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5日星期日

邓小平都不敢玩小圈子 周永康居然敢玩

王岐山早已定性周永康

在读了《人民日报》社论之后,人们就能明白王岐山在中纪委四中全会上发言说“党内不能团团伙伙、拉帮结派”是什么意思了。

活在共产党政治圈子的人应当知道,对共产党的最大威胁不是中国的老百姓和知识分子,而是共产党内部滋生的小圈子——朋党。这个道理也好理解,皇帝怕有人夺权,共产党也怕,而能夺权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批能对皇权带来致命挑战的政治野心家和阴谋家小圈子。

邓小平在他的“政治交代”中曾告诫:“党内无论如何不能形成小派、小圈子。”他自认:“我不是完人,也犯过很多错误,不是不犯错误的人,但是我问心无愧,其中一点就是从来不搞小圈子。过去我调任这样那样的工作,就是一个人,连勤务员都不带。小圈子那个东西害死人吶!很多失误就从这里出来,错误就从这里犯起。”

邓小平说他“调任这样那样的工作,就是一个人,连勤务员都不带”,那是因为中央有规定,干部调动连秘书都不能带。


新浪新闻中心制作的周永康朋党成员图。

在周永康被开除党籍、移交司法处理消息出来后,《明镜邮报》立即指出“周永康关键问题是进行朋党活动。”这篇报导说,北京政界人士对《明镜邮报》说,中共中央宣布的周永康“罪状”中,“严重违反党的政治纪律、组织纪律、保密纪律”;“利用职务便利为多人谋取非法利益”。“洩露党和国家机密”即证实了明镜新闻网反复指出的:周永康关键问题是进行朋党活动,《明镜邮报》进一步点明,所谓的周永康的“朋党”行为是指周永康利用提前在政治局常委会中获取的信息,在各个系统安插自己的人马。

邓小平都不敢玩小圈子周永康敢玩。《新京报》特约记者李超的一篇文章披露说,周永康自国土部部长到四川当省委书记时,从国土资源部带来的郭永祥和冀文林也参与了交接仪式。省委大院里的多数人以为两人只是陪著来,很快就回去了。没想到两人留了下来。按照当时中央的规定,干部调动是不能带秘书的。而郭永祥和冀文林两位正是周永康朋党集权在企业这一翼的骨干成员。

《廉政瞭望》的一篇文章曾经暗示过永康搞朋党。这篇文章说,“周永康的落马,不仅是一个位居高位者政治生命的终结,也意味著一个贪腐圈子的覆灭。”人们都知道,在中国的语境下,如果将周永康案件扯上更高级别的朋党圈那是要冒相当大的风险的。《廉政瞭望》也只能点到如此了。

周永康搞定是一个什么样的“贪腐圈”呢?《文汇报》文章《盘踞石油系30载,亲信皆巨贪》一文说,周永康在石油系相继将近十位秘书、旧部提拔为省部级高官,成为贪腐爪牙。(原国资委主任蒋洁敏,大庆油田总经理王永春,原崑崙能源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李华林,原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副总裁冉新权,原中国石油天然气股份有限公司总地质师王道富,原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干部米晓东,原中石油集团总会计师、党组成员温青山是周永康石油圈的主要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