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星期日

中欧联手秘减美债 三国杀灭世亦可救市



  6月24日,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在瀛台迎接菲利普和王后玛蒂尔德。能在瀛台获得中国国家主席接待的外国首脑,迄今为止,是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小布什及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一个欧洲小国的元首获得习近平如此礼遇,个中滋味耐人寻味。值得注意的是,美国财政部公布数据声称,今年4月,中国增持美债24亿美元,连续第二个月增持。但如果计入中国借道比利时抛售美债的规模,4月中国实际上仍在减持美债,而且3月和4月合计抛售了700多亿美元美债。
  如果美国财政部的爆料属实,那么疑点有三:第一,为什么中国要秘密减持美国国债?第二,中国为什么要借道比利时减持美国国债?第三,假如中国当真两个月内如此大规模减持美债,也许最让人好奇的是,既然基准美国国债收益率——10年期美债收益率这期间并没有大波动,那么谁又是中国的对手方,成了这些美债的接盘侠?
  比利时成为中国秘密交易美债的窗口
  首先,中国借道比利时减持美债,恐怕未必存着指望,能够瞒过美国的法眼,更多是出于低调的考虑,不愿媒体渲染,客观上造成中美对立的态势。在这方面,中美之间甚至可能存在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另外,全球性债券清算组织,欧洲结算系统(Euroclear)的总部就位于比利时全球超过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000家银行(包括各国央行)以及信托公司在这里进行清算和交易,在这里交易美债,容易找到对手盘,避免推高美债收益率,刺激美国。
  那么,究竟是谁在接盘中国减持的美债呢?有可能是全世界。眼下,美国股市高高在上,欧债市场一片狼藉,海外媒体对中国这场轰轰烈烈的国家牛市惊疑不定,美债仍然是对冲风险的最佳投资标的。比如加勒比海地区的英属维尔京群岛、英属开曼群岛等世界上最著名的离岸金融中心都在积极收购美债,这一地区曾是美国国债的全球第三大持有方。
  至于俄罗斯,由于乌克兰局势,美国近期试图对俄罗斯进行经济制裁,如果俄罗斯直接持有美债,那美国就能冻结这部分债权,但俄罗斯通过 Euroclear持有美债,那美国将无法有效的冻结俄罗斯的美债资产。而日本历来是美国国债的主要“忠实购买者”。 1985年之前,是为利所诱,抗拒不了美国高利率和强势美元所蕴涵的高收益诱惑。1985年“广场协议”之后,则是无奈之举。为保护日本庞大的美元资产免遭美元贬值带来的损失,日本就必须不断向美国输出资本,以维持美国国际收支平衡。
  一直以来都有一种呼声,认为中国应将外汇储备中的庞大美债,置换为欧洲的优质资产。但是另一种阴谋论则认为,这是美欧在联手减中国的羊毛,甚至挖陷阱坑杀中国,步日本的后尘。因为欧元的下跌比美元更甚,而且随着希腊危机的发酵,几乎深不见底。不少所谓的民间学者,甚至学界的知名人士都对这个阴森森的故事言之凿凿。
  不能排除这个阴谋从没被酝酿过,但是形势比人强,当欧洲人发现,在日益腐朽的全球金融体系下,作为缔造者的他们也不再是既得利益者时,与中国人联手,就不再是多么令人诧异的事了。无论是亚投行的筹办,还是IMF对人民币升值的否定态度,几乎全欧洲都给了中国热烈的拥抱,把冷屁股留给了美国人,真叫人不知今夕何夕。
  在全球经济疲软的大环境下,不管是单纯的收购美债,还是欧债,一样是陷人坑,当看清了这一点时,习近平以少见的开拓力度,扭转了中国的外储投资方向,一改中国海外投资几无胜绩的窘状。中国政府开始有意识地运用外汇储备,增强在国际政治中的话语权,而非仅仅寻求财务上的“保值增值”。
  习近平在2013年9月提出建设“新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战略构想。中国近四万亿美金的外汇储备,无论是购买欧债还是美债,同样受制于人。与其被外汇市场的大起大落折腾得年年亏损,不如让暗亏变为“明亏”。中国把亚投行干脆办成了“世投行”,就是要用钱买一个大国、强国。当然,所谓不赚钱,最终是要赚大钱的,——即使从消化国内过剩产能的角度讲,也应该干。
  全球QE,货币竞贬,并不能拯救欧洲和日本,因为他们并不具备美国嫁祸全世界的基本条件。尤其是日本,“安倍经济学”归根结底是日本政府从日本民众手中把财富拿走,然后制造出经济繁荣的阶段性假象。日本经济必会因此长期受到伤害。日本经济出现危机,美国完全可能借机低价收购日元资产和日本在境外的资产,然后稳住日本经济后,再推升日元汇率,最后获利出逃。
  欧洲若不想重蹈覆辙,就要积极参与到中国开发亚洲的宏伟计划中,作为欧洲首都的布鲁塞尔(比利时首都),愿意为中国减持美债,套取资金提供便利,是由于美国在全球贸易领域和地缘战略布局上全面围堵中国,中国必然要在一带一路的棋局上投入重磅筹码,这为欧洲带来了新的机遇。
  在美国的怂恿下,中国的传统盟国缅甸在中缅边境接连向中共挑衅。在此背景下,邀请昂山素季访华,期间很可能谈及一条正被规划的连接缅甸若开帮与中国昆明的铁路,即“滇缅铁路”。也就是说,如果她当选缅甸领导人,将支持修建这一条铁路。如果该消息属实,这条铁路将成为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真正的“出口”。
  另一方面,中国还将在印度洋沿岸建立一系列的港口合作关系,即西方媒体炒作已久的“珍珠链”。除了重金打造的巴基斯坦(瓜达尔港)外,还有孟加拉国 (吉大港)、缅甸(石兑港和可可岛)、斯里兰卡(汉班托塔)、和坦桑尼亚(巴加莫约港),从而为中国的贸易尤其是能源,开辟出一条固若金汤的远洋通道,并使中国真正成为具有外海军事投放能力的超级大国。
  这些天价工程,将助推经济处于起飞临界点的亚洲新兴国家,提供金融和技术支持的欧洲国家,将获得井喷式的利润。当然,与欧洲的合作一定会有一个复杂的博弈过程,而这也将迫使中国更加开放,更加遵守国际惯例,并最终成长为共同塑造普世价值的具有建设性的一个极。
  未来,不论是美国经济走强,兑现加息承诺;还是复苏失败,执行第四轮QE,都会对全球金融造成巨大冲击,甚至给全世界带来灾难。而中欧的合作,也将迫使美国在试探、挑衅、制衡的过程中重新平衡战略,收起热战与金融战的钢牙利齿。中美之间意识形态的争论将更加被淡化,全球经济与文明都将呈现出趋同化的特征,这场三国杀游戏,将为迎接一个大同世界,做好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