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1日星期六

追逐权位枉顾法纪 军中惊现非法拘禁

    博讯特约记者伍毅君报道,3月15日,“军妖”徐才厚病亡囹圄,虽依法不予起诉,但其把持军队领导权时期对军队建设所造成的危害和影响,还远没有肃清。最近,记者从军中知情人士中获悉,正在开展的全军财务大检查和全军干部工作大清查,就是对徐才厚案件彻底清算的延续,也是贯彻习近平“依法治军思想”的“热身”和前奏。
   
     该人士透露,徐才厚亡故,并不意味着徐才厚“案件”己盖棺定论,也不意味着“徐才厚现象”灰飞烟灭。那么,什么是“徐才厚现象”呢?

    “徐才厚现象”就是中共军队军事检查机关就犯罪嫌疑人徐才厚病亡相关问题答记者问时表述的“经依法查明,徐才厚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为他人晋升职务提供帮助,直接和通过家人收受贿赂,数额特别巨大,利用职务影响为他人谋利,其本人和家人收受他人贿赂,数额特别巨大。”从这些表述中,不难看出,徐才厚对军队建设最大的危害就是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利,在军队中,最大的“利”就是“官位”和“权力”,腐败分子有了“位”和”权”就能够很容易为个人谋取各种私利甚至巨大的经济利益。所以,徐才厚腐败现象就突显在买官鬻爵,目无法纪,追逐仕途,谋取权位方面。有些人,为了晋升,不择手段,重金行贿,己成“潜规则”。更有甚者,为追逐权位,枉顾法纪,不择手段,胡作非为。
   
     该人士举例说,2009年,“徐才厚现象”猖獗鼎盛时期,总参某二级部部长杨某和该部综合局长郭某,为了自己的仕途顺畅,晋升不受影响,枉顾法纪,私设“公堂”,对违法士兵非法关押长达3年半之久,以掩盖其治下混乱,粉饰“太平”,达到上位晋升的目的。
   
     2008年底,该部综合局发现士官出纳顾某因私自炒股,采取收入不出账等手段,挪用贪污公款70余万元。事情败露以后,该综合局向时任部长杨晖作了汇报,按照正常程序,综合局还应该即时向政治部保卫部门报案,再由军检立案侦查,对其依法处理。但是,杨晖为了粉饰自己治下的虚假“太平”,惧怕影响个人升迁,唆使综合局隐瞒不报,时任局长郭庆,竟然擅自将顾某非法拘禁在一单元房内,由五名战士严加看管,从2008年底直至2012年5月,关押长达三年六个月时间,期间既未向政治部保卫部门报案,也未对当事人办理任何采取强制措施的手续。而就在此期间,杨晖和郭庆都完成了各自梦寐以求的职务晋升,杨晖升任某大军区参谋长,郭庆升任该部副部长。
   
     2012年5月军事检察院、法院对顾某依法起诉、判决,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刑期至2015年10月期满。在顾某本人和家属强烈申诉下,郭庆曾试图让检察院、法院用三年六个月的非法拘禁时间冲抵刑期,遭到依法拒绝后,在郭庆的主导下,允诺给顾某20万元现金“补偿”,以堵其口,換其不再申诉。
   
     军事检察院和法院依法办案,拒绝综合局郭庆等的无理要求,已充分证明,在杨晖唆使下,郭庆等人对顾某非法拘禁的违法犯罪事实铁证如山!
   
     该人士说,这一极端案例,既充分显露了徐才厚把持军队时期,军中腐败严重,法纪混乱的情状,又充分证明习近平提出的“依法治军思想”对当军队建设的迫切性和必要性!因为,军队作为国家机器中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和其自身肩负的特殊使命的需要,国家赋予军队很多“特权”,掌权者一旦滥权,必将危害国家安全和政权稳固!比如,军车军牌管理问题,看似小事,其实不然,国家规定军牌军车不受地方辖制,这是全世界通例,这是军队肩负的使命和有利于军事行动的需要,可是,在徐才厚等腐败份子把持军队时期,军牌被滥权者当成谋私的工具,他们私自把军牌滥授或有偿租售给地方商贾人士甚至不法分子,最猖獗时期,南方某大军区政委其一人就擅自向地方人士非法“提供”军牌200多幅!地方车辆违法私掛军牌给国家交通管治,公共安全,税费管理,甚至军事行动等造成极大混乱和危害。因此,十八大以后,以习近平为主席的中央军委一声令下,全面整饬军牌军车管理秩序,彰显了党中央依法治军的坚定决心!
   
     该人士最后强调,依法治军是当前中国军队强军建设的核心内容。一个国家的军队一旦枉顾法纪,无法无天,那么,政权的倾覆就为时不远了。历史是一面镜子,近年来,许多反映上世纪四十年代末中国政权交替时期国共两党斗争的影视作品中,国民党军统局内部争权逐利,贪污腐败,无法无天,胡作非为的大量“桥段”,深刻折射出国民党必然失败的历史原因。温史而鉴今,依法治军无疑关乎党和国家的是生死存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