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3日星期五

毁男人就说他是个私生子,毁女人要说她有个私生子

熊太行

恩怨深了,就总有一方要急眼。
江湖上有两个著名的私生子传闻,一个是慕容博揭发玄慈大师和虚竹小和尚,一个是丁敏君揭发纪晓芙和杨不悔。
传统世界里对男性有私生子其实特别宽厚,金庸世界里就更是如此,不信可以看看福康安和段延庆这两位王爷,没有太多的指控。
对男性的攻击往往在于让他丧失领导权,对玄慈的指控其实是破戒。
破戒——不足以当出家人——不应该领导少林派。
另一个隐蔽的私生子指控其实是全冠清式的:乔峰不是我们汉人,是契丹人,我有足够的证据。用血统来质疑继承权,这是另一种方式的滴血认亲。
对女性的私生子指控往往是生活作风式的,用呼唤嘲讽者和羞辱者的方式来击垮对手。
其实就是丁敏君那样的:
丁敏君冷笑道:“嘿,你装着这副可怜巴巴的样儿,心中却不知在怎样咒我呢。那一年你在甘州,是三年之前呢还是四年之前,我可记不清楚了,你自己当然是明明白白的,那时当真是生病么?‘生’倒是有个‘生’字,却只是生娃娃罢?”纪晓芙听到这里,转身拔足便奔。丁敏君早料到她要逃走,飞步上前,长剑一抖,拦在她面前,说道:“我劝你乖乖把彭和尚左眼刺瞎了,否则我便要问你那娃娃的父亲是谁?问你为甚么以名门正派的弟子,却去维护魔教妖僧?”
丁敏君要纪晓芙去杀彭和尚,纪晓芙挂念杨逍的兄弟香火情,不肯下手,这点被丁敏君点破了。然后峨眉派的两个姑娘动上了手。
这个时候彭和尚的表现非常有意思,他放出了对女性的第一大招(第二大招才是生活作风问题),说人丑:
彭和尚见丁敏君剑招狠辣,大声叫骂:“丁敏君,你好不要脸!无怪江湖上叫你‘毒手无盐丁敏君’,果然是心如蛇蝎,貌胜无盐。要是世上女子个个都似你一般丑陋,令人一见便即作呕,天下男子人人都要去做和尚了。你这‘毒手无盐’ 老是站在我跟前,彭和尚做了和尚,仍嫌不够,还是瞎了双眼来得快活。”
其实丁敏君虽非美女,却也颇有姿容,面目俊俏,颇有楚楚之致。彭和尚深通世情,知道普天下女子的心意,不论她是丑是美,你若骂她容貌难看,她非恨你切骨不可。
他眼见情势危急,便随口胡诌,给她取了个“毒手无盐”的诨号,盼她大怒之下,转来对付自己,纪晓芙便可乘机脱逃,至少也能设法包扎伤口。但丁敏君暗想待我杀了纪晓芙,还怕你这臭和尚逃到哪里去?是以对他的辱骂竟是充耳不闻。
彭和尚又朗声道:“纪女侠冰清玉洁,江湖上谁不知闻?可是‘毒手无盐丁敏君’却偏偏自作多情,妄想去勾搭人家武当派殷梨亭。殷梨亭不来睬你,你自然想加害纪女侠啦。哈哈,你颧骨这么高,嘴巴大得像血盆,焦黄的脸皮,身子却又像根竹竿,人家英俊潇洒的殷六侠怎会瞧得上眼?你也不自己照照镜子,便三番四次的向人家乱抛媚眼……”
这里彭和尚在为纪晓芙背书,想来纪晓芙听了也是一阵气苦。因为纪晓芙确实和杨逍有一个女儿。彭和尚眼中,冰清玉洁就是好的,未婚有子就是不好的。
结果到后面彭和尚也发现了,真相好像不再重要,保守秘密才是真的。
彭和尚拾起长须道人遗在地下的长剑,道:“这丁敏君胡言乱语,毁谤姑娘清誉令名;不能再留活口。”说着挺剑便向丁敏君咽喉刺下。纪晓芙左手挥剑格开,道:“她是我同门师姊,她虽对我无情,我可不能对她无义。”
彭和尚道:“事已如此,若不杀她,这女子日后定要对姑娘大大不利。”纪晓芙垂泪道:“我是天下最不祥、最不幸的女子,一切认命罢啦!彭大师,你别伤我师姊。”彭和尚道:“纪女侠所命,焉敢不遵?”
纪晓芙低声向丁敏君道:“师姊,你自己保重。”说着还剑入鞘,出林而去。彭和尚对身受重伤、躺在地下的五人说道:“我彭和尚跟你们并无深仇大冤,本来不是非杀你们不可,但今晚这姓丁的女子诬蔑纪女侠之言,你们都已听在耳中,传到江湖上,却叫纪女侠如何做人?我不能留下活口,乃是情非得已,你们可别怪我。”说着一剑一个,将昆仑派的两名道人、一名少林僧、两名海沙派的好手尽数刺死,跟着又在丁敏君的肩头划了一剑。
彭和尚拿到了管理员权限,决定删帖,而且把所有访问原帖(都可能截图转发)的游客都给销号了,然后恐吓了贴主一番。
彭和尚这么做有他的道理,事实上许多人都被这样那样的传言击倒了,就连全金庸世界最聪明的女人黄蓉也难逃这样的愤怒。
黄蓉大奇:“龙姑娘没有怀孕,怎会有私生女儿?这明明是我女儿,她当面谎言欺诈,是何用意?”她可不知李莫愁实非有心欺骗,只道这孩子真是杨过和小龙女所生。李莫愁心恨师父偏心,将古墓派的秘笈“玉女心经”单传于小师妹,这时黄蓉问及,便乘机败坏师妹的名声。黄蓉道:“龙姑娘看来贞淑端庄,原来有这等事,那倒令人猜想不到了。却不知这孩儿的父亲是谁?”
李莫愁道:“这孩儿的父亲么?说起来更是气人,却是我师妹的徒儿杨过。”
黄蓉虽然善于作伪,这时却也忍不住满脸红晕,心下大怒,暗道:“你把我女儿说成是龙姑娘私生,那也罢了,但说她父亲乃是杨过,岂非当面辱我?”但这怒色只在脸上一闪而过,随即平静如常,说道:“胡闹,胡闹,太不成话了。可是这女孩儿却真讨人欢喜,李道长,给我抱抱。”
后来黄蓉发现李莫愁确实不知道婴儿的来历,李莫愁格局很小,就惦记着古墓派一本秘籍的偏心。黄蓉还小小有点失落感(她应该发现自己在这本书里是个NPC,不是带光环的主角了),只是在她发现李莫愁很疼爱郭襄之后,才不再怨恨她了。女人做了母亲重心就是会偏移的。
再比如全金庸世界最危险的女人灭绝师太。
鹤笔翁求道:“老师太,你快劝劝你老……老朋友,先放我师兄下来。我担保你一家三口,平安离开。玄冥二老说一是一,说二是二,决不致言而无信。”灭绝师太怒道:“甚么一家三口?”范遥虽然身处危境,还是呵呵大笑,甚是得意,说道:“老师太,这老儿说我是你的旧情人,那个周姑娘嘛,是我和你两个的私生女儿。”
灭绝杀人如麻,一定不会是第一次有人给她造谣的。不过以她的风格,估计也都杀干净了,但是她再也没可能杀光明教所有人,再把武当昆仑各派的人也都杀光。所以干脆死在听见这事的人们面前:
岂知灭绝师太死志已决,又绝不肯受明教半分恩惠,见他手掌拍到,拚起全身残余力气,反手一掌击出。双掌相交,砰的一声大响,张无忌的掌力被她这一掌转移了方向,喀喇一响,灭绝师太重重摔在地下,登时脊骨断成数截。
现在想证实就简单了,这一边泼污水,如果有关联交易的情形,那就亮出证据说话就好了,这是堂堂之阵。
说某个女性有个私生子,那一边立刻就能拿出证据来,就在那个所谓私生子身份证上生日之前15天,老太太还在参加活动,体型完全没有问题。就为恶心一下人。
苦了的是一帮不明真相的,比如这张无忌和常遇春:
张无忌道:“常大哥,纪姑姑是我殷六叔的未婚妻子,那姓丁的女子说她……说她跟人生了个娃娃,你说是真是假?”
常遇春道:“这姓丁的女子胡说八道,别信她的。”
张无忌道:“对,下次我跟殷六叔说,叫他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丁敏君,也好代纪姑姑出一口气。”
常遇春忙道:“不,不!千万不能跟你殷六叔提这件事,知道么?你一提那可糟了。”
张无忌奇道:“为甚么?”
常遇春道:“这种不好听的言语,你跟谁也别说。”
张无忌“嗯”了一声,过了一会,问道:“常大哥,你怕那是真的,是不是?”常遇春叹道:“我也不知道啊。”
今天的许多许多事,和倚天屠龙的时代并无二致——丁敏君其实说的话证据确凿,常遇春也说“胡说八道”但是张无忌追问的时候,他就感叹“我也不知道啊”。那对更多的那些荒谬的指责和攻击,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转(没有什么求证转,转就是转),不关注,根本不让他有那种爆红的满足感。
“这种不好听的言语,你跟谁也别说。”——常遇春《倚天屠龙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