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4日星期二

官方在区伯嫖娼案上的冷漠让人心寒!


  毕福剑事件从4月6日甫一爆发就迅速盖过之前互联网上舆情告危的区伯事件。作为央视知名主持人的毕福剑,因为在一个私下饭局上调侃毛泽东而惹上麻烦,不仅一些“毛粉”群体围攻,官媒喉舌也按捺不住集体挽袖上阵。

  胡锡进领衔的《环球时报》率先以《毕福剑言论“不雅视频”流出谁之过》为题对此事发声,政法系统的《法制日报》也随后以《毕福剑也许没法律责任 但要承担其他责任》一文来政治站队,而共青团旗下的“中国青年网”则声色俱厉地发表评论:毕福剑欠全国人民一个道歉!最后,中纪委旗下的《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党员毕福剑必须讲规矩》一文,拿党员身份来要求毕福剑要“对党忠诚”。

  毕福剑所在的央视更是大棒猛挥,先是暂停播放毕福剑主持的所有节目,再是通过官方微博通告“毕福剑作为央视主持人,在此次网络视频中的言论造成了严重社会影响,我们认真调查并依据有关规定作出严肃处理。”此后,网友又发现“央视主持人大全”里已经没有毕福剑的介绍,而在央视官网搜索“毕福剑”也搜索不到任何消息。媒体随后爆出,央视已经对毕福剑做出了停职处理,毕福剑本人也在接受调查。

  不知是出于自愿,还是迫于压力,毕福剑也已经顺应“民意”,在微博上进行了公开道歉,4月9日晚8时左右,毕福剑发布了一条道歉微博,称“我个人的言论在社会上造成了严重不良影响,我感到非常自责和痛心。我诚恳向社会公众致以深深的歉意。我作为公众人物,一定吸取教训,严格要求,严于律己。”一时之间这条微博下面聚集了网友的大量评论,其中支持者众多,很快就有多达10万条评论,但是不知什么原因,这些评论都“不翼而飞”了。道歉微博出来后,毕福剑的粉丝数也从100万涨到了140万。

  在毕福剑事情上,不管是官媒还是央视在这件事情上都很 “积极”,不仅勇于发声,还敢替全国人民做“主”,称他“欠全国人民一个道歉”。相比于官媒在毕福剑事情上的积极作为,在网友同为关注的区伯事件上,官媒却集体失声了。区伯从长沙看守所出来后,第一时间接受了《澎湃新闻》、《新京报》等国内市场化媒体的采访,把真相向大陆民众澄清。看了区伯的说法,大陆民众凭直觉发现其中有若干“蹊跷”的地方,很多人纷纷怀疑这是一场警方滥用公权力,对区伯进行的栽赃陷害,要求官方对此事进行调查,还公众一个真相。
  但是面对民间汹涌的质疑声音,长沙市公安局和相关部门对于此事却沉默了,完全置政府的公信力、警察的形象、以及依法治国的要求全然于不顾。不仅官方对于此事置之不理,就连应该监督政府的官方媒体在此事上也是乏善可陈,要不就是沉默应对,要么就是公然替政府洗地,称“区伯事件真相到此为止”。

  但是区伯和网民需要真相,需要清白。于是在网民的锲而不舍地追求真相的努力下,真相越来越接近了。网民发现介绍区伯嫖娼的陈老板,有另外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即长沙公安局管辖下国保支队四大队大队长陈检罗。区伯看到陈检罗的照片后称“陈老板百分百是陈警官”。于是乎,如果区伯嫖娼成立的话,那么陈警官就犯了“介绍卖淫罪”,并且是介绍了两个,已经属于刑事犯罪的范畴。而如果陈检罗是以警察的身份所为,那么他就涉嫌滥用职权罪。再进一步分析的话,陈检罗还可能涉嫌强迫卖淫罪。陈检罗作为国家公职人员,却担任4 家公司的法人或董事,也已经违反了公职人员不能参与经商的规定。

  区伯事件从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两周的时间,官方媒体没有一家要求长沙或湖南官方就此事给一个明确的说法或者解释,对于陈警官这样的“问题人员”进行调查或处分。陈警官自己也没有出来承担责任,而是离奇失踪了,甚至有传言称其已经出车祸死了。在长沙发生的区伯事件给长沙和湖南方面政府的公信力造成了非常严重的损害,对于前任省委书记、现任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向媒体所称的“法治湖南建设已经完成96%”的宣言“抹黑”,令法治湖南的建设蒙羞。

  在去年十八届四中全会“依法治国”的大背景下,长沙却发生这种公安机关执法犯法、有法不依、滥用职权这样严重亵渎法治精神和背离依法治国要求的行为,而且面对网友的密切关注和严厉要求下,仍然默不作声,官方在区伯事件上的冷漠真是让人心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