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9日星期四

“深喉”傅政华:周永康和令计划政变败露全因他


傅政华向胡习密报周的手令


周永康和令计划政治图谋的败露,完全是一名周永康身边的“深喉”向三名常委报告的结果。那么,这个被称作周永康身边的“深喉”是谁呢?

此人正是现任公安部副部长、北京公安局长傅政华。

据知情人士透露,当时负责处理令计划儿子车祸一案的正是北京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傅政华。车祸发生的第一时间,傅政华就接到周永康的一个手令。周永康在手令上明确告诉傅政华,不许将令计划儿子车祸事件的调查过程和结果上报给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和孟建柱。

他就是周永康在公安系统的“剋星”傅政华。

不过,傅政华后来还是把这份手令交给了胡锦涛和习近平,最后激怒了江、胡、习、孟。傅政华的这一举动最后赢得习近平的信任。在对周永康案展开调查前,习近平就亲自下令,让刚刚升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傅政华担任公安系统周案调查组组长。

其实傅政华不但不是周的人马,而且还是周在公安系统的“死敌”。

早在傅振华在公安部担任刑侦局副局长时,与公安部部长助理郑少东关系非常紧张,据说后来担任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的项怀珠,曾用枪打碎了傅政华家的玻璃,威胁到傅的生命安全。

“现在不少人都认为,习近平让傅政华参与调查周永康,等于利用傅政华来对付周永康,”上述知情人士进一步分析说,“这等于给傅政华一个‘复仇’机会,让他回过头来收拾周永康。”

在知情人士看来,傅政华可是个“狠角”。2010年5月,傅政华履新北京公安局长两个多月后,就查封了北京“天上人间”等四家娱乐服务场所,随之而来的扫黄风暴刮遍全国,引起海内外媒体关注。2013年8月兼任公安部副部长后,傅政华再次出手,这一次收拾了“网上大V”,抓获了“秦火火”、“立二拆四”等人,轰动网络。

消息人士称,习近平让傅政华兼任公安部副部长,主要是让傅查清周永康在公安系统内部亲信和人马,“因为无论是掩盖令计划儿子车祸案真相,还是传闻中的暗杀和刺杀案情,其主要涉案人员都是周担任公安部长和政法委书记期间亲手选定和栽培的绝对的心腹。”

而北京知情人士透露的信息显示,除了习近平之外,傅政华兼任公安部副部长的另一推手正是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当初王岐山因非典而调任北京市长,变成救火队长后,得到当时在北京市公安局任职的傅政华支持和配合,王很欣赏傅。”

知情人士接著指出,“因此,当王岐山开始著手对周永康案展开调查时,就对傅政华赋予重任,让傅从公安系统内部先对周案展开暗中调查。”在知情人士看来,王岐山重用傅政华并不是因为傅是周的死敌,而是王出任中纪委书记后,还兼管一些中央政法委事务,傅是王在公安系统最信任的人,对其委以重任也很自然。

在谈到现任公安部几名副部长时,无论是知情人士还是北京消息来源强调,除了现任公安部长郭声琨是习近平可以相信的人之外,几位副部长不是周永康的亲信(如常务副部长李东生等),就是江胡曾遗留下来的旧将。

“所以,习近平执政后在公安系统做的第一个调整就是,让北京市公安局长傅政华兼任公安部副部长,等于往公安部搀沙子,给几位副部长敲下警钟。”北京政治观察人士还分析说,“即便如此,无论是傅政华还是其它几位副部长,都不是未来公安部长的合适人选。”

遭两次谋杀,习近平避难西指

2013年12月初,北京的消息显示,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在12月4日向中央政治局委员通报周永康问题时,除周涉嫌发动政变,还特意提到了周涉嫌制定两起针对国家领导人的谋杀案件,但王岐山没有透露详情。

北京消息来源称,2012年8月初举行的中共高层北戴河会议上,前中共退休元老对周永康强烈抨击。周认为末日来临,于是孤注一掷,策划暗杀。在北戴河会议前后,周至少两次试图暗杀习近平。一次是在会议室放置计时炸弹,另外一次是趁习在301医院做体检时打毒针。

不过,也有消息人士称,周永康是在2012年8月北戴河会议前,开始实施针对习近平的暗杀计划。“由于薄熙来事件,加上北京出现的政变传闻,自栗战书接掌中央办公厅主任后,就开始有针对性地加强对习近平的人身安全保护,正是警卫和安保的升级,才让两起谋杀计划都没有得逞。”上述消息人士解释。

这些细节也让北京政治观察家和知情人士将其与2012年8月底至9月14日习近平曾突然从公众视线中消失联系起来。当时,京城气氛紧张,有关习近平运动受伤、遇车祸、生病、遭暗杀等传言四起,网上曾传出解放军301医院因为习近平住院,增派军警加强戒备。

不过,北京可靠消息来源透露,在遭遇至少两次暗杀后,习近平为了自己的安全,一度移居西山指挥所以防不测。

熟悉军情的读者都知道,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山指挥所”,简称“西指”,就是总参作战部驻地。西指位于北京市海淀区厢红旗董四墓村西北的金山上,金山又名大钊山,附近有军科院、三部大院、明景陵、娘娘庙。

公开资料称,总参作战部是总参序列中的“老大”,是总参最最要害的一个部门,全军所有的军事命令都是通过这里下达。它是全军作战时的总指挥部,在战争爆发时,它就代表中央军委指挥全国的军事行动,它同时也作为国家最高军事指挥部——所谓总参作战部—国防部作战部—中央军委作战部。

总参作战部是总参最大的一个部门,下辖八个正师级的局级单位,包括作战计划局、战争环境局、联合作战局、作战组织运筹局、特种作战局、战略目标局、战备局、演习管理局。

网上资料称,梁光烈总参谋长上台后搞了改革,向美国的参谋长联席会议制度学习,已经进行了编制调整。各军种,包括陆军、海军、空军、战略导弹部队(二炮)均在作战部设有相应的军种局。在平时,这些军种局负责追踪其对应的各军种日常活动情况,并向中央军委汇报。而战时,则负责协调各军种的活动。2001年,南海军机相撞,就是由该部直接指挥事态处理的。神州一号到七号飞船的发射、回收,都由作战部参与指挥、调度。

总参作战部属于24小时值班的部门,西山指挥所深处于上百米的地下,通过电梯进出,可以抵御核打击,是类似于五角大楼的国家军事指挥中心。在战时可以起到“国家战争指挥中心”的作用。

不过,《汉和防务评论》总编辑平可夫在《解放军二炮部队如何控制核按钮》一书中披露,中国大陆最高军事指挥机构,中央军委的地下指挥所,实际上是掌握著二炮部队,最后核反击的战略导弹,核反击的指挥所。书中特别提到,中国最高的所谓核反击的攻击命令,由设在西山的中央军委二炮最高司令部下达。


习近平视察北京军区

该书称,北京的西山有地下的指挥所,被号称是全世界最大的军事地下指挥所,也是最严密防护的。它最关键是指挥中国二炮的导弹部队展开核攻击,核反击,包括导弹的攻击。

“现在想想,如果当初习近平的人身安全有保障的话,他是不会躲到西山指挥所的。由于早在北戴河会议前,胡锦涛就开始向习近平转交军权,而且习早就开始筹划未来军委的人事布局,再加上他曾在80年代在中央军委工作过,所以在关键时刻,习近平只能相信西指是最安全的藏身之地。”北京政治观察家分析说。

也正是在西山指挥所“避难”期间,习近平导演了军队的新“五马进京”,给自己执政后的新一届中央军委定好了“盘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