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星期四

团派的咽喉是否被扼住?

作者: 华逸士

圈子政治与朋党

一七二四年,雍正登基未久,就抛出《御制朋党论》。雍正在这篇讨伐圈子政治和山头政治的雄文里,对夺嫡时党争不已的阿哥和附属官僚们深恶痛绝,同时对写下《朋党论》、宽容朋党的宋人欧阳修大加鞭笞,那架势,若欧阳修活着,也必入文字狱大牢,如同铁流、高瑜之辈。

“太阳底下无新事”。习近平在督抚大吏和常委储君任上,就如同雍正一般低调蛰伏,荣登大宝后不仅清洗了贪腐的周永康、徐才厚等人,更一举拿下民间戏称为“面瘫哥”的胡锦涛御前行走、大内总管令计划,反腐固权,手法与雍正无二。更为惊诧的当代升级版雍正之举是,习开始在讲话中敲打小圈子和山头——当代朋党。

既然当代的“阿其那”“塞斯黑”周永康、令计划们已经永远被“圈禁”,习近平为什么“宜将剩勇追穷寇”,他心目中的小圈子、山头、朋党又指谁呢?

拿下令计划,遏制团派二李

中共红朝山头林立,派系众多,老帮主毛氏、邓氏号令江湖时,各派慑于老帮主的威权,虽然也出现过副帮主林彪的未遂反击、身死名裂,至少表面上尚能维持帮派不倒。及至胡锦涛登基,天下已经是青红帮平分秋色。红帮者,太子党也;青帮者,共青团也。

但青帮并非完全出身市民、农民和草根,也有不少官宦子弟送到共青团,作为快速晋升之道。而且中共派系色彩有时重迭混杂,不能说在全国任何一个共青团系统工作过的人就是团派。比如现江西省委书记强卫,背景就十分复杂,他在北京市团委干过,但更做过北京市的政法委书记,如果非要归入派系,说他是贾(庆林)派(而贾又系江的铁杆)、政法系更恰当。再比如周强,做过团中央书记,有团派色彩,也有政法系背景,因为他是从政法系领导的秘书出身。

团派的核心成员们应该以在团中央大楼工作过的那些中共干部为主,还有一些团中央直属单位、地方团省委的干部,长期勾兑,形成团派外围。从这个定义出发,胡锦涛当然是团派老大,大弟子李克强、大总管令计划、帮派大将李源潮、刘延东,各地舵主和前舵主,如胡春华、汪洋、吉炳轩、罗志军、姜大明、巴音朝鲁、赵勇等,这些人才是团派背景极浓的角色。

令人注意的是,随着令计划倒下,海外中文媒体即对团派二李放风不断,一方面开足火力猛攻李源潮,称李源潮的儿子在“敌国”日本购有豪宅,李源潮的妻弟也曝光。同时海外放风媒体贬称李克强能力不足,身体有恙,是历来能力最弱、魅力最弱的总理(中共历来那些总理的魅力都是极权宣传机器打造的,如文革中几乎沦为毛江家奴的周氏、大言不惭一百口棺材最后一口自己躺而至今在西山别墅颐养的朱氏、家族身家数十亿的温氏)。海外媒体甚至已经预言李克强干不完第二届,候选的人都排队对总理大位虎视眈眈。

这些海外放风如果不是习近平默许的行动,也至少是团派政治对手的权力围猎计划的序曲。中共前帮主、团派老掌门人胡锦涛在中共官场惊险的恶斗中能脱颖而出,历时几十年不倒,固然既有政治老郎中的圆滑沉稳,也有厚黑绝技;但据接近团中央的人透露:早在胡要出任太子时,党内高层就有反对之声,理由是胡在西藏工作时,就落下一个植物神经紊乱的毛病,国之重器,赋予此人,岂非病夫治国?团中央许多人都知道胡的身体状况。果不其然,病夫治国,十年停滞,十年失落。等到令计划背着主子,瞒住少公子车祸,胡锦涛腹背受敌,拱手让权,团派大好局势,在十八大一蹶不振。

撇开团派二李是否清明廉洁不说,至少在其政治生涯中,比其他中共逆淘汰、劣币驱良币体制下幸存的政治昏庸腹黑之辈,他们还有些许亮点。李源潮角逐铁帽子王常委未遂之后,北京了解团中央往事的一位局级干部透露:李源潮角逐常委,李鹏反对最力,一是说李源潮对李小鹏关照不够,提拔速度仍嫌不够;二是对李源潮与汪洋在“六四”问题上仍不放心。实际上,中共考察干部是最会记录旧账和翻旧账的。据这位在团系统工作过几十年、对团中央内幕有相当了解的局级干部说:八九“六四”时,团中央书记宋德福称病,团中央工作即由李源潮、刘延东主持,戒严部队进京,各部委争先表态。CCTV两个记者提着摄像机在团中央大楼窜来窜去,找团中央负责人表态,李源潮与刘延东不知是看不清风向,还是对开枪有意见,迟迟不见CCTV的记者。后来是令计划出的主意,李源潮对着镜头念着与《人民日报》几乎同调的内容进行支持镇压的表态。录像传回戒严指挥部,指挥部的将领十分不满,称李对“子弟兵的镇压”之举没有感情。

团派老帮主的大弟子李克强在团中央时口碑甚好,与基层关系也密切,十八大后记者会时还宣称要忠于宪法。但如今在反普世价值和反宪政的保守回潮之际,李克强岂不备受煎熬?更重要的是,李克强曾经是习近平的政治竞争者,是胡锦涛瞩目的接班人。即使习近平度量过人,面对昔日的竞争者,今日的“备胎”,就能不猜忌?况且中共红朝的政治权力三角恋中,二把手历来日子最难过,刘林如此,胡赵如此,李克强能独善其身乎?

团派明星将如明日黄花

团派另一新星胡春华,在未来的政治竞争中将不被看好。胡春华出身草根,以苦干忍隐著称。十八大前与胡春华资历相当的渝督孙政才,有着贾系江系背景,近来海外放风与温家宝靠,显然有人在帮其涂抹派系背景。可以预料,派系背景越浓的红朝政坛人物,越不利于在中共高层权斗和权力博弈中脱颖而出。唯有政治伪装大师、政治迷彩专家、变色龙如前辈雍正、当今庆丰等,才能在利益分赃的派系博弈中幸存到最后。

中共王朝的政治都是前现代政治,与民选政治、民主自由人权风马牛不相及。研究中南海的权力斗争,必须拿出生物学家蹲在粪坑前用镊子和放大镜、显微镜观察爬行生物的勇气与耐心。希望天佑中华,人民能觉醒追求和实现民主、自由、人权,不必永远旁观朋党之争的丑陋和血腥,而应该进化到现代政党轮替的格局。

《争鸣》2015年4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