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星期日

欧元区还要让步到何时


  【财新网】(专栏作家 张丹红)齐普拉斯领导的希腊政府牵着欧元区的鼻子走已经长达半年。
  这期间,齐普拉斯出尔反尔,刚在布鲁塞尔与欧盟委员会主席热烈拥抱,回到雅典就对出资国破口大骂;有时他还散布一些假情报,比如在6月份的谈判中,他提议将希腊人电费的增值税提高到23%,还是欧盟坚持将此税率保持在13%,以免增加贫穷希腊人的负担。然而,回到家,齐普拉斯颠倒事实,指责出资方多么不人道。
  对这一切,欧元区的财长们都忍了,并在实质性问题上,一再向希腊让步。国际货币基金、欧洲央行和欧盟委员会于周五推出的最后妥协方案已经与希腊的设想相差无几。该方案建议将第二套救助计划延长到11月,在此期间给希腊190多亿欧元的贷款,并讨论第三套救助计划。言外之意:希腊政府,求求你们接受我们的钱,这样我们都可以过太平日子;对你们提出的减免债务要求,我们不能立即答应,毕竟你们也得让我们在选民面前有点儿面子。不过今后什么都好商量。
  结果呢,齐普拉斯给鼻子上脸,周六晨间宣布将于下周日(7月5日)就出资国救助希腊的条件举行全民公投。他的如意算盘是:如果希腊人同意,那么他可以说,今后采取什么不得人心的措施都是你们自己愿意,我不负任何责任;对自己阵营内的强硬分子,他可以说:这是民意,我没有办法。不过更可能的结果是希腊人拒绝欧盟等三方的条件,因为齐普拉斯政府早已把导致本国糟糕处境的责任全部推给了出资方。那样一来,希腊政府可以拿民意继续与欧盟讨价还价。
  为什么一个GDP不到欧元区2%的经济上无足轻重的小国能够讹诈其他欧元伙伴、甚至整个欧盟呢?原因是欧元设计时的失误。当初筹划欧洲货币联盟的政治家没有以政治联盟作辅助,欧罗巴合众国没有同时诞生。不同的主权国家使用共同的货币,经济和财政政策却根本没有协调。同时,货币联盟没有关于成员国破产、甚至退出欧元区的规定,似乎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在富裕的欧洲发生。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并演变为主权债务和货币危机时,政治精英强调的是货币联盟的不可逆转性,欧洲央行更是明目张胆地触犯自己的章程。
  按照欧盟法律,欧洲央行不得资助国家。但单单在希腊与欧盟扯皮的这半年里,欧洲央行便允许希腊央行为本国银行印钞900亿欧元,行话叫做:紧急流动援助。银行用这些钱填补资金大量外流造成的缺口,同时为国家支付到期的贷款。欧洲央行这不是在资助雅典政府吗?央行理事会原来每周讨论一次提高紧急流动援助的总金额,现在,理事会天天召开电话会议同意继续给希腊印钞。几周来,雅典政府始终拒绝施行资本管制,控制资金外流。博弈专家齐普拉斯怎么会采取自我约束、便宜了欧元区的措施呢?希腊人提了现款之后,或者藏到枕头底下,或者转移到国外。而且这些钱不仅是希腊人的积蓄,也包括他们的贷款。换句话说,几百亿的欧元变成了希腊人的财产,一旦希腊退出欧元区,这笔巨资就被一笔勾销,买单的是欧元区的纳税人。
  一边是欧洲央行不愿承担让希腊破产的责任,不知疲倦地印钞,另一方面是缺乏勇气的欧洲政治精英一味强调货币联盟的不可逆转性,只能进去,不能出来,更没有开除一说。在这样的背景下,齐普拉斯的挑衅还有什么好奇怪呢?
  欧元区到了考虑修正欧元先天不足的时候,否则希腊的做法也许会蔚然成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