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星期日

中概股回归根本停不下来 连BAT都不例外?


越来越多的中概股选择私有化,辗转回A股上市。这是市场的选择,更主要的是政策主动推动的结果。

李潮文



跑的都是些小公司,那些一流的互联网公司不会回到A股?不一定。看上去,百度、阿里巴巴、腾讯可能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在这场狂欢中,大多数公司知道它存在泡沫,但也同样存在机会。

从去年开始,有关中概股私有化的消息就不绝于耳。最新宣布私有化的是陌陌,半年前这家公司才在纳斯达克敲钟,当时,公司创始人唐岩和公司投资人经纬创投的张颖在敲钟后竖起了中指,像是宣布了这家公司的胜利。但上市后的陌陌并非一帆风顺,股价一直低迷,在最近才升回发行价之上。6月23日,陌陌宣布了私有化的消息。

从资本角度而言,这并不意外。唐岩对资本市场一直有着聪明的掌控能力,“我羡慕唐岩的融资能力,他对节奏把握得很好,对资本市场也很强势。”锤子手机罗永浩曾这样评价唐岩。

但很快,拦路虎就出现了。美国律师事务所Levi&Korsinsky称,将针对陌陌私有化提议是否公平展开调查。短短半年内即完成上市和退市,这让投资者很恼火。“诉讼有可能会拖慢这些公司的私有化过程,但结果相对乐观,可以通过和解的方式解决。”北京安理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新锐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私有化更大的风险来自华尔街的兀鹰们,暗战正在发生。美国著名对冲基金法拉龙(Farallon)在6月12日公开了自己持有的完美世界(NASDAQ:PWRD)股份,达到8.6%,并表示他们持有的股票将会用于多种用途。这家中国游戏公司董事会主席池宇峰于今年2月发起以20美元每股私有化的建议。完美世界提出私有化建议已经有半年时间之久,即便不知道法拉龙在何时以何种价格买入的如此高份额的股票,但此时公开消息的用意再明显不过——它要和这家急于私有化的中国公司讨价还价,要赚一笔钱。

私有化的溢价空间一直非常巨大。以分众传媒的私有化作为参照,160多亿元估值私有化之后,部分与公司关系密切的中国股东实际上在接近500亿元估值才退出。

回归清单不断被拉长,瑞穗证券分析师在6月23日的报告中称,欢聚时代、优酷土豆和搜房可能加入下一波私有化浪潮。

另外根据彭博数据,今年来中概股私有化的收购报价较这些股票公告前30天的均价溢价23%。除了分众那样的极端案例,一位基金经理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私有化价格通常是最后10个交易日平均收盘价溢价25%-45%,这个范围内可以比较顺利地完成私有化。

即便是高成本高风险,这些中国公司也前赴后继地回来。A股市场上已经有成功的范例——暴涨30倍的暴风科技。王新锐能够明显感觉到暴风科技的暴涨是科技公司回归的重要诱因,“有大量互联网公司都是在这件事以后下决心说一定要拆VIE回来,一些还在犹豫拿美元基金或是人民币基金的创始人也下决心要拿人民币基金。”

暴风科技带来的刺激作用是复杂的。暴风并不是一个一流公司,当年优酷土豆这样第一阵营的公司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暴风很难再有机会上市,但目前两家公司市值已经接近。在理论上,更优秀的对标公司回来上市应该获得更高的市值。另一方面,高市值意味着更多现金流、更强的收购能力等一系列竞争力,乐视就因为资本市场获利而收购了一系列公司,这对于对标公司毫无疑问也是一种打击。

理论上,资本市场应起到资源配置的作用。接近中国监管层的人士向界面新闻表示,监管层在看到VIE回归潮之后,也向他们调研,询问BAT类一流的企业股权架构是怎样的,政策要如何制定才能够不把他们关在A股市场外。“他们希望市场上已经有很好的影响力的企业能够成为A股上市主体,不希望到最后大企业用不上,小企业钻空子,回来一堆投机的企业。”

从某种程度上,工信部最新出台的一个政策是迄今为止最明显的一个信号——为公司回归降低风险。

6月19日,在一份工信部发布的《关于放开在线数据处理与交易处理业务(经营类电子商务)外资股比限制的通告》文件中,允许外资在电子商务类企业中持股可以达到100%。而在此前,中国政府对外商持有中国本地电子商务企业的股份有着严格的规定,不能超过50%。“加入WTO谈判的时候,政府部门担忧外资涌入对中国企业冲击太大,所以股权限制比例很严格,现在中国本土电子商务公司已经有很强的竞争力,即便外资进来,也不会对他们构成太大冲击。”王新锐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该文件解决了公司在回A股上市过程中拆VIE时寻找接盘人的问题,为有外商投资的中国公司更为便捷地回归A股上市创造条件。

王新锐告诉记者,互联网公司回归境内资本市场上市过程中,最大的问题是寻找接盘者,即由境内投资人出资让境外投资人全部或部分退出。

“要拆的公司里很多都是拿了数千万美元的,很多投资TMT的人民币基金总规模不过几亿人民币,即便和其他基金合作也接不了几个回归的项目。”王新锐说,据他观察,一些顶级的风投完全有能力募集到超大规模的人民币基金,但还是需要一定时间。

“电子商务是和实体经济联系最紧密的,也受到政策的明确鼓励,所以开口子也不让人意外。”王新锐说。

VIE架构能否直接回A股上市?除了ICP牌照,还要看证监会的态度。王新锐对此表示乐观,“整个事情就像一列多米诺骨牌,现在第一张已经倒了,我觉得接下去会发生连锁反应。大家已经形成了一个大的预期,各方面会形成一个合力,让大部分公司回A股上市变得更为容易,有些公司甚至不需要完全拆除VIE。”

政策制定对于大多数人而言都在黑箱子之内,但从公开消息来看,360这样的大公司开始私有化回归A股程序,可以相信一家大公司不会盲目作为,而他们接收到的信息一定是乐观的。

此前还有一些声音认为,BAT类一流的互联网公司是不会回A股的,现在看来,这似乎断言过早。

理论上,专注于国际化的公司都不应该回A股上市,“像阿里这样的公司,在国际市场上是有对标公司的,应该在国际市场上获得认可,回来的话对国际化以及一些并购是有影响的。”王新锐说。

但问题在于,即便是阿里在国际市场也常常遭遇极端诉讼或者是做空,“未来有没有可能境内境外双重上市?我觉得这个是有可能的。”王新锐认为,更理性的可能性是他们考虑把一些相对在国内估值较高,而在国际市场上可能估值不高的业务部门拆回来上市。

而另据多名消息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透露,蚂蚁金服很有可能在A股上市。“支付这类业务其实是跟国家安全、数据安全这些东西相关的,这些业务部门可能都放在国内上市。”众所周知,早在2011年阿里因为变更支付宝所有权曾和雅虎交恶,过程不必赘述,但结果是支付宝不再在VIE架构之下,毫无疑问这更便于蚂蚁金服在A股上市。

截至目前,蚂蚁金服官方还未对上市日期及上市地点公布更多消息。

不仅仅是阿里,李彦宏早在今年两会时也曾表示非常愿意回A股上市。

这一浪潮就像一列不断攀升的过山车,管理部门不断呼吁科技公司上车,未来会驶向哪里并不确定。

但并非无史可鉴,美国资本市场早在1990年代就经历过这一切,那些常年不盈利的公司股价一路攀升,到2000年股价雪崩,造就了一场著名的互联网泡沫破灭。

美国资深财经作家迈克尔·刘易斯在泡沫破灭后的两年写下《为繁荣辩护》,“如果投机商们将高科技股票的价格抬高到一个可笑的高度,结果就是:会出现很多受过技术训练、创业欲望更强的年轻人。”随着时间流失,十多年后再看这篇文章,一切被验证,当年泡沫经济代表人物杰夫·贝索斯已经成为全球最了不起的企业家之一。

而将目光收回到A股,如果好的科技公司回归,或许会让那些在财报上存在欺诈不断依靠讲故事抬高股价的公司挤掉泡沫,当然,这也意味着动荡,像美股那样发生过的股灾并非不会重演。

但看得更远一点的话,一切都会回到良性循环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