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星期四

中共首次禁地猎虎 王岐山选人有讲究

 王岐山打虎果然高效,年前刚刚发话要向中央国家机关派驻纪检组长,三个月后的北京时间3月31日,7位派驻纪检组组长的名单已然出现在了中纪委的官网之上。作为中共党史上的首次禁地猎虎,这首批7员猛将究竟是如何脱颖而出?中共党媒《人民日报》海外版微信公号“侠客岛”刊文指出,一向严谨的王岐山此番选人用人实则用意至深颇有讲究。



   中纪委官方网站31日发布消息称,3月25日至27日,中纪委分别组织7名中央任命的纪检组组长任职报到。7人将分别赴中央办公厅、中央组织部、中央宣传部、中央统战部、全国人大机关、国务院办公厅、全国政协机关任职。这是中共首次将巡视监督扩展到中宣部、中组部等“禁地”。

  7名新任纪检组组长分别为:徐令义、喻红秋、傅自应、苏波、张立军、辛维光、周新建。媒体普遍分析,此举是中央延伸纪检监察触角的重要布局。面对上百个中央国家机关,中纪委派驻机构的空白要填满,还需假以时日。但选择这中国政治生活中堪称最重要的7个部门入手,是中共历史上的第一次,可以说示范效应非常明显。

  据公开资料显示,这7人中,苏波、张立军、辛维光均为十八届中央纪委委员,他们履新之前所任职务分别为工信部副部长、党组副书记,中央纪委组织部长,云南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而徐令义、喻红秋、傅自应、周新建4人之前的职务则分别为中央文明办专职副主任,全国妇联副主席、书记处书记,江苏副省长以及广西党委常委、组织部长。

  另外,这7位新任中央纪委纪检组长中,除张立军、辛维光,以及曾任国家发改委纪检组长的苏波原先就是纪检系统或曾在纪检系统任职的省部级干部外,其他徐令义、喻红秋、傅自应、周新建4位从中央或地方选调的要员均是纪检系统“新人”。


  与驻在单位无交集

  文章称,从这次任命的7个纪检组长看,他们的任职履历同现任职部门没有任何交集,不是说从本系统出来后又回炉提拔任纪检组长。而不在本系统工作过,当然有利于凸显纪检组长的独立性。

  此外,正像这7名纪检组组长的表态中提到的,按照中央要求,派驻机构和驻在部门(归口监督单位)是监督与被监督的关系,纪检组组长作为驻在部门班子成员,不分管其他业务,专门履行监督职责。这也无疑强调了纪检组长的专职性。

  回顾中共最高领导人习近平提出的“四个全面”治国战略,最后一个就是“全面从严治党”,强调党的政治纪律等等,其中的具体措施之一就是改革现有的纪律检查体制。于是在2014年6月份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中,曾专门讨论通过了《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实施方案》。

  文章称,虽然纪律检查体制的具体改革方案全文没有公布,但从一些专家的解读中,可以基本还原方案的重点。比如,纪委书记(纪检组长)到底是什么身份。在改革方案中,明确了党委的主体责任和纪委的监督责任,是同一责任范畴的两个侧面,不能互相替代,更不能互相削弱,必须相互协调共同促进,形成双轮驱动的工作格局。

  文章认为,这种分工的表达已经非常明确了,可以解决纪委跟党委的业务交叉。作为纪委书记,就不要管什么业务了,一门心思搞好监督,这叫强调纪委书记的专职性和独立性。
  另外,在纪律检查体制改革方案里明确提到了纪委书记(纪检组长)的任命原则,以上级纪委会同组织部门为主,这样排除了同级党委安排自己系统熟悉人员的想法。从这点看,此次7位纪检组长的任职履历同现任职部门彻底无关,也是在人事任命上权力上移的一个体现。


  老马识途器重有嘉

  此外文章还称,对于纪检组长来说,处于党风廉政建设的最前沿,还是需要一副“火眼金睛”,人情练达,不被腐败分子瞎忽悠,从蛛丝马迹中发现腐败线索,这是纪检组长的基本素养。就如同中央派出的巡视组组长一样,多是在地方或者复杂条件下历练有年的老同志,熟悉基层情况。而且有些多次被任命为巡视组长,可谓老马识途,器重有嘉。

  所以,在这次任命的7位纪检组长的履历和年龄看,几乎都有基层工作或者多部门历练的丰富经验,有些甚至有数十年的地方工作经验。比如辛维光,在贵州省纪委工作了12年,后任贵阳市、六盘水市的主要领导和一把手;比如苏波,在中央4个部委有任职经历;而周新建,更是在5个岗位任职,从部委到国企,再到党口,再到地方。7人中有4人具有中央国家机关和地方的双重历练,可谓履历丰富。

  而在年龄上,此次任命的7名纪检组长平均年龄58岁,可以说是老成持重的年龄。按照纪委书记(纪检组长)可以干到63岁的规定,对他们来说,还能干满一届,有足够时间来开展监督工作。

  但文章还认为,对于这些“外面来的”纪检组长来说,进入新岗位也不乏挑战。在7人中,只有苏波、辛维光和张立军任过纪委书记(纪检组长),或长期在纪委系统工作,而其他4位,都没有纪检系统工作经验。而更重要的是,尽快熟悉本系统情况,摸清底细,才能更有效开展监督,而这,也是这7位纪检组长接下来一段时间,需要努力学习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