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4日星期二

胡舒立撕战郭文贵 财新发布法律通告

  “郭胡混战”硝烟再起。北京时间4月14日,陆媒《财新传媒》在其官网正式发通告称,将在北京、香港以及美国聘请律师,依法追究郭文贵对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人格造成的侮辱伤害。公开报道显示,郭文贵与胡舒立交恶于3月底财新传媒针对郭文贵的新闻报道,报道用上万字的篇幅报道了郭文贵的“发家史”,以及郭文贵取得房地产项目“盘古大观”开发权的具体细节;随后郭文贵相继曝光了“婚外恋”、“私生子”等未经证实的胡舒立的个人隐私,引发两人之间的口水大战。
  事实上,财新传媒过去两年间对中国贪腐大老虎家族的报道,采用特殊的爆料手法屡试屡爽,无论涉及到周永康还是令计划,当时仍未被双规的这些贪官都无力反击。而据称已经四次出逃国外的郭文贵不同。2014 年11月3日,政泉控股实际控制人、富商郭文贵公开揭露北大方正CEO李友等人代持问题及涉嫌内幕交易问题,包括通过买卖北大医药股权获利3.55亿元,导致国有资产流失。2014年12月14日晚,北大医药公告收到了深交所对政泉控股及北大资源控股代持行为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此后,双方持续隔空对峙,政泉控股又称方正集团李友等高管被调查,甚至详细公布了李友等人涉及交易的银行账户、护照等。方正集团也连发多份声明回击,董事长魏新还于平安夜在社交平台现身辟谣。
  北大方正事件后,《财新》与《财经》杂志先后发表包括《 郭文贵夺富记:与国安高官马建等结成攫财同盟》、《郭文贵:躲在权力霾影里的真实操盘手》、《权力猎手郭文贵》、《评郭文贵:危险的诱惑》、《郭文贵围猎高官记:从结盟到反目》等在内的多篇文章,“揭秘”“起底”郭文贵,文笔犀利,火力密集。正是这一系列“刨祖坟”式的报道激怒了躲在幕后默不出声的郭文贵,才有了3月29日的叫板公开信。信中直指胡舒立系李友情妇,暗示胡在李被调查后利用媒体舆论攻击郭文贵,更质疑胡舒立挪用上市公司资金,涉嫌违法。
  经过中国大陆多家媒体持续数天的“轰炸”之后,郭文贵从一介平民成长为纵横政商两界大亨的“密码”被解开,其中不为人道的黑幕、关节和手腕也呈现于观者眼前。综合各方报道,初中没有毕业的郭文贵在一路暴富过程中并未见得有多少商业才华,人脉关系的经营也很糟糕,但仍然能够“过关斩将”、凯歌高奏,甚至获得“战神”、“加勒比海盗”之称。这主要是源于其自身混迹游刃于中国特殊的政商生态环境数年以来,所形成的一套生存哲学和本领。
  而作为中国媒体界人尽皆知的个性女强人,胡舒立素有 “中国最危险女人”之称,据称与中共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关系密切;其创建的财新传媒被视为亲习近平阵营的媒体。中共十八大之后的两三年的反腐,财新传媒的财新网、新世纪等媒体通常有一些带有某种风向标的报道。之前,该媒体也曾发布关于谷俊山、周永康、令计划等重大案件的深度报道。这被外界视为胡舒立的媒体正在着力配合中国政府,成为中共反腐的政治工具。
  以下为通报全文:
  财新传媒关于“郭文贵诽谤事件”的法律行动通报
  近期,针对财新传媒的正常新闻报道《权力猎手郭文贵》等,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以及郭文贵通过媒体和互联网故意捏造并散布虚构的事实,恶意贬损财新传媒之职业公信力,侮辱财新传媒总编辑胡舒立女士的人格,手段及影响均极其恶劣。
  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以及郭文贵的行为不仅侵犯了财新传媒和胡舒立的合法权益,也涉嫌构成损害商业信誉罪和诽谤罪。
  鉴于上述三方的违法行为发生在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和美国,属于不同的法律辖区,财新传媒已在北京、香港和美国聘请律师,追究上述三方的法律责任。
  财新传媒在事发后即向北京市公安机关报案;此后,财新传媒和胡舒立女士已在北京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追究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以及郭文贵的刑事责任及民事责任。
  财新传媒和胡舒立女士已向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颁令,就北京盘古氏投资有限公司、北京政泉控股有限公司以及郭文贵散布的诽谤内容,对财新传媒和胡舒立女士造成的损害作出赔偿,并要求禁止郭文贵本人或透过他人继续散布类似的诽谤内容。
  同时,财新传媒也在境内外对传谣者保留依法追究责任的权利,日前已分别向《香港商报》、《苹果日报》、博讯网、京报网发送律师函,要求停止传播诽谤谣言行为。之后,以上几家媒体网站已将相关内容撤下。财新传媒的其他法律行动正在进行中。
  以上特通报。
  财新传媒法律部
  2015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