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2日星期日

中央谋局高配新帅 毕福剑拉开“灭火”序幕

经历了2014年的风波不断,中央电视台4月7日再次迎来新掌门人。值得注意的是,此次人事变动一改以往由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党组成员担任的惯例,改由党组副书记兼任。在央视频现腐败窝案的当下,此番“高配”被外界视为中共对央视内部积弊难返现状的一个应对动作。

而一上任便遭遇“毕福剑视频门”的聂辰席在处理该问题时的“全台停播”、承诺“严肃处理”乃至官网撤下毕福剑介绍页面直至停职毕福剑等等一系列动作,无不透露着其在整饬“吃饭砸锅分子”问题上的决心,有分析称,以毕福剑视频门事件影射下的纪律层面作为切入点对整饬“脱轨者”的聂辰席,后续或将进一步亮剑央视腐败窝案以及女主播丑闻案等,进而在法律层面为央视“正名”。而在中共不寻常高配委以整治央视乱局重任面前,聂辰席或将不负众望。



中共一改用人策略高配谋局

北京时间4月7日,中共官方公布了聂辰席兼任央视台长的消息。区别于以往,聂辰席是首位由总局直接转任到央视任职的台长。此前从首任台长(更名为中央电视台后)王枫开始一直到赵化勇,都是由内部擢升的。胡占凡则是首位外派台长,从光明日报总编辑任上转任央视台长。胡占凡此前虽然也曾担任广电总局副局长、党组成员,不过排序上显然逊于从党组副书记任上转任央视台长的聂辰席。聂辰席和胡占凡的“上下级”关系始自2012年10月。当时,55岁的河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聂辰席,进京担任国家广电总局(2013年国家广电总局和新闻出版总署合并为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二把手”,排名仅次于时任国家广电总局局长蔡赴朝,成为胡占凡的“上级”。“总局领导”一栏的排序显示,聂辰席在排位上仅次于局长、党组书记蔡赴朝,位列第二。而胡占凡则仅排列第九位。

另据公开简历显示,与前几任央视台长不同,聂辰席既无新闻专业教育背景,也没有一线采编经历,但从履历上看,他有理工科和管理学背景。聂辰席1980年从复旦大学计算机科学系程序设计专业学成归来后开始在河北省统计局计算中心工作。此后,聂共拥有6段进修经历,范围涉及国内外。梳理聂进修履历看,其学习进修的单位包括 IBM、河北财贸金融函授学院、中国科技大学、南洋理工大学、中央党校、天津大学、中国人民大学。聂进修的单位有国内学校也有国外学校,有中央党校也有重点大学,甚至还包括外企——在美国IBM公司研修计算机管理信息系统(官员在外企研究亦属罕见)。聂辰席的进修专业则从信息技术、经济、管理、法学等。目前,聂辰席除了有复旦的学士学位外,还有中科大的工学硕士和南洋理工大学的理学硕士两个硕士学位以及天津大学的管理学博士学位。在人大,聂辰席则从事的是民商法博士后研究。

但作为“理工男”的聂辰席在文宣领域亦毫不逊色。公开报道显示,聂辰席“主政”河北省委宣传部期间,河北提前两年完成了中央确定的文化体制改革任务,作为典型之一被中共官媒新华社报道。2011年,聂辰席出任河北省副省长,不到一年,又回到文化宣传领域,2012年,他进京担任原广电总局党组副书记,随后又兼任副局长。

有分析称,通观央视历任领导不难发现,在用人策略上,中共一改以往策略重用管理型人才。这或为央视整改提供不一样的思路。聂辰席在纪律层面查处“吃饭砸锅分子”的同时,这位工程师台长在法律层面清除贪腐丑闻的后续动作或将陆续展开。而中共此番高配举措处理乱局用意亦鲜明可见。

毕福剑视频门拉开聂辰席整改序幕

自2013年12月中共“610”办公室主任兼公安部副部长李东生落马后,央视丑闻不断被抛出。外界纷传央视女主持卷入周永康案被调查。据报,2014年,至少百名央视成员被约谈。央视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央视财经频道副总监李勇、节目主持人芮成钢等被抓。鉴于上述各位都曾是活跃于电视荧屏的知名人物,这起央视史上涉案范围最广的腐败窝案遂成为关注度仅次于周永康案件的大案。除此之外,伴随着女主播频频陷入桃色丑闻事件,央视也被贴上了“后宫”标签。猛料不断爆出,舆论界也是忙得不亦乐乎:政治版记者报道反腐新进展,财经版记者挖掘频道与企业界的联系,娱乐版记者津津乐道于央视当红小生、及当家花旦的花边新闻。

而央视的腐败窝案还在持续发酵中。有分析称,由于前些年的改革使中国国内许多媒体走上了市场化道路。但事实是,央视是官方极度垄断的媒体,具有无可比拟的政治影响力。它的态度往往可以决定一件事的趋向、一个企业的得失、一个人的命运。尤其是,当官、商、媒三位抱成一团,进行貌视合法的贸易交易时,可谓虎虎生威、左右逢源、通吃四方。这时,法律形同虚设,监管无影无踪、制衡机制无法体现,而自己管自己,又怎么管?如何走出这一怪圈,进而遏制贪婪与腐败,成为了摆在聂辰席面前的一大课题。

有分析称,聂辰席新官上任便遭遇“毕福剑视频门”难题,面对事态不断扩大,毛粉们“线上线下”的双面夹击,以及各路媒体的围剿,其或在一定程度上不得不“痛下杀手”动作连连以平息舆论。但公众人物毕福剑在非正式场合且酒足饭饱后的一句玩笑话实不应被提升为监测其乃至整个社会良知的试金石。但该“小事件”触动了社会上大面积的公众疼痛,并使其像涟漪一样波及到了意想不到的远方。而事件被社会机制“重写”的背后更值得深思和反省的地方。首先,之于公众,真正的理性应时刻到位以提醒人们愤怒的适用度。而之于聂辰席,新官上任在毕福剑视频门事件上留下一笔的同时,更应该以此为切入点,直面央视腐败窝案敢于触及官媒体制改革的敏感神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