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12日星期日

揭密: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到底什么仇什么怨

也门胡塞武装日前与政府军的激战不断,处于下风的也门政府不得不向沙特求助,沙特联合十多个国家对这一武装进行剿灭。新闻中不断强调这两方分属不同的派别,即什叶派和逊尼派之间。如果追溯历史,近些年这一地区的战争往往都是由这两个伊斯兰教派别之间的斗争引发,他们在历史上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恩怨呢?

公元610年,阿拉伯人穆罕默德开始奉真主之命在麦加传播伊斯兰教,劝导当地人们摒弃多神教信仰,崇拜独一的安拉。随着时间的流逝,伊斯兰教逐渐被大家接受,贫民甚至一些商业贵族家族成员也加入进来,这种情况引起了以倭马亚家族为核心的麦加统治集团的关注。于是,贵族们为了自身的统治利益开始对穆罕默德进行迫害。穆罕穆德被迫出走“先知之城”麦地那(原名雅特里布城,因穆罕默德的到来而改名为麦地那)。

如果一个人有能力的话,那么他就不会因为被排挤而没落,穆罕穆德便是如此。他来到麦地那后,凭借自己高超的谈判手段和化解矛盾的能力,成功调解了当地部落之间的矛盾,赢得了当地部落的一致赞誉和极高的威望。另外,穆罕穆德也深知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他见时机成熟,于622年9月24日以麦地那作为根据地,号召穆斯林建立起组织严密的、为伊斯兰而奋斗的武装社团。同时以伊斯兰教为原则,制定了自己的宪章。

之后,穆罕穆德部队势如破竹,攻占到麦加城下,并且兵不血刃降服麦加城。由于伊斯兰教的强大感染力,当地居民主动接受伊斯兰教。同时,由于和平“解放”麦加城,当地贵族在宗教上的优越地位也得以保持。后来周边小部落纷纷来朝表示归顺,穆罕穆德的伊斯兰阿拉伯帝国至此建立。


也门局势近日持续升级,原因之一便是什叶派与逊尼派之间的矛盾。图为也门冲突后的断壁残垣

论留好遗嘱的重要性

所谓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公元632年穆罕穆德去世,但他并没有留下遗嘱说明谁来继承他的位置,他的信徒们在这个问题上产生了极大的分歧。

穆罕穆德生前的老友们自然而然结成一派,他们认为继承人应由穆斯林公社根据资历、威望选举产生。所以在穆罕穆德去世后,阿布·伯克尔、欧麦尔和奥斯曼这三位穆罕穆德生前的老友联手阻止了教团分裂和辅士们(麦地那当地穆斯林)夺取大权的企图,分别担任了第一至第三任哈里发,即教团的领袖,也就是阿拉伯帝国的领导者。其中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虽然属于倭马亚家族,他的家族曾经驱赶过穆罕穆德,但他是穆罕穆德最初的追随者和最亲密的战友之一,根据在公社中的资历成为了宗教领袖。由于该派把穆罕默德早期追随者的言论和事迹编成一本书--《圣训经》,称为《逊奈》,“逊尼派”的名称即由此而来,这一派的教徒即后来的逊尼派。

与支持公社推选的逊尼派不同,什叶派主张世袭。在穆罕穆德死后,只有穆罕默德的堂弟、女婿阿里拥有穆罕穆德的血统,所以这一派拥护阿里做伊斯兰教的合法继承人,否认前三任哈里发的合法性。当然,在现代人看来,作为穆罕穆德弟弟的阿里娶了自己哥哥的女儿,也就是娶了自己的侄女。这种事情有些乱伦之嫌,但在古时候这种事情无论在东方还是西方,贵族还是贫民都很常见。阿里是“圣血”的延续,故应该继承。

其实阿里和穆罕穆德的三位老友并非水火不相容,他们曾长期合作,跟随着穆罕穆德从麦加迁往麦地那。但由于阿里年纪比另外三位小,如果他问鼎终身制的哈里发,其他三位就肯定没有机会了。而这三位在穆罕穆德死后大权在握、威望甚高,相比而言,阿里却并没有让人信服的作为,所以阿里作为穆罕穆德唯一的后人也无能为力。

最初的什叶派拥护阿里作为自己的代表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的血缘,还有阿里给自己带来的利益。由于阿拉伯帝国的迅速扩张,早期的麦加和麦地那伊斯兰信徒和新征服地上的信徒(埃及,伊拉克东部,伊朗等地)之间的冲突愈发激烈。因为前者在战争中获得了巨大的利益,而后者却得到很少。再加上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政策上偏袒前者,于是分离出一部分反对派,即后来的什叶派。他们刺杀了第三任哈里发奥斯曼拥护阿里成为第四任哈里发。这与秦末陈涉吴广农民起义“诈自称公子扶苏、项燕,为天下唱”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两派之间从此结下了血仇。试想一下,如果穆罕穆德留好遗嘱的话,也许伊斯兰教就不会分裂。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逊尼派全称为“逊奈与大众派”,阿拉伯语原意为“遵循传统者”。他们是伊斯兰教中教徒最多的一个教派,占全世界穆斯林的90%左右。此教派的教徒主要分布在阿拉伯国家以及土耳其、印度、马来西亚等国。什叶派是伊斯兰教中仅次于逊尼派的第二大教派。“什叶”在阿拉伯语中意为“追随者”或者“派别”、“同党”,全世界10%的穆斯林属这一派,其中近一半在伊朗。

在1979年,伊朗的什叶派领袖霍梅尼推翻了巴列维王朝,建立了伊朗伊斯兰共和国。伊朗周边都是逊尼派长期掌握政权的国家,什叶派往往都是国内被打压的边缘少数派。什叶派建国的消息极大的鼓舞了伊朗周边国家的什叶派教徒,这引发了周边国家对伊朗的敌视,也加大了周边国家对国内什叶派的打压,仇恨进一步加深。

另外,由于两派教徒的居住并不完全分开,而双方都视对方为宗教异端,所以无论哪一方在国家执掌政权,另一派别都将不服从,尤其是英国为了便于统治扶持人数较少的什叶派执政,矛盾更加无法避免。

例如叙利亚的逊尼派占多数,但长期执政的却是什叶派的代表人,比如阿拉维派的巴沙尔·阿萨德。伊拉克的萨达姆从1979年至2003年任伊拉克总统政权,但他和执政党伊拉克复兴党是逊尼派。

对哈里发认同的不同导致两派千年来的分裂,分裂造成的世仇和血恨竟然穿越时间延续到了现在,不知穆罕穆德得知这一消息将作何感想。或者这两派可以向他们的宿敌——基督教学习。基督教从出现以来经历过数次分裂,罗马教廷与东正教间的冲突曾经很血腥很暴力,天主教对其他异端如新教的迫害也令人发指。然而到了近代,这些教派在不断的冲突中迎来和解,才成就了西方的文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