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2日星期日

博谈网:现代机场无航班 中国的白象浮现

(博谈网记者欧阳剑编译报道)据《路透社》4月9日报道,当官员们在2008年花费了600万美元整修了人烟稀少的大长山岛的机场,并重新开放后,他们计划2010年将迎来42,000名旅客,到2015年将有78,000名旅客。

然而,中国民航局的数据显示,在2013年,来到该机场的旅客不足4000人,平均每天只有10人。

自从去年2月份,中国已经批准了至少1.8万亿元(2900亿美元)的基础设施项目,来应对经济放缓。这些审批就出现在上一次大兴土木时建设的机场,高速路和体育场馆被闲置的代价开始浮现之时。

虽然建筑公司从大兴土木中获利,但是它让中国的省级政府背负了3万亿美元的债务,有些过度兴建的地区已经出现地方经济衰弱,并出现向建筑行业倾斜的经济不平衡现象。

辽宁省的经济,包括大长山岛,在2014年是中国增长最慢的省份之一,GDP增幅只有5.8%,远低于其9%的目标。

中国科学院学者鲁大道(音)表示:‌‌‌‌“需要认真讨论这些大型工程项目的合理性。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多的高速路和机场吗?‌‌‌‌”

一位政府官员和经济学家在去年11月估计,中国从2009年开始的五年间,在‌‌‌‌“无效投资‌‌‌‌”上已经浪费了大约42万亿元,在过去两年,问题更加恶化。


没有航班的机场

尽管机场修得非常现代化,但是发现一个飞往大长山岛的航班却不容易。大连周水子国际机场的工作人员说,在过去的六个月内,都没有飞往大长山岛长海机场的航班。

最近,在一个周三的早上,机场售票柜台前只有一个机场女官员。

这位官员告诉记者:‌‌‌‌“再过两三天打电话,看看有没有航班。飞机在维修。‌‌‌‌”一名男同事坐在行李安检机旁,头弯向膝盖,似乎睡着了。

机场外,看不出这个小机场对这个有3万居民的海岛有多大影响。机场周围没有商店或餐馆,而是渔民的家。当地人说,渡轮是到大连的首选交通工具。

尽管如此,根据当地媒体报道,大连市政府计划今年斥资14.8亿元扩建机场,以便到2020年可以容纳25万旅客,这是其最近刺激经济,将渔村变成度假胜地努力的一部分。

美奇金(北京)投资咨询有限公司(J Capital Research)的分析师Susannah Kroeber表示:‌‌‌‌“从GDP的角度讲,这些没什么不好。但是这些投资有用吗?是对资源的有效利用吗?绝对不是。‌‌‌‌”


最大,最高,最长

很多中国的地方政府成立公司获得贷款,来资助庞大的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项目,结果负债累累,现在已经成为了中国经济的主要风险。

这些基础设施和房地产项目的结果包括,修建了青岛市附近的世界最长的跨海大桥,修建了连接青海省和西藏的最高铁路,修建了可以容纳数万人的新区,其中的一些,随着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放缓,例如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和天津于家堡,已经变成了鬼城。

尽管中国高速路的使用率没有官方数字,但是,2013年道路收费收入亏损了100亿美元。中铁,负责中国铁路系统的扩展的部门,去年9月时,欠债3.4万亿元。

不过,有人担心,中国当局很难戒掉过度建设的瘾,尤其是有迹象表明,中国西部内陆地区的建设活动在加速,那里占了已经批准的的机场,铁路和公路项目的40%。

根据政府数据,在贵州和云南这样的地区,水泥生产在以最快的速度在进行。

在中国北方,地方政府在应对建设高峰后钢筋和水泥产能过剩的情况。Kroeber说:‌‌‌‌“这就是在建了所有能建的东西之后出现的情况。这些趋势在中国的其他地区也已经开始浮现。‌‌‌‌”

(译文略有删节)
(译者注:在英文中,白象的意思,就是饲养维护起来耗费巨资,用处又不大,也不能丢弃的东西,也就是负担,累赘之物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