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8日星期三

毕福剑私宴戏言被网曝,以后放松聊天只能赤裸裸在澡堂

  毕姥爷摊上大事儿了。

  由于酒桌上的一次即兴献艺,毕福剑在表演说唱京剧时对mzd使用了羞辱性词汇。不巧的是,这段长达1分18秒的视频在4月6日被人放到了社交网站上,引发舆论哗然。

  更加不幸的是,熟悉的老领导换人了。4月7日上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原党组副书记、副局长聂辰席接替胡占凡成为新一任台长。

  新官上任三把火,聂台长的第一把火就烧到了老毕身上,为了严厉治理工作作风,央视高层决定把毕福剑在央视主持的所有节目暂时停播4天。

  各路媒体已经给此事件冠名“毕福剑不雅视频”事件。老毕在唱京剧时到底说了什么?又是谁把视频放到网上的?言论的私人性质转化成公共性质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唱京剧被拍,老毕到底说了啥?

  在这段一分多钟的视频里,毕福剑演唱了《智取威虎山》的著名选段《我们是工农子弟兵》。

  老毕又唱又评,问题出在评上。

  因为有一句涉及到冒犯已故领袖。

  这种视频放到网上,自然引发论战。

  与之相伴的,还有微博认证为东博书院秘书长的@张清同志 在微博刷屏爆料,称毕福剑私下唱歌攻击人民领袖和解放军,“这样的吃饭砸锅分子竟然在央视受重用,不发人深省吗?所有热爱毛主席、热爱解放军的人民群众强烈要求央视将毕福剑开除!给全国人民一个说法!”

  与此同时,各路评论员也轮番上阵,批评毕福剑的“不雅视频”。

  中国青年网今日发布了一篇被网友称为奇文的文章《毕福剑欠全国人民一个道歉》。

  文章称“用下流的语言取笑人民领袖和英难,竟然出自一名共产党员、口口声声说当过兵的人、央视的名嘴之口,与其身份和所处位置极不相符,让人大跌眼镜”,“没有mzd没有共产党,毕福剑还能像现在吃香喝辣在全国人民面前充‘姥爷’?”

  不过很多网友说,“请中国青年网不要代表我”。

  环球时报的态度则内敛得多,“互联网时代,舆论对名人的窥探无孔不入,这大大提高了名人谨言慎行的必要性”,“只根据这段视频对毕福剑的政治倾向和立场下结论,显然不够严谨。这不是改革开放已经几十年后还值得鼓励的做法”,“然而这段视频让人看到与荧屏上不同的‘另一个毕福剑’,可能产生某些后续影响,这些都是毕需要承当的,他没什么值得抱怨。”

到底谁拍了视频、上传网络?

  本来是边吃边聊、即兴说唱的私下聚会,到底是谁把毕福剑的不雅视频公之于众呢?

  万能的网友开扒与毕福剑同桌就餐人员的身份:视频画面中坐在毕福剑旁边离镜头最近的男子疑似是中国当代著名人物画家史国良;另一位男子只露出了侧脸,无法完全辨识,有网友指出是现任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教授刘大为,也有网友指出该男子为毕福剑的外事助理兼秘书刘瀚锴。

  还有网友指出,“出卖老毕、当天用手机录像并发到网上的人”是张清。

  据新浪网检索,自4月6日10点整,@张清同志 在微博发出第一条批评毕福剑的博文,截止发稿时间已经连续发了条批评毕福剑的博文。

  如今,视频的拍摄者、传播者仍然是个谜团,视频是否为偷拍也无法证实。虽然视频结尾,老毕手指一侧,发出一句并不完整的“你录这个……”仍然无法改变不雅视频已经掀起舆论风波的事实。

  指责把视频公布到网上、为老毕喊冤的大有人在。

  据新浪网调查显示,截止发稿时间,有16646票反对毕福剑主持的节目被停播4天,占了参与投票总数的54%。

  @天佑rooster毕福剑事件再次提醒善良的人们,文革就在身边啊!

  @王誌淙 这也管得太宽了,难道央视主持人就不能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进了央视就不能说心里话了。没在电视上说不就得了,要怪就怪这上传视频的SB吧

  @作家陈岚认为,告密是我们从幼儿园起就学习的一门功课,给老师打小报告是每一个宠儿的日常。如果我们在教育的流水线上培育得都是些告密者,那么,小伙伴们还能在一起好好玩耍吗?

  资深媒体人@王志安 认为,饭局上录音录像再公开,摧毁的是这个世界最基本的信任。那些用政治正确审视私域里一言一行的人,本质上都是法西斯。

政治仍在侵入私人领域?

  因为不当言论致使节目停播,毕福剑算是栽在“小伙伴”手上了。可他到底犯了什么错呢?

  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规定私下里言语冒犯已故国家领导人要遭受法律惩罚,《中国人民共和国宪法》第三十五条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

  毕福剑的“失言”虽然没有触犯法律法规,可给自己找来了无穷麻烦。

  麻烦何来?

  中国人几千年来都生活在各种政治禁忌和告密文化中,古有为尊者讳、为官者讳,今有国家浩劫文化大革命。

  在文革中,领袖被神化,领袖的塑像、画像哪怕被不小心弄脏了,也是一桩罪状,更不要说批评领袖了,尽管并没有哪条法律规定这样就是违法犯罪,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政治,触碰了将带来杀身之祸。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维维对新浪网表示,即便毕福剑是公众人物,其在参加宴席时的场合也应属于个人私生活范畴。且从视频结尾处可隐约听到,毕福剑提出不希望拍摄者擅自传播此段视频。因此,曝光此段视频者涉嫌侵犯了毕福剑的隐私权。

  毕姥爷事件,绝不仅仅是个公众人物私人言论是否妥当的问题,而是思考我们到底和现代有多远的问题。

  话说,以后饭局上还能和小伙伴愉快地聊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