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8日星期日

安那琪:希腊用民主反击三头马车的专横霸道


希腊人民将于2015年7月5日用选票进行一次历史性的民主自决。希腊人民必须在这两者间作出重大的抉择:一、接受更加苛刻的紧缩政策,以作为留在欧元区的代价;二、还是拒绝偿还债务并推出欧元区,但也会面对前景不明朗的经济动荡。

于2015年1月25日在国会大选中胜出成立联合政府执政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承诺会让希腊留在欧元区内,同时停止实行紧缩政策,但是该党在过去5个月来为了兑现这两个承诺而苦撑着。希腊的债权国—以德国为首的欧盟,及国际货币基金(IMF),即所谓的“三头马车”(Troika),一直都坚守资本霸权的立场,也就是希腊必须执行紧缩政策及亲商的经济改革才能够获得进一步的财务援助。

希腊总理阿列克西斯.齐普拉斯(Alexis Tsipras)于2015年6月27日(雅典时间)凌晨1时宣布,希腊政府将于2015年7月5日针对三头马车(欧盟、欧洲央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所提出的援助配套举行全民公投,决定希腊人民是否接受进一步的紧缩政策以留在欧盟,还是拒绝屈从在三头马车紧缩屠刀的淫威下……这是一场攸关希腊人民的尊严与社会前景的重大民主事件。

希腊政府必须在2015年6月30日之前向国际货币基金偿还15亿欧元的贷款利息,否则将被视为“债务违约”,而不再获得三头马车的财政援助。希腊于2010年爆发国家债务危机,欧元区国家(通过欧洲委员会和欧洲中央银行)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于2010年5月开始向希腊提供纾困贷款,但是条件是希腊政府必须实行紧缩政策(也就是削减社会福利开支、冻结工人工资、提高增值税等压榨普罗人民的措施),为希腊人民的困境雪上加霜。三头马车自2010年所为希腊提供的财政援助,数额高达2400亿欧元,目的并不是为了纾解希腊底层人民的生活困境,因为当中92%款项流入到希腊与欧洲金融机构的口袋中,希腊底层人民所得到的是高失业率、贫穷、社会福利日益被腐蚀的梦魇。这也是为何打着反对紧缩政策旗号的激进左翼联盟能够在2015年1月大选中胜出的原因之一,希腊人民已经受够三头马车债务殖民的压榨,希望可以改变自身的生活命运。

希腊政府于2015年2月尾跟欧盟达成临时协议,将政府获得救市贷款期限延长多4个月,但是希腊政府并无法换取多少的喘息空间,身为“债主”的三头马车咄咄逼人,似乎要将希腊打造为无止境实行紧缩政策的永不超生债务殖民地!

三头马车坚持要希腊政府接受更苛刻的紧缩政策,而且也没有任何让该国社会经济复苏的保障,完全是在强人所难。三头马车赶尽杀绝的“建议”,包括:进一步取消劳工市场的管制(意味着工人更加没有就业保障)、削减退休金、进一步削减公共部门工人的工资、提高增值税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还坚持要希腊在增加向富人征收的税收同时,进一步削减政府财政支出(尤其是被资本富豪视为“养懒人”的社会福利开支)。这种追债法,根本就是强迫当前的希腊政府违背对选民的承诺,民主选举结果可以被国际金融机构骑劫,民主的意义何在?

齐普拉斯在别无选择下“出招”,在延长财政援助的谈判破裂下,以全民公投去回应三头马车的专横霸道。希腊政府希望借助民意去加强本身的谈判筹码,准备用民主去终结三头马车的勒索。

“我们将以沉着应对及果断的民主,去回应(三头马车的)独裁专政及苛刻的紧缩政策。”齐普拉斯如是说:“作为民主诞生地的希腊,将向欧洲和全世界发出一次响亮的民主回应。”

“在这关键时刻,我们必须紧记欧洲是人民的共同家园。在欧洲里头,没有主人和客人之分。希腊是欧洲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欧洲也是希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但是,没有民主,欧洲将会是一个没有身份和方向的欧洲。”

欧元区财政部长于齐普拉斯宣布将举行公投后在比利时布鲁塞尔召开紧急会议,这是自2010年希腊主权危机爆发以来首次没有包括希腊在内的欧元区财长会议。18国政府拒绝延长给予希腊的援助。齐普拉斯于2015年6月28日向国会提呈公投动议,300名议员中179人投下赞成票。

希腊公投势在必行,若希腊人民用选票向三头马车苛刻的紧缩攻势说“不”,将向欧洲和全世界发出一个明确的信息:民主不容被资本利益骑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