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2日星期日

乔木:中共官场又添乱象

近日,昆明市委书记高劲松被查处。在习王严厉反腐、不断有高官落马的背景下,这不算什么新闻。可是事件连着看,连续三任昆明市委书记被查,就是新闻了。高劲松的前任张田欣2014年7月被查。张田欣的前任就是着名的仇和,在升任省委领导后,也难逃厄运,于今年3月在北京的“两会”会场被带走。

一个地方连续三个一把手落马,这就是官场的“昆明现象”。官员出事绕不开权钱交易的受贿、贪污、滥用权力,作为最高领导的市委书记,由于主管干部提拔任命,还难逃卖官鬻爵的嫌疑。

中国官场上素有“若要富,动干部”的说法。在从上至下的集权体制下,官员的提拔、调动最终都要由当地的最高领导说了算。如果带不来经济上的好处,任何集权都没有存在的意义。

为了权力变现,就要不断动干部。低职升高职、穷职到富职,很多都要向上面打点送钱,特别是要买通最重要的市委书记这一关。花了钱的官员,一旦权力在手,就要加倍的捞回。“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说的难道只是过去吗?而下级官员在捞钱的时候,一旦出事,往往会牵出收受贿赂的上峰。腐败窝案、前腐后继由此形成。

其实中共的官场何止“昆明现象”一种,千奇百怪,见怪不怪。除了“若要富,动干部”的党委一把手倒台现象,还有“若要富,就修路”的交通部门领导连续落马现象。这方面创纪录的是河南省,从1997年到2010年,连续5任交通厅厅长被双规查处。附着在道路工程上的暴利黑幕,使得各地的交通厅、局长成为前腐后继的典型。

还有河北的“邯郸现象”,8年换了7个市长,大都是从上面空降下来。来的时候都是豪言壮语,大上项目。搞点面子工程等所谓的政绩后,就投机钻营,想法调走,留下烂摊子给继任者。后面的领导如法炮制,把个城市弄得到处开挖,怨声载道。只要买通上面,官场走马灯,不愁没人来。

更有山西的“塌方式腐败”现象,省委、省政府、人大、政协、组织部、公安厅,几乎每个部门都有主要领导和若干高官落马。网民开玩笑,这些人如果关在一个一起,不仅够开几桌麻将,而且能完整组建一个狱中省委领导班子。

还有青岛的“公共情妇”现象,曾在青岛任职的几任市委领导、众多省部级高官和央企老总,都和一名女性有染,交叉进行钱权色交易和利益输送。至于中共控制的中石油、中石化、国家电力、铁道部门、金融银行等绵延不绝的腐败现象,就更是屡见不鲜了。

这些千姿百态的官场乱象,指向一个共同的症结,就是权力的来源和行使不受制约、没有监督。中共宣称“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心为民所系”,但却隐瞒了是否“权为民所授”的关键。没有权力民选、议会制约、媒体监督和独立司法,官场乱象必然旧的继续存在,新的不断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