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星期四

希望之声:胡舒立郭文贵之争显示江派‘鱼死网破’的叫板

最近,大陆媒体,特别是财新传媒不断底“起底”郭文贵后,郭文贵直接以负面信息甚至私人“恩怨”挑战财新传媒总编胡舒立,引发网络聚焦。分析指,双方背后均涉更高层人物,显然习近平、王岐山打虎触及江派,胡郭之争是一种‘鱼死网破’的叫板。

3月30日,郭文贵通过公司发表微博反击财新传媒,披露财新总编辑胡舒立的种种传闻。其中包括公安部门正在查财新广告收入非法等诸多问题。

财新网30日的“财新传媒声明”中,引用大陆现行《民法通则》等相关法规回击郭文贵的“行为不仅侵犯了财新传媒正当民事权益,并已涉嫌构成诽谤罪。”并称“向警方报案,将依法追究造谣、传谣者的法律责任”。

时政评论员冷涛分析,郭文贵接受美国之音采访中,说他手上有“胡舒立和多位政府官员的微信通信和电子邮件记录”,暴露了他与国安部的关系。这段话就是不懂政治的人也会读出其中的含义。

(录音)首先,政泉控股老板郭文贵既不是大陆国安的什么官员,也不是相当级别的中共官员,他凭什么手里有牵涉胡舒立隐私的记录,而这些记录要拿到手上作为证据,只有“执法部门有这个权力”。其实,这已经间接证明他自己在国安部“有人”,他出钱搜集了很多中共高级官员的从“性爱录像”到各种交集的“虚拟空间证据”。这一点是肯定的。

有例为证。冷涛(录音)“《财新网》此前曾披露,2006年6月9日,中共北京市副市长刘志华被中纪委〝双规″。而〝扳倒″这位主抓‘一号工程’奥运建设的副市长的利器是一盘长达60分钟的色情录像带。”

冷涛继续分析,郭文贵真正要挟的并不是胡舒立。

(录音)如果我们联想此前人们对财新传媒背景的介绍会发现,“财新传媒发布长篇特稿报道通常中共中纪委要查的要案,常由财新传媒放风声铺垫舆论,所以备受网友关注。”就不难发现,财新网起底郭文贵肯定不是头脑一热就这样做的,在联系到胡舒立的背景和她与王岐山的关系,剑有所指,事出有因,“红顶商人”背后的“大鳄”,王岐山的下一步动作等等都初现端倪。因此,郭文贵表面上是在剥胡舒立的皮,但实际上是与中纪委叫板,一种“鱼死网破”的叫板。

郭文贵声称,“在我人生中没有害怕两个字,我一定会走下去的,我不在乎。(找我的官员中)有的很低,副处级的,但是有实权的人,也有相当相当高,高到正在博鳌论坛开会的人。一开始通过秘书,后来直接跟我说,但我都是明确告诉他,这件事情我是一定要走到底的,只是刚开始。”

冷涛(录音)郭文贵说:你胡舒立背后有中纪委撑腰,我有退休和现任常委打气。我手里还握着你们不愿意查的某些人的证据,背后有强大的力量支撑。郭文贵用了“相当相当高”来形容他的后台。如果要分析,就只能是江泽民派系。而这一点,大陆媒体也提出这个暗示。

郭文贵在20年间构建了数百亿元的庞大资产,在政商关系上没有“硬火”是万万不能的。被郭文贵至今还称为的马建部长曾经为曾庆红之子曾伟的利益帮了他(郭文贵)。循着这条线索就会得到一个最可能的结论:郭文贵的后台是江泽民的两个大管家——曾庆红、贾廷安。背后是郭文贵认为谁也不敢动的江泽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