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0日星期五

美前财政部长:与中国打交道有八个窍门



美国前任财长、高盛前CEO鲍尔森(资料图)
  导语:美国前财长亨利鲍尔森是个传奇。出身五角大楼,半路加入高盛,一路过关斩将,在高盛掌门人的高位坐了8年,带领高盛成为华尔街皇冠上的那颗明珠,自己也被人称为“华尔街权利之王”。美国金融危机之时,倾巢之下安有全卵,鲍尔森临危受命,接下美国财政部长这个烫手山芋,和美联储主席伯南克一起帮助美国渡过一劫。
  除了他高明的资本手腕之外,他还有一个外号--“中国通”。八年的高盛掌门经历中,他重点开发了亚太市场,积累了不少和中国高官打交道的经验。近年,他虽然退下政治舞台,慢慢淡出公众视野,但他难得的经验值得与读者分享。让我们一起看看这位美国高官总结的与中国官员打交道的8大秘籍.
  美国前财长、高盛前CEO鲍尔森近日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揭秘他和中国高官打交道的八条诀窍。
  凤凰iMarkets全文翻译如下:
  在不远的将来,中国很有可能把美国赶下维持了近150年来的霸主地位,并超过美国而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中国正在越来越多地向外界展示其在亚洲的新力量。中国是我们的最大外国债权人,持有华盛顿近13000亿美元的债权。
  美中之间有着世界上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它关乎美国的国家安全、经济健康和环境福祉。对于如何与中国打交道,我想提出以下8条规则作为建议——这不是以一个学者或理论家的身份提出,而是作为一个对中国访问超过100次、花了近25年时间与中国高级官员打交道的人。
  1.帮助那些能帮助我们自己的人。
  当美国就中国开放市场、实现自由竞争而进行艰难谈判时,我们可以帮助中国的改革派实现其经济目标。中国有时会利用外界压力来迫使国内形势发生变化:2013 年,中美展开双边投资协定谈判,部分原因是为了加快国内的改革步伐。一个成功的协议要求中国向美国企业开放更多市场,并让经济转向消费主导型,而这对我们有利。
  2.创造更透明的环境。
  在中国支持改革,意味着推动更大的透明度,以及更好地遵守普世价值。公开透明是打击腐败、加强中国公民和外国投资者对政府和法治信心的最好方式。我们应该敦促中国就各种事务——上到空气和水质量数据,下到地方政府的环保法规——传播可靠准确的信息。
  3.用一个声音说话。
  中国的决策过程通常由一位高级领导人全权执掌,因此来自顶层的声音很明确,底下的人可以更好地凝聚共识。但美国政府没有这样一位明确的代言人,中国往往不知道是谁在代表我们的总统讲话。在我离开政府部门后,中国官员不止一次问我,奥巴马总统治理中美关系时最倚赖的人是谁。在美国,这个关键人物也许应该是副总统;在中国,他可能是总理。
  4.为中国安排更好的座席。
  我们应该期待中国在诸如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组织中,发挥更大、更负责任的角色,从而来支持全球经济体系。我们应该准备好随时作出务实的妥协(并回报北京),来让中国来加强和发挥领导作用。
  5.美国需向中国展示“肌肉”。
  我们应该重申自己作为太平洋[-0.40% 资金 研报]大国的地位,在北美自由贸易协定的基础上,与邻国以及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国加强联系实现更大的经济一体化,打造一个横跨太平洋的自由贸易区。没有什么比TPP的进展更能吸引北京的关注与合作,但是这需要总统花费政治资本与国会斡旋。
  6.找到更多说“是”的途径。
  与其试图说服中国采取我们的所有做法,我们最好还是在一起制定新政策,或者在新框架里重铸老条款。美国不能“修复”中国的经济增长模型,而中国却可以可以“修复”我们的财政困境。把美中两国就修复各自经济的努力分别开来,只会让我们变得更加互补。
  7.避免意外。
  印象中,没有哪一位中国企业高管或政府领导在参加会议前不会做充分准备。他们的精心准备,以及共识驱动型的决策方式,让他们在复杂议题于最后一刻发生变化时,感到特别不舒服,而这却可以阻碍谈判。我们不仅要避免议程出现颠簸,还要在一些紧急事态上加强合作,比如会让我们产生分歧的朝鲜问题。
  8.依据现实情况行事。
  引导中美交往的应该是事实,而非愿景或梦想。中美间的差异非常大,我们不能仅仅靠“期待”而让中美变得更加一致。我们需要尽可能多的了解中国内部正在发生什么,并以足够的现实态度关注什么是可行的。瞄准中国的强项而非弱点,可以让美中相处得更好。我们需要恢复经济竞争力,这样我们才能更好地以领头羊的身份领导世界。
  鲍尔森是鲍尔森研究所主席、高盛前CEO和财政部前部长。他著有《与中国打交道》(十二册)一书,本文节选于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