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星期四

吴戈:爹亲娘亲不如普大大亲

近日,国内对乌克兰的关注波澜不惊,但中国人民仍随时牵挂着伟大邻邦俄罗斯取得的这一反西方成就。当结束在波罗的海岸演习的美军车队故意选择经捷克等东欧国家,长途陆路返回德国基地时,受到刺激的“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故作镇静地告诉中国友人:美军这种“挑衅性的胜利巡游”遭到捷克反战人士抗议。可惜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将长期上交党组织的大脑取回来了,他们很容易就发现捷克人打出的牌子上用英文告诉美军“你们迟到了70年”,至于俄媒所称抗议活动主题为“坦克?不用了,谢谢”,谁都记得1968年入侵捷克的恐怕正是苏联坦克吧。

可见,在舆论上,民主了20余年的俄罗斯显然在向苏联的谎言时代倒退,而中国正与这种倒退一唱一和。当前的国际形势下,中国对日强硬、对美纠缠不断,却并没有得到太多实质利益,因而抱团俄罗斯似乎成了唯一的取暖来源。问题是与这头黑熊亲近,方便摆上台面的历史交情只有二战结束短暂而尴尬的蜜月。但现在已顾不得许多了,从没见过中国如此急切,5月和9月的阅兵1月就开始造势。

可是,由于乌克兰危机中俄罗斯显露的狰狞面目,俄罗斯的二战胜利庆典遭受多国冷遇,包括中国国内对中苏关系史种种不快的冷静回顾。对此,中国官方在舆论上的回应再现上述苏联时代的粗暴和无理。某前驻苏武官将国内舆论在对俄关系上的不同意见称为“厌俄、仇俄、唱衰俄的不谐之音”,定性为“国内亲西方势力挑拨中俄关系”。

这显然是重新祭起“扣上敌对势力帽子”和强行“统一思想”的极左手法,可惜以这位武官的资历,想必经历过漫长的“反修防修”岁月,即使没受冲击,想必不大量“深揭狠批”苏修也过不了关。如果非要“相信21世纪的俄罗斯不会走对外扩张老路”,乌克兰的现实如何解释?

最可怕的是,一名中国外交官和一名国关学者竟然不合时宜地联想起中国,感叹如果中国遇到克里米亚这样的情况一定没有普京铁腕。非要这样类比,可否理解为:曾经属于中国、但已为中国政府认可归属外国的领土,只要有华侨敢闹,中国就该拿回来。

可是,为什么不从海参崴而貌似想从果敢着手呢?因为缅甸正在亲西方。可见,从来以跪舔现实权力为己任的某些中国学者不过是将国家利益作为意识形态对抗的工具,还自以为代表了民族呼声。

搞笑的是,中国将乌克兰残存的一点苏联军工技术收买干净,忽然发现俄爹奶水足,就一脚踢开。而之所以从乌克兰买回“野牛”登陆艇,正是因为美国军售台湾,使其以武拒统,分裂中国。

台湾问题与克里米亚当然有不同,但有一点相同:外国利用一国一地的分离倾向,以军事帮助促成其事实上或法律上独立。如果俄在克里米亚这样干,中国认为合法、正当、应鼓励,那么美国在台湾呢?台湾当然没几个美侨,但民族自决嘛,他们自决要加入美国呢?如果以克里米亚曾属于苏联来讲道理,台湾也正式归属过日本啊,你说那是不平等条约,苏联吞并领土时有几个平等条约?

可见,历史对中国是一片沼泽,当国家利益被集团利益绑架时,即使想从历史找根拐杖,小心朽木不能支。不能支就强词夺理,只能更加让人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