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8日星期三

果敢战事:缅军背信大打出手 停火协议一纸空文

文/林锡星

目前缅甸战争是30年以来最猛烈,所以停火协议只是一纸空文而已。明明知道行不通、毫无希望,却大谈特谈停火。众所周知缅军不想修宪,不修宪又要谈。

缅甸大民族主义者特别在乎人们对他们的称呼,早在军政府时期,他们就把英治时期一贯延续下来的称谓从巴玛(Burma)改为缅玛(Myanmar) 。他们认为Burma只是代表伊洛瓦底江中下游那一块缅甸本土,Myanmar才能代表包括所有广大边疆邦区在内的整个领域。他们是从中国古籍里找到根据的,他们说,中国古籍里称他们是“缅甸”,而不是称他们是“巴甸”,所以应该是缅玛Myanmar而不是巴玛Burma。

缅甸问题与缅甸联邦问题是两个性质截然不同的问题。缅甸在独立前夕,缅族领袖昂山将军先说服克钦(Kachin)民族领袖乐排·辛瓦诺,然后在通过克钦领袖说服掸邦(Shan)各族土司和钦族(Chin)首领,最后经英国政府同意在掸邦的彬龙签订了建立缅甸联邦的《彬龙协议》。第一部《缅甸联邦宪法》是根据《彬龙协议》而制定的。《缅甸联邦宪法》就民族自决权要规定十年的期限,十年后可选择退出;1962年缅族奈温军人集团通过军事政变撕毁了《彬龙协议》,废除了《缅甸联邦宪法》后,缅甸联邦实际上早已名存实亡。缅甸与缅甸联邦之间的矛盾不是一个国家内部的民族矛盾,而是难以调和的关乎主权的民族矛盾。

缅甸本土只是伊洛瓦底江中下游那一块,从古至今,缅族从未征服过克钦邦,也从未真正控制和统治过整个克钦邦。为了结束大英帝国的统治,克钦民族领袖乐排·辛瓦诺等人接受了缅族领袖昂山将军的建议,促成了著名的《彬龙协议》,并与缅族联邦共和。而60多年来缅族与克钦族一直处于战争状态。

克钦民族与缅族无论是民族传统文化还是宗教信仰文化都截然不同。不能说曾经占领过或曾经统治过就可以算为一个国家。大英帝国曾经用武力征服和统治过缅、掸、克伦、若开等邦,用基督文化征服和统治过克钦邦。在大英帝国统治时期,缅甸本土被拼到印度,由印度总督管理,缅甸本土只设专员。少数民族邦区则由英国直接管理,因此缅甸本土与少数民族邦区交往甚少。日冶时期,日本打破常规,采取垂直领导,缅甸本土与少数民族邦区得予交往。

登盛政府曾在过去的一个多月内搞了两次和谈,但并无如愿以偿:第一次是在1月4日独立节,众少数民族武装组织要求会谈,他顺水推舟敷衍了一下,与每一个组织只会谈几分钟,做做记录而已;第二次是在2月12日联邦节,登盛政府拿出“承诺和平与全国和解临时协议书”,邀请13支众少数民族武装组织成员全来签署,可惜只4支武装组织肯赏脸,它们是克伦民族联盟KNU、掸邦重建委员会RCSS、民主克伦仁爱军DKBA、克伦和平委员会KPC。

乍一看,似乎联邦合众国众民族委员会UNFC的建议与政府建议差别不大,普罗大众一定认为双方已经有了共识达成协议了。但经仔细研究后不难发现:执政党军事集团并不同意UNFC的“以平等、拥有自决权的民主民族邦为基础,组合成联邦合众国”建议,执政党可以逐步下放无关紧要的权利,但死都不愿放弃自己手中已牢牢紧握的“中央集权”。

1962年奈温军事政变上台后,好不容易才发展与巩固了“中央集权”,要放弃或放松手中的“中央集权”,整个军事集团的政治经济霸权就难保了。即使反抗力量高涨而控制不来,也只可以边战边退,稳定有序地逐步放权。

登盛政府2011年上台后采取了些许民主改革开放措施,万万没料到民智被打开了,尤其对真正联邦制的认识提高了,于是要求政府把中央集权制改为真正联邦制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在今年联邦节,八八世代(88 generation)与全国民主联盟NLD,皆异口同声宣告:与众少数民族发生的民族冲突问题,只能通过大家平均分权,以1947年彬龙协议为基础,建立真正联邦制才能解决。

3月31日缅甸政府与民地武达成全国范围内停火临时协议,但不包括果敢。许多圈内人士都不看好前景。缅甸政府是在演喜剧取悦国际社会,并给自己挽回面子而已。看缅甸北部掸邦果敢和克钦邦之激烈战争,正是发生在“临时协议”签署之时。暂不说是否面子工程,或登盛总统是否想转败为胜,总之, 签订临时协议,无疑是让缅甸人民多走一段路罢了。

联合国秘书长和美国高度赞扬临时协议,但昂山素季有话说了,2015年4月4日,昂山素季说,如果军方不修改禁止她成为总统的宪法,抵制即将来临的历史性选举将是一个「选项」。她在接受访问时说,她领导的反对党“全国民主联盟”已“准备好治理国家”,但总统登盛对改革没有诚意,并且可能延后大选。她并且说,美国对缅甸半文人政府的赞誉已使其对改革“踌躇满志”。

毫无疑问的是,缅甸战事对交战方及美日而言可能都有利可图,但唯独对于中国是不利的。已经有相当多的证据表明,美日同盟正在中国周边制造地区紧张局势。而缅甸长期的内战势必将导致中国边境不稳,陆上能源线处于黄色警戒状态。若任凭缅甸内战升级,甚至域外大国加以推波助澜将成为更大的人道主义灾难。缅甸军头无论是为了一己之私而煽动极端民族主义或为了争取美国经济军事援助而反华仇华,那只会祸国殃民。

缅甸的内战就爆发在中国西南的边境地区,但缅北战事中国真的无法干预,也不能干预。主要原因是,中国如果插手缅甸内战,不但不明智,而且不符合中国的国家利益。

首先,我们要看到,缅甸政府军与缅甸地方军阀的战争是长期的,也是缅甸的国策,这个国策是任何外部力量都无法改变的,无论是谁上台执政,清理国内军阀,真正统一缅甸都是不可动摇的国策,中国如果插手,只会增加别人对中国的仇恨,别的什么也改变不了。其次,缅甸政坛并不存在完全亲华的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