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7日星期二

澳大利亚大堡礁的煤炭和珊瑚之战

澳大利亚大堡礁的珊瑚景色,是吸引世界各地游客来猎奇观赏的最佳海底奇观,而现在这里要遭遇气候变化和煤炭污染的双重威胁。


澳大利亚大堡礁是全世界最大的珊瑚礁,这里是1600多种鱼类的家园。如果来自印度的两家煤矿公司的商业计划得以实现,这里还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煤炭运输港口。

虽然全球煤炭价格暴跌,但澳大利亚昆士兰州加利利盆地大量煤炭资源的开发仍在继续。印度阿达尼公司(Adani Enterprises)的55亿美元项目将连接澳大利亚最大的煤矿(位于昆士兰州加利利盆地)与艾博特角(Abbot Point)的一个新煤炭码头。阿达尼公司此前已经拥有了一个煤炭码头。艾博特角位于东北海岸大堡礁沿岸,是该地区五座主要港口之一。

而印度另一个煤炭巨头GVK和澳大利亚煤矿公司汉考克勘探公司(Hancock Prospecting)想要建设第三个煤炭码头,作为向亚洲出口的据点。

据《金融时报》报道,这两家煤矿公司声称,新的煤炭码头基础设施将刺激出口。但环保主义者认为,该地区煤矿运输量的上升,将会释放更多的二氧化碳气体,并损坏已在气候变化中受影响的珊瑚。

彭博社援引悉尼科技大学环境可持续中心的主任大卫·布斯(David Booth)的话说,这些煤炭码头将会成为珊瑚礁的灾难。他同时还是澳大利亚珊瑚礁学会的主席。3月份,澳大利亚珊瑚礁学会发布报告警告称,对这个港口进行扩建而挖掘海床,会释放海底沉淀物,从而破坏大堡礁。该学会还对不断增加的交通流量和煤炭粉尘表示担忧。

合资公司GVK Hancock Coal强烈回应称,“这场反对运动组织者获取的信息有误,对大堡礁产生的影响是不存在的”。

美国总统奥巴马去年11月在布里斯班参加G20峰会时也领教了一下“珊瑚礁政治学”。当他发表关于气候变化对生态造成影响时,遭到澳大利亚贸易投资部长Andrew Robb的强烈反应,称美国总统的“信息不对称”以及担心“没有必要”。

除了拥有吸引千万游客的美丽外表外,珊瑚礁也是海洋中最为丰富的生态系统之一,为超过100万种物种提供安居之所,同时也支撑着规模巨大的旅游业,为数以千计的人提供就业岗位。但二氧化碳水平的不断升高提高了海洋酸性,珊瑚难逃被溶解的命运。

大堡礁因“潜水旅游胜地”而闻名于世。操心的不止是环保主义者。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在6月份召开会议决定是否将大堡礁列入到“濒危”行列。

澳大利亚总理阿博特一直在努力阻止这一景点的名誉受损。据《卫报》报道,在3月21日的记者会上,他这样说道,“我们都是环保主义者”。当天他还在现场宣布了一项斥资1亿澳元对大堡礁长期保护的最终计划,包括禁止在这一世界遗产地区的任何地方倾倒疏浚弃土,将港口扩张限制在4个地点,从而减少沉积物、养分和农药污染。

据彭博社报道,阿达尼希望在2017年投入生产。GVK则未确定投产日期,但表示项目将带来7500个建筑就业机会、305亿美元的开采权收益以及税收;阿达尼表示会带来1万个就业机会以及 168亿美元的开采权收益以及税收。

据国际能源组织去年12月的报告,尽管全球煤需求量可能在放缓,但印度仍有望在2019年之前成为世界第二大消费国。GVK Hancock Coal主管国内事务的总经理Josh Euler称,煤价下跌不会影响我们从加利利提取煤,因为这个项目将使用先进方法来降低挖煤成本。“这将成为澳大利亚成本最低的煤炭生产经营地之一,”他说,“我们对煤价的周期性波动相对免疫。”

尽管如此,这两个项目的前途仍不明朗。除了批评者已经开始了法律程序,瑞银分析师摩根(Daniel Morgan)还表示,随着全球煤炭价格在近几年里下跌超过一半,价格需要上涨40%,这些项目才可以盈利。“在未来10年里,市场还不需要新的煤炭供应。”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