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3日星期一

希腊退出欧元区会怎样?

希腊财政能力将于4月30日耗尽,而有消息称欧元区已在秘密讨论将希腊逐出,如果未能达成新协议,那么会发生什么?

据英国媒体4月10号报道,欧元区国家正制定秘密计划将希腊赶出欧元区,报道披露了芬兰财政部的备忘录内容,称在希腊问题上,欧元区正在准备一项非常困难的政府决定。

文 / 江金泽

希腊扑朔迷离的债务问题牵动着全球金融市场的每一根神经,最极端的情况下,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这将会是怎样一番场景呢?对希腊来说可能从此走上更艰难的道路,而对于欧元区其他国家来说也会遭受不小的损失,希腊的退出甚至可能为整个欧元区敲响丧钟。

刚上台不久的希腊左翼政府想留在欧元区内,欧元区伙伴也有此意。但如果双方不能达成协议,替换或延长将于2月28日到期的救助计划,那么破产和违约将可能迫使希腊退出欧元区。要知道,希腊的总债务已高达3230亿欧元,占其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75%,负债率在全球范围内仅次于日本。

情绪最为悲观的名人当属美联储史上在位时间最长的主席格林斯潘,他认为要解决当前的局面,希腊退出欧元区是唯一的办法。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更是表示英国已在为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制定应急方案。

资本管制

希腊一旦宣布退出欧元区,公众对于希腊经济的仅存信心很快会消失殆尽,资本会疯狂外逃,这种情形要求政府迅速应对,届时可能必须实行资本管制,希腊的银行与资本市场可能纷纷关闭。

对于资本管制,冰岛和塞浦路斯还记忆犹新。冰岛有自己的货币,但该国在过度膨胀的银行业崩溃后,2008年对资本外流实施管制。欧元区成员国塞浦路斯在2013年的危机期间,曾关闭银行两周并管制资本。目前这两国都还有部分管制尚未撤除。

财政崩溃

德国经济部长Sigmar Gabriel曾表示,如果希腊不遵守欧盟协议,欧洲央行将不可能再接受希腊国债作为贷款抵押,并切断对希腊银行的资金供应。而希腊没有外界援助也不可能再继续运转。

希腊2001年加入欧元区之后,希腊政府在讨好选民的压力下,利用欧元区内宽松的信贷环境,向民众提供了远超其经济发展水平的社会福利,导致了希腊政府债台高筑。

如今一旦希腊脱离欧元区,就等于同国际债权人“撕破脸”,失去了欧元区内各位大哥们“庇护”的希腊,相信从其它途径也将很难再借到大量的廉价资金。

果真如此的话,希腊财政将崩溃,剩下的唯一选择便是回到原来的货币德拉克马(Drachma),而且德拉克马将大幅贬值,比欧元更疲软,使希腊更难偿还债务。

新德克拉马

历史显示,新货币最初会非常疲弱,目前资金已经非常紧张的希腊民众与企业会因此损失多数存款,同时通胀率将会大幅飙升。此外,希腊政府还可能将国内合同的计价货币改为新本币,并对以欧元计价的国外合同违约。

对此,阿根廷的经验或可提供些许指引:该国爆发违约之后,于2002年弃守比索与美元挂钩的汇率制度,这相当于彻底改变了本国货币的属性。比索在接下来的六个月暴跌70%,在贫穷线下的民众比例激增逾一倍。

寻找新靠山

如果希腊被西方主流社会抛弃,那希腊只得转投欧盟之外的小伙伴。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已经接受中国总理李克强访华邀请,可能乘机向中国提出经济援助。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也表示,莫斯科准备好考虑雅典的援助请求。

不过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与中国暂且不提,如果俄罗斯向希腊伸出援手,成为希腊的盟友的话,相当于俄罗斯在北约势力范围内安插了一名心腹,在极端的情况下,俄罗斯甚至可能在希腊建立军事基地,进而将势力范围扩张至地中海,成为欧盟和美国的心头大患。

当然上述情况发生的概率不高,但如果希腊利用欧盟对这点的担心,以此向两头索要好处,也可能加剧欧盟和俄罗斯之间的对立,为本不太平的区域局势添乱。

希腊人面临更艰苦的日子

希腊退出欧元区后,希腊人的欧元债务将变得“昂贵”,到时必须赚进更多的本币才能偿还原来的贷款,这是建立在希腊人民还守信的情况下。如果希腊的债务人一看情况不对,决定不再偿付债务,则国内外的放款机构将蒙受庞大的损失。

“希腊退欧后,(希腊的)银行系统可能会彻底瘫痪,”路透援引Berenberg首席分析师Holger Schmieding表示。

之前瑞郎的风暴已经造成了类似的影响。逾6.5万民希腊民众持有以瑞郎计价的抵押贷款。瑞士取消瑞郎兑欧元上限后瑞郎飙升,已令这些民众灾情惨重。

此外,希腊所需的油气几乎都要依靠进口,而且将不得不使用新货币购买以美元或欧元计价的能源。

去年希腊在能源进口一项上支付了75亿欧元,大概占到同期国内生产总值的5%左右。若货币大幅贬值该数字可能翻倍,而且这还没考虑到GDP萎缩的影响。

25%的失业率还不够

退出欧元区会给希腊人带来痛苦,至少在有段时间可能要大过紧缩的救助政策造成的影响。尽管货币贬值将让部分行业更有竞争力,例如,外国人到希腊旅游会更便宜,但希腊人的生活仍可能更艰困。

但因为大部分进口原料的价格将上涨,加之企业的融资成本升高,希腊国内企业将出现倒闭大潮。

分析师指出,退出欧元区将使希腊再度陷入深度衰退,生活水准急剧下降,投资减退的程度甚至比现在还严重。

“希腊失业率达25%,你认为所有失业人口都能在观光业找到工作?你以为(退出欧元区后)失业率还会保持在25%?” Reyl资产管理公司首席策略师Francois Savary对路透表示。

作为债主损失掉所有贷款还不够

希腊共欠德国230亿欧元,大部份是由德国复兴信贷银行(KFW)提供的。另外,德国还为借给希腊的500亿欧元贷款做担保。汉堡大学国际经济关系学教授Thomas Straubhaar对 德国之声表示,“无论希腊是否退出欧元区,这些钱在短期内肯定是见不到了,长期看,只有在最幸运的情况下才能收回。”对德国来说,“损失都一样巨大”。

德国慕尼黑经济研究所(IFO)上月表示,如果希腊以欧元区成员的身份发生债务违约,将给德国带来约771亿欧元的损失,而如果希腊退出欧元区后发生债务违约,德国遭受的损失约为758亿欧元。两者看似差别不大,但有另有机构指出其计算方式有问题,实际损失将更多。

比利时bruegel研究所资深研究员Zsolt Darvas和助理研究员Pia Hüttl认为,若把希腊退出欧元区所带来的溢出效应计算在内,比如随着希腊经济陷入衰退,德国对希腊出口的减少,加上其他欧元区国家也会因此受到损失,这当然也会对德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

除了借给希腊的钱拿不回来,德国社民党财政专家Carsten Schneider还估计,希腊退出欧元区将会额外让德国损失300亿欧元。

因为就算希腊退出欧元区,它仍然是欧盟成员国,在紧急情况下,欧盟各成员国之间需要互相帮助。希腊退出欧元区后,因为货币贬值等因素,可能连食物和药物供给都无法保证,所以到时候德国作为欧盟中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仍然得巨额支援希腊。Carsten Schneider 对德新社说,德国或需要贷款2400亿欧元给希腊,以稳定该国。

分裂情绪传染

希腊财长瓦鲁法基斯曾发出警告,如果希腊被迫退出欧元区,其他国家将不可避免地随之离开,欧元区会土崩瓦解。

格林斯潘曾表示,除非全体欧元区国家实现政治一体化,否则即使欧元区实现财政一体化,也无法保证欧元存续。

而事实上欧元区就连财政一体化也没做好便匆匆建立。

此外欧元区的致命病症之一便是,在设计之初就缺乏退出机制,欧元作为一种超主权货币没能避免主权货币的弊端,且是一个只有入口、没有出口的货币体系,无法进行自我新陈代谢,长期勉强运转的结果导致了希腊、西班牙等国家陆续出现危机。

希腊如果退出欧元区对其他几个经济同样陷入恶性循环的国家的具有煽动作用,尤其是西班牙。

西班牙的新型左翼政党Podemos,意为“我们能”,是去年新成立的政党,发起人是36岁的教授伊格莱希亚斯。同Syriza类似,该政党反对欧盟主导下的紧缩政策,并承诺一旦当政将减记西班牙部分债务。

该政党的支持率目前接近30%,是西班牙支持率最高达的政党,已成为不可忽视的政治力量。而这一切似乎都在告诉欧洲,西班牙即将成为下一个希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