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7日星期二

傅申奇:还有什说辞?

非洲国家有“逢选必乱”的诅咒,尼日利亚也不例外,上届大选选举结果公布后,三天之内有12州发生严重暴力冲突事件,导致近千人身亡。今年的大选似乎也在劫难逃,去年以来两大政党展开了激烈角逐,在竞选阶段局部地区发生袭击竞选办公室事件,造成50余人死亡。一些极端派别甚至扬言,如果本党候选人落选将发动战争。大选日,有十余人在冲突中丧生,忧虑与恐惧笼罩着尼日利亚。4月31日,尼日利亚大选最终计票结果还未公布,但执政党败局已定,现任总统乔纳森拿起电话对获胜者布哈里说“祝贺!近日抽空来一趟,咱们讨论一下过渡时期的工作吧。”布哈里说“谢谢,尊敬的总统阁下。”这长1分钟的通话使这个处在骚动中的国家顿时安静下来,也打破了非洲国家“逢选必乱”的诅咒,为今年即将上演的非洲10余国大选树立了榜样。更开创了非洲近三十年来执政党和平轮替的先例,使无数生灵免遭涂炭。乔纳森的勇气与胆识赢得了国人及国际社会的广泛赞誉,这1分钟的通话亦将因此而写入非洲国家民主进程的历史。乔纳森没有连任总统,但诺贝尔和平奖在向他招手。

而他的竞选对手布哈里同样为这一历史进程做出了杰出贡献,1983他曾经在军事政变中以枪杆子夺取了政权,成了独裁者。1999年尼日利亚强人统治结束后,每五年举行一次总统选举,布哈里参加了历次竞选,每次都败选。但昔日的军事强人布哈里信奉了民主,不再用枪杆子而是坚持用参选,用选票来赢得政权,从56岁开始直到今年72岁才竞选获胜。

尼日利亚是非洲最大经济体,人口一亿七千万,有250个民族,GDP总量是中国的20分之一,人均收入是中国的三分之一,文盲率46%(中国是8.72%),种族和宗教纷争不断,还有北部效忠“伊斯兰国”(ISIS)的武装集团博科圣地不断制造动乱。

但是,如此这般的尼日利亚居然走上了民主的道路,居然和平实现了政党轮替。面对这样的事实,中共掌权者和他们的御用文人还有什么说辞呢?还有什么理由可以说中国不能实行民主选举呢?难道他们敢说中国的社会和经济条件不如尼日利亚,中国人的素质不如尼日利亚的民众?他们彻底理穷词缺了。尼日利亚的民主进程再次证明:民主是适合全人类的普世价值,民主制度将在越来越多的国家生根,中国也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