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星期四

多维:郭胡混战引爆舆论 诸多谜团暗藏机锋

中国神秘商人郭文贵与知名媒体人胡舒立的交锋,已经成为万众瞩目的公共事件。胡舒立领导的财新传媒过去两年间,对中国贪腐大老虎家族的报道,采用特殊的爆料手法屡试屡爽,无论涉及到周永康还是令计划,即便当时仍未被双规的这些贪官都无力反击。但现在她遭遇了据说已经四次出逃国外的郭文贵,成为了其媒体所称的“权力猎手”的猎杀目标。而且猎杀手段极其狠辣,让西方媒体称为“最危险的女人”进入危境。这场相互撕扯的大戏着实吸引了无数眼球。而这之中首当其冲的就是这些还有待揭开的谜团,这里不经涉及到了郭文贵和胡舒立,甚至也涉及到了中国政坛上的现任以及前任高官。

首先,需要揭开的是:郭文贵背后的靠山除了马建还说谁。财新杂志在系列报道里曾指,郭文贵背后的靠山“除了马建之外,可能还有更大靠山”。郭文贵自述则说介绍刘志华给他认识的人“现在是中共中央最高领导人之一,是他安排让我去的。这个人我认识了多年”。马建,前国安部副部长,2015年1月被双规。北京多家媒体报道马建是因与郭文贵勾结而犯事。可以断言,马建用来洗钱挣钱的手不只郭文贵一只,郭文贵的靠山也不止马建一位。财新的文章说“马建只是郭最重要的盟友之一”,郭则自称“还认识更高的领导人”。

网络上盛传一张照片,其中有郭文贵、李友和某领导。这位面部被打上马赛克的“某领导”也成为外界竞相猜测的焦点。最早传出此领导是王岐山,后有人指出有误,其实此人是王岐山的前秘书董宏。而坊间传言,郭文贵背后势力的近日被“庆亲王”负面传闻缠身的前政治局常委曾庆红,有人说“某领导”便是曾庆红弟弟曾庆淮,但郭文贵声称他并不认识曾庆红。他还否认与已经倒台的令计划家人有个人关系。但这番说辞是否经得起推敲却要另当别论。事实上,令计划案中案北大方正前掌门李友正是与郭文贵反目成仇的合作伙伴。照片中的神秘人物究竟是谁,恐怕在圈内也不是什么秘密,终有水落石出的时候。郭文贵所谓的后台无论是谁,都将有可能再次冲破人们对中国官场的现有认知。

此外,郭文贵在美国还再度放话,说自己和王岐山倒是旧交。郭文贵还称,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他和时任北京市市长的王岐山“关系很好”。他说,“是王岐山市长在家接待的我,还有他夫人也在场,还有当时我们总裁林强。是他(王岐山)告诉我这件事情不归他(王岐山)管的,是刘志华和刘淇管的。”刘志华是北京市前副市长,据称因郭文贵的举报而落马。现在执政中纪委反腐打虎的王琦山,曾任北京市长,有理由相信他与郭文贵相识,但这种相识更多的可能仅仅是出于工作上的认识。有分析指出,郭文贵抛出认识王岐山之意,显然就是为了将水搅浑。

其次,需要解答的是,胡舒立与李友的具体关系。在大陆媒体界,63岁的胡舒立以财新传媒为根据地,其动用能量挖掘周永康、谷俊山等人的贪腐秘闻,是能够有效积极地策应中共反腐的“女强人”。而在境外媒体层面,胡舒立素有“中国最危险女人”之称,财新网也被认为中纪委反腐目标的风向标,因胡舒立被称为与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关系匪浅。不错,这里又出现了王岐山,这里同样出现了一张照片,不过,这张照片中的人物可以明确的看出是王岐山和胡舒立。照片拍摄于2005年1月18日,当时胡舒立任《财经》杂志主编,而王岐山时任北京市市长,二人在北京举办的《财经》杂志年会上被拍摄了这张合影。有分析指出,胡舒立和王岐山认识再正常不过。 胡舒立当年创办的《财经》杂志,主管单位中国证券市场研究设计中心(简称联办),而王岐山与联办的关系众所周知,王岐山是发起人之一,这也是《财经》的年会能请得来王岐山原因所在。

王岐山和胡舒立

在财新连续刊出《起底郭文贵》《权力猎手郭文贵》等郭文贵口中“挖祖坟式”的报道之后,3月29日,郭文贵出手反击,在其公司官网公开发文邀战胡舒立,并大曝胡舒立隐秘丑闻,指胡舒立非法持有方正证券股票,称胡舒立是被查的北大方正集团前CEO李友的情妇,两人还有一私生子,名为李泽浩,并曝光了身份证号码。究竟是郭文贵无中生有、混淆视听,还是胡舒立与李友确有关系?

值得注意的是,2011年,大陆媒体《第一财经日报》8个整版揭开了李友等方正集团高管多年来通过郑州航院的同学、亲戚以深圳康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名义暗中操控这家上市公司的盖子,质疑这是一场侵吞国有资产的灰色私有化。但同年12月,正是财新传媒刊发封面文章《方正改制考》,以北大对改制是满意的,数字说明一切,业绩是最好的答复为方正改制正名。这一报道与财新以往的揭黑风格完全不同,被同行称为开创了“翻案报道”模式。有理由相信,胡舒立与李友极有可能是认识的,但是否是郭文贵所说的情人关系,还是仅仅限于商业合作,抑或只是泛泛之交,还有待进一步揭开。

此外,胡舒立有无因此获得巨额利益,也在待解谜团行列。郭文贵在公开的长篇叙述中,一连提出10问,其中就有问及胡舒立有无因此获得巨额利益。这问题包括:请问你和李友究竟从北大集团及方正证券上市公司获得多少非法收入和股权,包括代持股权?请问你是否愿意将北大集团及相关企业向你所控制的媒体投放广告的收入进行公开?以及公开输入到和你有关的公司和个人的几个亿资金的去向?你是否利用你曾经控制的杂志和网站的广告平台变相收取非法贿赂……胡舒立方面没有正面回答,也没有出来证伪;郭文贵也没有进一步披露证据来了证实上述说法。这些,目前来看,既无法证实,也无法证伪。

此外,《财经》3月26日在《起底郭文贵》中披露:到2013年底,郭在香港有上市公司数字王国集团有限公司中,持有8.4亿股,该公司股东还包括戴相龙的女婿车峰。同时,车峰也在郭的盘古大观建筑里拥有物业。2013年1月1日,《纽约时报》曾以《戴相龙亲属借平安获利》报道过这个家族与平安保险公司之间的故事,平安保险公司承托着好几家权贵家庭的财富。这些报道里提到的达官贵人们,以及隐藏背后的“好几家权贵家庭”,也都是未来可能再次引爆舆论的线索。

对于这场乱局,中国的一位导演在个人微博上直接写道,“报告广电总局:这个可以拍成电影不?有间谍、有国安、有艳情、有兄弟、有反目、有出卖、有忠诚与背叛、有红与黑、有局中局套中套、有反腐、有围捕、谁说中国没有好题材。”显然,这位导演拍成电影的愿望恐怕在可预见的短时间内不可能实现,但出在现实中上演的大戏仍有众多悬念有待揭开。正如郭文贵在其邀战宣言中所说的,“一切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