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星期四

《争鸣》中国特色的养老金难题

作者: 张坚

养老金是世界难题,但中国养老金问题自有“中国社会主义特色”的难题。今年两会期间,中国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部长尹蔚民和副部长胡晓义,分别列出了这些难点,并提出了一些相应的方案。

人保部的解决办法不管用

中国养老金总的问题是,由于人口老龄化影响,中国养老保险基金的收支平衡未来面临巨大压力。虽然,养老保险目前总体运行是平稳的。去年全国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的总收入是二点三三万亿元人民币,总支出是一点九八万亿元,当期的结余是三千四百五十八亿元,累计的结余是三点零六万亿元。去年城乡居民养老保险的总收入是二千三百一十五亿元,总支出是一千五百七十二亿元,当年的结余是七百四十三亿元,累计的结余是三千八百四十三亿元。

换句话说,中国现在的退休人员在工作期间并没有存下养老金,中国的老人现在是靠在职的职工养着的!随着人口预期寿命增加导致领取年限增长,以及养老金待遇的刚性增长,养老金的支出面临巨大的压力。

具体问题大致有三:

最大的问题是养老抚养比例低,并且还在逐年下降。目前职工养老保险的抚养比是三点零四比一,也就是三个人养一个人。而现在最低的是辽宁,因为历史上辽宁产业工人多,现在辽宁两个在职职工就供养一个退休人员。到了二○二○年全国将下降到二点九四比一,到二○五○年将下降到一点三个在职职工养一个退休人员。

中国养老金统筹层次低。由于各地区之间无法横向调剂,加剧了中国社保碎片化程度,碎片化导致社保制度不公平。譬如,辽宁两个在职职工就供养一个退休人员,而深圳是十八个人供养一个人。地区间养老保险制度的财务差距对财政补贴形成巨大需求。

最严重的问题是,目前的养老金正在缩水。根据前几年的情况来看,养老保险基金收益率一直低于CPI,实际上是持续处于贬值的状态。

根据这三大问题,中国人保部的对策是:

加大扩面征缴的力度,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延长交费年限,相应缩短领取养老金年限;提高养老金统筹层次,落实全国养老金统筹;下半年准备部分养老保险基金入市。

当然,国家财政还会支持养老金正常的缺口。李克强总理在今年两会上说:“决不能让老工人年轻时流大汗,退休后再流泪”。但是,上述三个办法管用吗?

养老保险基金是养命钱

加大扩面征缴的力度,一定程度上就是增加了企业和个人的负担。这在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严重的当口,算不上一件好事。至于延迟退休年龄,只是有利于政府机关和事业单位人员,对底层工人农民没有半点好处,而且延迟退休也要到后年推出,五年后才会实施。全国统筹养老金,可以解决便携性问题、投资运营问题、财务风险问题和可持续性问题,但也会引起不同省份的矛盾。至于部分养老保险基金入市,因为基数庞大,即使部分也会提振、利好股市,可是养老保险基金毕竟是“养命钱”,对风险控制要求很高,入市的养老保险基金占比不会太高。

目前中国养老金替代率为百分之四十二——五十九点二,这样的养老金替代率不能算低。法国大概是百分之五十,德国百分之三十——四十九,瑞典百分之四十,美国百分之二十五——四十。

不过,那些国家的养老金领取者大部分还有其它收入,而中国养老金非但是绝大部分退休人员的唯一收入来源,而且因为养老金的多轨制存在,一些人(譬如农民工)的替代率很低。

财政有能力,政府肯拿出吗?

那么中国的养老金问题究竟应该怎么解决呢?

中国现在所有的养老金领取者,其全部劳动年限基本上是在毛泽东计划经济年代渡过的,其全部劳动所得都归毛泽东共产党,再由毛泽东共产党给予劳动者一点维持生计的最低费用。按照现在养老金制度来看,养老金领取者其实在其劳动的一生中早把自己所有的养老本金都缴全了。只是那笔养老的钱早给毛泽东共产党浪费、挥霍掉了。

这么说来,现在中国的共产党政府是应该从国家财政中支付养老金。然而仅仅如此还是不够的。

养老金制度本身是现代社会文明的一种表现,是对生命的尊重。而生命则是一律平等的,不存在高低贵贱,甚至不存在谁对社会贡献大一点,谁的生命就可以比没有任何贡献的人更高贵一点。在这个意义上,养老金不仅是全国统筹的问题,其金额也应该是全国统一的。从国家主席到普通的甚至没有参加过劳动的残疾农民适龄养老金领取者完全一样。

现行中国大陆有四种不同金额的养老金制度,从高到低依次为公务员、事业单位、企业、农民四大块,第一等级中的高收入者可以是第四等级中低收入者的上百倍。现在中国政府虽然在说养老金制度要并轨,可那些并轨方案既不现实,又不真诚。

当然,养老金收入完全相同,对一个正常的市场经济社会是不可想象的。那么在基本养老金得到保证的前提下,各人的养老保险根据各自的需要交给市场去解决。其收益率由各保险企业及投保者对各种险企的信任度决定。

这个基本养老金,理论上应该由中共政府财政来承担。将来公民的基本养老金来源可以来自开征养老金税。根据收入高低而缴纳的养老金税虽然有高低,但生命却是平等的,这很公平。

那么现在中国的财政实力,有没有能力来承担全国的这笔基本养老金呢?

中国大陆现有六十岁以上人口将近二亿,去年中国GDP总数为六十万亿,全国财政收入达十四万亿。如果全部从财政中支付全国的基本养老金,大概只要一万多亿元,比造航空母舰、造宇宙飞船便宜,比养庞大的各级政府机关人员更是便宜,比三公经费(公费旅游、公费吃喝、公车享受)也多不了几倍。中国财政完全有能力支付全国统一的基本养老金!

然而,中共政府是不可能把已经到其口袋里的钱再掏出来给普通百姓的。为了它的核心利益,它宁可养庞大的政府,宁可要航母、飞船!中国的养老金难题还会继续难下去,且很有中国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