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9日星期四

《上海商报》对企业及项目的环评审批权不能放弃

  4月7日晚,福建漳州6日漏油着火的古雷PX项目火势在下午扑灭后又告复燃。对资本设立一个什么样的企业、企业设立一个什么样的项目,政府可以下放审批权,但是对于企业、对于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不能放弃。福建古雷PX项目的爆炸声震惊了整个中国。对于环境而言,PX项目究竟有多大危险,再次引起争议。昨天有消息称,环保部曾经叫板过发改委。

  据说,去年5月26日,环保部官网曾公示了一则与古雷石化基地相关的公函,称古雷石化基地总体发展规划的环评工作尚未完成,直指发改委的审批行为违反了《环境影响评价法》和《规划环境影响评价条例》两个法律法规。后来,出于部门协调的考虑,环保部马上撤下了这份公函。

  发改委对该企业的批条是在下放审批权的大背景下作出的,也就是取消环评前置审批,实施并联审批。但是,这项放权的政策只针对除重特大建设项目之外的普通建设项目,福建古雷PX项目显然不是普通建设项目。就政府事前审批责任来看,依目前条文,发改委为什么给不是普通建设项目的福建古雷PX项目发放了“路条”,而且是在其没有得到环评报告的前提下?这是需要一查到底,需要追责的。

  然而,环保部网上公布了公函,不到一个小时又撤下。这么看来,环保部的工作也是有瑕疵的,上升到一定意义,有玩忽职守的嫌疑。仅仅因为考虑到平级部门的颜面,就不再坚持自己的职责、不再坚持自己的原则,那还不是官场的“面子”大于工作的原则吗?而且,依照现在的条文规定,同级部门的矛盾除了按已有工作条例办,还可以有上级部门协调。就是说,环保部既然在去年5月就发现了问题,可以由环保部与发改委共同的上级—国务院来协调解决。

  不过,环保部在福建古雷PX项目上的责任,比发改委小多了。

  当然,这样的追责只是表面的、就事论事的,从更深层次的角度看福建古雷PX项目爆炸,就应该思考怎样来简政放权?政府如何下放审批权?

  毫无疑问,简政放权、政府下放审批权,是进一步深化市场化改革的必需,是“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的必需。发改委的主要职责是统筹协调经济社会发展、指导推进和综合协调经济体制改革,承担重要商品总量平衡和宏观调控的责任等。然而因为顽固的传统计划经济思维模式,因为发改委由过去计委、经委演变而来,其在宏观调控经济的同时,也往往干预到微观经济中去了,诸如商品价格的规定、企业项目的建立设置,都需要发改委审批。

  如果说上世纪80年代开始针对计划经济的改革开放,很大程度上是针对计委的改革,那么,今天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很大程度上就是针对发改委的改革。政府下放审批权,很大程度是指发改委下放审批权。

  政府在下放审批权的时候其实是减轻了自己对微观经济的具体责任,其对社会、对公民的责任依然存在,甚至可以说是更重了。政府除了要为建立一个规范的市场环境负责,更要担负起建立一个良好的生态环境的主要责任。对资本设立一个什么样的企业、企业设立一个什么样的项目,政府可以下放审批权,但是对于企业、对于项目的环评审批权却不能放弃。

  在福建古雷PX项目中,我们看到的是,发改委的审批权依然在手,而环保部的审批权却没有得到有效的执行。这也是福建古雷PX项目爆炸事件给我们的教训之一。



PX大爆炸再次说明李某取消审批是乱弹琴的新自由主义

罗化生

新自由主义打着自由的旗号,打着市场的旗号,鼓吹所谓的政府权力最小化,鼓吹把权力关进笼子里等等。

中国的新一任总理在执行减小政府权力方面是非常热衷的,诸如开设自由贸易区,诸如取消审批,诸如拒绝院士们的扶持高科技的提议等等。

取消审批真的很好吗?

希望漳州古雷的px爆炸可以提醒人们,审批不是越少越好。

在漳州古雷的PX爆炸的前几个月即2014年的12月30日,国务院发文,要求减少审批,减少前置审批条件,本来环境评估必须是项目的前置审批条件之一,但新的文件规定,除了重特大建设以外,都不再需要进行环境评估的前置审批,而是可以和其他的审批项目一起审批。

实际上在更早以前,李某也在一直要求减少审批,而古雷项目,环保部门的意见最后在减少审批的大方向下被以所谓的部门协调的理由被否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