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2日星期四

弃美投中? 菲律宾加入亚投行“闪退”TPP


资料图


  围绕着“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以下简称TPP)的谈判至今已近7年,年内或有望达成协议,而根据《日本经济新闻》3月31日报道,菲律宾贸易与工业部长多明戈却于30日表示,总统阿基诺领导的现政权已经明确放弃加入TPP的方针。

  菲律宾“闪退”
  早在2010年,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就公开表达了希望加入TPP的意向。作为新兴市场国家的一员,菲律宾对于TPP可能带来的贸易机会很感兴趣。但菲律宾政府近日的表态却令人意外:眼下正是TPP谈判最接近完成的一段时期,一向积极求“进”的菲律宾为何突然“闪退”?

  虽然官方称这是因为一些必要的法律修订工作来不及完成,但是有分析指出,菲律宾选择退出TPP的真正原因在于,TPP对于菲律宾来说或许并没有多少好处。

  分析人士认为,作为一种高标准、高质量、覆盖面广泛的综合性自由贸易协定,TPP对于菲律宾这样产业结构相对偏向于中低端产业的发展中国家来说,很可能意味着本国市场受到发达国家优势产业的冲击,本国产业的发展空间也会受到压制。

  难产的TPP
  TPP最初源于新西兰、新加坡、智利和文莱4国发起的多边自由贸易协定,2008年美国的加入促使这一协定发生了质的改变。作为“重返亚太”的经济战略支点,美国重新定义了TPP的游戏规则,使之成为包括所有商品和服务在内的综合性自贸协定。

  美国的加入带动了诸多国家的加盟,但高标准与高质量也同样使各国利益纠葛变得更加复杂—各国围绕自己的利益关切争论不休,谈判预计的完成时期也一拖再拖。

  日美两国有关农产品、机动车的关税谈判直到最近几个月才取得实质进展;由于对本国劳工保障不满,美国国会迟迟不通过“贸易促进授权”法案;韩国担忧本国农产品受到冲击而犹豫不决;马来西亚政府则正在对加入TPP的经济风险进行评估;而围绕知识产权保护和政府扶持企业等议题,许多发展中国家都持慎重态度。

  TPP谈判的难产其实反映了一个问题—在这样一个高度自由化的贸易框架内,不同经济发展水平的国家能否实现共赢的妥协?

  推进乏力
  发展中国家恐怕受益有限。有分析指出,虽然TPP有利于发展中国家扩大出口,但它实质上更有利于发达国家。它将加强发达国家高端产业及服务的相对优势,而国际贸易中长期存在的“剪刀差”现象,也有可能使发展中国家在自由贸易中受到损失。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TPP既是一个机会,也有可能成为陷阱。

  另一方面,发达国家间的艰难博弈也考验着TPP打破贸易壁垒的理念。据共同社报道,美国副总统拜登希望双方可以在安倍访美前完成TPP谈判。但安倍有意在访美时讨论TPP问题,强调访美期间“绝不会做出不必要的妥协。”作为成员国中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日美两国的艰难博弈说明TPP在打破贸易壁垒方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最近的“亚投行热”反映了各国对经济合作开放性和互利性的关注。有分析人士指出,菲律宾作为亚投行首批意向创始成员国之一,其选择体现着TPP 谈判对发展中国家吸引力的减弱。如今,“亚投行热”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刺激了TPP谈判加快脚步,但菲律宾令人意外的退出,还是让谈判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难怪《日本经济新闻》评论,菲律宾放弃加入TPP,“反映出美日主导的TPP推进的乏力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