出这种只有“敌对势力”的电影中才使用的卑鄙手段,而且是作为已经成功的例证来“教诲”他的部下,令我大为震惊。当时他还举了另一个例子,指他和他主管的部门曾经经手,采取差不多同样手段对付过一个“不听话”的异议作家,目前这位作家虽仍生活在国内,但已在国内几乎消声。从他当时的口吻中,我感觉得到他们对这一套早已驾轻就熟,而且认为这种办法很“小儿科”,可以信手拈来,随意使用。
正因为有了这样一些了解,所以我对于区伯“被嫖娼”,认定背后有公权力部门设陷阱和故意“安排”,感觉绝非毫无道理。我相信网友的猜测和推断,是完全有可能的。网友指出了很多疑点,如,长沙警方对区伯的“嫖娼处罚决定书”,是由广州区伯所在的冼村治安队办公室文员罗某首先在网络上发出;区伯湖南此行很奇怪,作为低收入人士,却跑到湖南监督公车私用,住费用很高的酒店、嫖资高达1200元;与区伯同行的另一人也是民间维权人士,此前已曾有过因“嫖娼”而被劳教的历史,怎么可能还犯同样的错误;律师去看守所要求见区伯,却被拒之门外,看守所明显违法,无论网友如何抗议,警方都无丝毫让步……等等。
或许真相只有等区伯恢复自由向公众公开之后才能知道,但这回警方(无论广州警方与长沙警方联手,还是某一地警方单独行动)玩得有点大,可能如有些网友所说,恐怕必须要有几个负责人要为此担责、“下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