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2日星期日

戴相龙被查 震动整个政商圈中最幽深的金融界




原中国央行行长、天津市市长戴相龙涉嫌贪腐遭调查的新闻,4月8日彭博新闻社报道后,在中国金融圈引发震撼,该案也被指为习王反腐运动以来,金融界的第一大案。

根据知情者对本台透露,目前戴相龙尚未被采取强制措施,银监会等金融主管机构以就此事下文,要求各金融机构协助中纪委的调查,而戴相龙的女婿车峰则处于协助调查,尚未被正式抓捕的状态中。

据彭博社报道,这项调查调查涉及戴相龙在任央行行长、天津市长和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理事长期间,是否曾利用职权或内幕消息,直接或间接为其亲属牟取利益,该调查并不意味着戴相龙肯定存在上述行为。

据说,中纪委在调查国安部副部长马建案时发现戴相龙亲属———一般认为是女婿投资人车峰牵涉案件的线索。

长期以来,车峰被公认和神秘富豪郭文贵关系密切,并在郭文贵开发的盘古大观楼盘里拥有“空中四合院”物业,郭文贵在此前的采访中并未否认,只是解释说这一物业没有过户。

郭文贵以香港商人郭浩云身份,在香港持有香港上市公司数字王国集团有限公司,该公司2013年财报显示郭浩云与车峰同为该公司股东。

戴相龙涉案被查的消息,在三月底就曾在海外中文媒体上流传,但直至主流财经通讯社彭博报道后,才真正引起业界重视。

戴相龙的女婿车峰在多起金融市场争议事件中均有出现,例如,他曾与温家宝子女共同低价入股平安保险,获取暴利,当时戴相龙是央行行长。

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2002年,戴相龙担任中国央行,即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并对保险行业有监管权。戴相龙女婿车峰掌控的“鼎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买进了平安保险公司的大量股份,数年后,平安保险今进行了IPO,这些内部交易者套现几十亿美元。

购买平安股份的时候,鼎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公司拿到了极其优惠的价格,每股的价格只相当于英国一家大银行短短两个月前买价的一小部分。2002年 12月26日,鼎和花费5500万美元购买了平安的股份。到了2007年,这笔投资的价值最后一次得到公开披露的时候,这些股票已经价值31亿美元。

“鼎和创业投资有限公司”由多家投资公司控制,包括戴相龙的女婿车峰创办的两家公司,以及其他一些同车峰的亲戚和业务伙伴相关的公司。

和车峰控制的“鼎和创业投资”一道在平安保险IPO中发了大财的,还有温家宝子女控制的天津泰鸿公司。

天津泰鸿公司在2002年,也是鼎和公司购买平安股票的同一天,也以不同寻常的低价购买了平安的股份。2007年末,泰鸿公司所购平安股票的价值为37亿美元,当时温家宝是负责金融的副总理。

有理由相信,这笔交易是平安保险对监管者戴相龙和温家宝的利益输送,虽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他们直接授意或者知情,但他们也从未就此作出过任何解释。

据海通证券在上海的招股章程显示,鼎和曾于2002年11月收购了该公司的大量股份。海通当时也处于戴相龙的监管下,此外,戴相龙的妻子柯用珍曾在2007年到2010年之间担任海通监事会主席。

到2007年,海通上市的时候,鼎和所购股票的价值约为10亿美元。

有趣的是,车峰低价入股海通时,自有资金不足,据称曾找到找到天津背景的环渤海集团主席郑介甫,请他协助从银行贷款6个亿。而郑介甫则与郭文贵发生纠纷,被郭文贵勾连安全部门夺取了旗下资产,目前此人流亡澳洲。

据报道,在民族证券的整个运作中,车峰在其中占有百分之四十五的暗股,这是开始运作民族证券时郭文贵安排的利益格局,因此,即使在薄熙来案件突发后,令计划的地位岌岌可危时,民族证券的整个推进和鲸吞过程仍然顽强地往前推进。

在推进过程中,整个项目要经过证券交易所、审计部门、税务部门等十余家部门的审查;同时,还要将背景深厚的大型国企,如首都机场集团,和李鹏家族之李晓琳背景的第二大股东"东方集团"的张宏伟顺利挤出局,没有以车峰为前锋的原金融证券行业和隶属于国务院系统的监管部门人民银行的深厚基础的支撑,单靠郭文贵的单打独斗,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

此外,根据明报2014年的调查报道,翻查国际调查记者联盟(简称ICIJ)的机密离岸公司资料库,发现戴相龙女婿车峰担任最少11间英属维尔京群岛(BVI)离岸公司的股东或董事。

车峰于2006年3月斥资至少1亿元买进港股,大约一年后,国家外汇管理局突然决定,不选择上海或深圳,而是将天津作为首个试点,研究推出"港股直通车"的可能性,港股暴涨,车峰获利巨大,而戴相龙被视为港股直通车的主要发起人戴相龙1995年接任朱镕基担任人行行长,当时人行尚未分拆银监会,因此权柄甚至更大于现在的周小川,可以直接监管整个金融行业。

2002年底,戴相龙卸任人行行长,翌年出任天津市长,戴相龙与温家宝密切合作,把天津打造成为北方的金融中心。他08年获委任全国社保基金党组书记,掌管当时资产达5000亿元人民币的社保基金,去年以69岁之龄退休。

知情人士告诉本台,虽然目前中国官方已经下令删除关于戴相龙涉案被调查的报道,而中纪委也没有回复媒体的就此事的求证,但戴相龙案已在金融圈引发震撼,如果该案继续深入,则将震动整个政商圈中最幽深的金融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