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6日星期一

毕明:蝗图腾

成吉思汗以观摩狼的猎食战术,来规划他的军事战略,蒙古帝国的风云色变,背后原来充满狼眼的追盯和狼嗥的鼓荡。

奸、狠、智、勇、暴,狼与生俱来就不是「卡娃儿」善类,孤傲的骨子里早存在一种你死我亡。狼,宁愿战斗至死,也不要安逸或羁勒,野性豪迈。狼,根据电影《The Grey》,”are the only animal that will seek revenge”,还牙还眼,记恨报仇,否定原谅,按天性而强悍生存,掠夺攻杀,绝不手软。狼,有时令我陷入很深的迷思。

有些人是狼,有些人是羊,有些人是以为自己是狼的羊,有些人是披着羊皮的狼,有些人是杂种时羊时狼,看哪样方便、哪样较少费力气,哪样对自己有利,很狐狸。

人生可以错过的电影,太多,人生不可以错过的电影,每年一部不过,《狼图腾》是一生必看的一部电影,如果你喜欢思考,尤其如果你擅于反省。当然,也如果你喜欢扮潮、装酷、作伪文青状,想有电影品味。是多功能的,集Discovery Chanel与National Geographic的猎野与奇观于一身。

改篇自姜戎的同名畅销文学著作,资料说此书在大陆销量逾二千万部,史上第二,成绩仅次于伟大的老毛那本伟大的「小红书」,十年内被再版150多次,已翻译成39种语言,于110个国家发售。

但拍成这部电影,拍出可敬人文精神和刻骨人类反思的,是法国人。他没有中国导演那种「老子来是要威俾你哋睇,拍一出史诗式巨制浮夸地大吓四方」的暴发气势,他不走大而无当骗钱骗廉价眼球的戆居空洞路线,法国导演Jean Jacques Annaud本来就是不卖账不张狂,好好拍有话说的电影,不考虑得不得罪中国和强国人的创作者。当年一部《西藏七年》,他被小气大国列为不受欢迎黑名单,今日一部《狼图腾》,令他暴红解禁成大陆火热上宾。反映的不是强国不记仇,是封杀本来的荒谬冇准则,解禁本身的荒唐有人话得就得。

在比生命更大的草原,上演的是浩瀚的天地智慧,壮阔的反省深度,建制的专横刚愎,知识份子的渺小和戆居,赤裸无遗。在原野上,谁做主?天道,平衡,万物竞存,共生互利相灭,自然有它的规律和循环,生态有它的因果和恩仇,问题是天地间任何equation但凡一放人类进去,就是失衡、破坏和丑陋。书中蒙古人乌力吉说:「城里下来视察的干部和诗人都喜欢闻草原春天的花香,可我最爱闻草原春天的臭气。一只羊一年拉屎撒尿差不多有1500斤,撒到草地上,能长多少草啊。『牛粪冷,马粪热,羊粪能顶两年力』。要是载畜量控制得好,牛羊不会毁草场,还能养草场。从前部落的好头人还能把沙草场养成肥草场呐。」狼会杀黄羊,阻止吃草吃得太狠的黄羊灭绝草原。天地间的亦敌亦友。

权力和知识,在大自然面前,愚昧而狭隘地只看表面,欣赏不了大地深邃的普渡与功德,用自己的不足,去理解、去发展、去杀戮,用人的野心和自以为是,代替上帝改造世界,铲掉草原,杀狼杀獭杀黄羊,卖钱拓展逆天。恶果自招。

故事一边敬天地,以蒙古人最接近自然尊重生态的传统智慧,显示干部和知青的两种不智,掌掴人类和政治的欲念与无知,在大自然面前自私自傲等于自毁。高干好大喜功,要杀狼屠狼,要发展是硬道理,狼BB他疯宰,狼群他大肆追杀,令狼进行了鬼哭神号的报复。

几场狼马追逐,布阵兵变,深夜悲壮血战,速度感和兽性跃现,残忍凌厉,视象逼真夺魄,马群惨死冰湖伏尸,凄厉遍野;群狼月夜噬羊,杀无赦,血怒溅,还有种种生态被戕害而大地反扑,腐尸、蛆虫、丛蚊,如圣经《十诫》向人类郑重训示,以灾害出手惩处。

才子说只有偷偷将一只小狼养大、不服从「组织命令」的知识青年,「其气质、行为、价值观,东方与西方文明之中爱护动物、敬畏自然的环保精神,最为接近」,不能苟同。他逆狼之天性,擒之养之,自以为好心,蒙古老爹说他把神蓄为奴,是对野生动物的残害。美国文学小说《The Pilgrim Hawk》也说把鹰蓄为家禽的故事,说到鹰一旦为奴,就对自己鄙视,拒绝交配,免自己这贱种繁殖,遗害整个族群。自由无价。

只有最没被权力腐化或被知识污染的蒙古人,以最纯朴的心聆听自然,与之并存,才知「草原太薄太虚,怕的东西太多:怕踩、怕啃、怕旱、怕山羊……怕农民、怕开垦、怕人多、怕人太贪心、怕草场超载,最怕的是不懂草原的人来管草原……草原是大命,可它的命比人的眼皮子还薄,草皮一破,草原就瞎了。对付那些蠢人贪人还得用狼,让狼来管载畜量,才能保住草原。」草原,大地无私的供养,要珍惜尊重,不是粗暴掠夺,颠覆摧毁。

书中注脚说中国人近年不断被列强入侵,正因为国人羊性太重,只懂逃避了事,极尽自怜自慰之能事。羊?咁纯良?中国人,酱缸内斗,造假做黑心食品奶粉,开垦强拆污染腐败,贪污利己不择手段,量多肆虐,寸草不生,向内向外破坏力惊人。近日都是强国人到日本赏樱的遗害,日本报章处处见缺德行为灾难现场,用字为中国人「杀到」「悲鸣」。历史所见,中国人是「羊性」还是「蝗性」,是羊底,还是蝗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