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日星期五

政府在动歪脑筋:可怜的社保血汗养老钱拿去给地方政府烂帐兜底

让社保基金投资地方债,把烂帐留给下一届
4万亿留下的地方债到底有什么优质资产,除了高铁,还有多少项目有造血功能?
社保缺口本来就大,还要接盘这么烂的债务,看来执政理念一点没变,我死后哪管洪水滔天。

不管动用社保基金,还是发行中央债,救助的效果都是相同的,但是动用社保基金的缺点是不易监管,失控风险较大,类似于美国发行的次级贷。如果必须救助,我还是比较支持发行中央债。

用社保暂时不会通胀,未来胀
发债,马上就会胀,汇率怎么办?

还没看出来么。钱也没少印,但是还是缺钱,也不敢再多印,就四处找钱补窟窿。走钢丝呢

现在的医保社保公积金肯定都要盘活,这就是李总的盘活存量。。等着存款保险制度一铺开,就该向老百姓存款下手了。
债务太多,就这还是展期了3万亿。。。

社保基金就是个人见人馋的小金库,现在不但地方政府在动歪脑筋,连李总都开始打马虎眼了。

社保到底是福利性质,还是商业性质?
开始搞社会保险,是政府没有力量包办整个社会保障,所以让保险分担一下。现在演变成了要把社会保险变成纯粹的商业保险,变成资本盈利的工具。
我们的财政部长说,如果要用财政资金补充社保的缺口,那需要每年10%的财政资金,那是不可能的。我倒要问了,中国未来老龄化社会老人的比例将达到1/4甚至更多,每年10%的财政开支就能解决25%人的饭碗问题,这件事情为什么就是不可能的?那么我们的财政支出到底去干吗了?这样的财政部长,不下课还留在台上?

当然不行
我们纳税不是用来养老人的
装b撒钱啊,今天给非洲,明天给东亚,后天替欧洲解决危机。还有官员的各种特供,公务员的各种超国民待遇,不都是钱?
反正就是不给百姓用,不给纳税人用。

可怜的社保血汗养老钱,拿去给地方政府烂帐兜底。生孩子没屁眼啊

看来,小强是决心要向社保基金下手了。用社保基金保楼市,这连天线都不如吧。

陈良宇应该被捞出来供着,奉为改革先行者。



李克强 “谁让资金沉睡 就严肃问责谁”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盘活和统筹使用沉淀的存量财政资金,有效支持经济增长。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4月1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盘活和统筹使用沉淀的存量财政资金,有效支持经济增长;还决定适当扩大全国社保基金投资范围,更好惠民生、助发展等。尽管这算两个议题,但它们也有内在的关联,都为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继而提高经济的活力。

  回溯过去两年,李克强至少有十次提及盘活存量资金的公开表述,有些是盘活存量货币,有些是盘活沉淀资金。梳理国务院所出台的举措,包括审计财政收支、清理财政专户、清单管理资金等。与之前不同,昨天常务会议多了两个鲜明特点,会议强调:要抓紧出台方案,完善相关规定,对统筹使用沉淀的存量财政资金建立任务清单和时间表,对工作不力的严肃追责。

  一大特点就是明确要求建立任务清单和时间表。以往会议所提的一些要求往往比较宽泛,比如要“深挖存量资金潜力,通过自查和审计督促盘活沉淀资金,将长期闲置的资金清理出来,合理调整使用方向,有序投入亟需项目,切实提高公共资金使用效益”,这里面的“合理”、“有序”、“切实”等措施尽管表明了中央政府的态度,但是到了地方,就会有打折扣的操作空间。

  这种“折扣”使得一些问题哪怕被审计出来,也难以避免它下次重复出现,变成屡审屡犯的“牛皮癣”。李克强对此显然洞悉,所以他针对不少事项都启用了任务清单制,再配合时间表,盘活资金当然也需要如此。这样,那些不作为、懒作为的地方官员就不容易钻空子,尤其是过一段时间再辅之以督查落实。

  当然,任务的落实要达到百分之百的成效并不简单,总会有主观或客观的因素妨碍工作的落实。那么这就需要配套严肃追责的措施,这就是昨天会议的另一大特点。公开资料显示,以前关于盘活资金的要求中,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措辞——“对工作不力的严肃追责”,这就说明盘活资金已经成为一项系统工程,从启动到运转,再到监督和问责的脉络清晰、权责分明。

  对于一些不想动手动脑,甚至还有小算盘的地方官员,这不啻为一道金规铁律,本部门的资金必须实现高效运作,想留着做小金库,或者挪作他用都不太可能,尤其是这么操作的风险将超过收益。如果个别地方官因为没能盘活“死钱”被降了职、摘了帽,那么中南海决策“令行禁止”的风气就会大行其道。

  这样的统筹考虑也体现在扩大社保基金投资范围的事项中,一方面要激活这些部分“沉睡”的资金,使其在国民经济中起到更加积极的作用,比如债券投资范围扩展到地方政府债券,尽管它的收益不会多高,但扩大了政府债的市场容量,这些钱间接投入民生或基建,其综合效益仍然可观。另一方面,社保基金是老百姓的养老钱,在扩大投资范围的同时,必须控制投资风险,坚决守住安全“红线”。

  无论是盘活沉淀资金,还是扩大社保资金投资范围,主要都是为了更好地支撑经济、保障民生。尽管常务会议强调了问责,但谁也不会乐于看到工作不力被查处的例子,当前的经济形势更需要官民互动、上下团结、一起推车。正如李克强在今年答记者问时所言:“我相信,大家同心协力,有能力保持中国经济的大盘、基本面持续向好。”



社保问题根本还是经济问题吧?
只要实体经济有,社保印钞填了就行了
关键是实体经济得有,要不然社保就成了通胀了

用新农合资金去炒期货吧,肯定有的赚

重庆医改这种事还会很多,根本原因就是,政府没钱了!

中国老百姓更像西方人:
1.生产力高,自己老老实实干活
2.出现了问题以后砸政府
政府可能快要没钱了吧。以后不民主怕是混不下去了。

重庆居然没钱了,那很多地方岂不是更穷了.

我印象里,退休的卫生部长曾说百分之八十以上都被体制内用掉了

不用白不用。
很早以前,我们县有老干部(建国以前参加革命工作),100%报医药费。
结果在80年代的时候,他们开始用医药费往外倒电视洗医机等,那会小穷县啊,县财政就被这个给吃空了。后来县里没有办法,专门成立了一个老干部医院,报销的药只能从这里走。
我爸以前就是负责这块的。

看病更贵了是真事。因为试点医院有玄机,比如同仁医院搞了改革,但是这个医院的药是消费的小中之小,主要消费在医疗材料,耗材,设备等等。比如看病一个周期见四五次医生,开药总值100块,降价以后80块,然后挂号费多花300,那些材料费几千几万的都没降。你说是不是多了?其中玄机就是那些医疗材料耗材和设备等没有随着药价降。而药费比例高的医院,比如使用大量抗癌,肝病,心血管药物的医院根本不去参加试点。

这个要是真负担不起,那还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财政会破产。东三省的黑龙江已经入不敷出,辽宁也在路上。如果什么也不干还这么做,无非是把包袱最后丢给中央去接。

重庆医改做的动作是其他地方都一直想做的
但是碍于舆论又一直不愿或不敢做的
其实很简单,就两点:
1)提高挂号费,提高医事服务费,这样才可能降药费
2)提高医保效率,降低对少数人大病的医保比例,这个钱用来普惠更多人
2年前北京也试探过风声,说要提高医事服务费
但媒体马上反弹,说看病更贵了云云,就压下去了
原卫生部、现卫计委 也多次发过话,一直在做舆论准备,
但一直迟迟不敢真正推开
重庆这次,挂号费提高了,像B超检查也贵了100块,
但有些费用降低了,有升有降
闹事的是 尿毒症患者报销费用降低了,据称是500名尿毒症患者及家属闹事

现在这块,最大的结症在于有限的医疗资源被极少数人占了大部分。
有些人退休以后,一年光医疗费就能报出去30万。这只是最普通,不说那些真正的高干。
一人退休,全家买药不花钱;甚至以此致富的都有。
所有不以此点为改革突破口的改革,都是耍流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