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5日星期四

中国这算服软了?没想和美国平起平坐

  “地球上经济总量最大的两个国家最近一直对彼此虎视眈眈。像一场比赛中两位重量级的选手,中国和美国在经济合作上取得了丰硕的成果,去年两国间的双边贸易额达到5900亿美元。与此同时,双方也一直在争夺世界领导权。”

  6月23日,美国《洛杉矶时报》这样写道,“在气候变化、防止朝鲜和伊朗的核扩散等重大议题上,中美已经达成了共识。但是中国在南海争议领海域的动作,以及最近美国对中国的指责,称美国大批被黑客入侵的政府电脑中发现了中国黑客的踪迹,这两件事又让两国的关系变得很紧张。两国也都在抓紧时间锁定各自在太平洋地区的贸易协定,因为这些协定能够让它们在亚洲的商业领域占有稳固的地位。”

  6月23日至24日,超过400名中国官员赴华盛顿参加第七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希望能改善“这段几乎每个人都认为非常重要的两国关系”。在会谈前夕,《洛杉矶时报》北京分社上周采访了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以下为采访的部分内容。

  问:你曾强调,中美“不是竞争对手,更不是敌人”,但是你对美国政府指控中国政府的黑客行为有什么看法?中国是美国联邦人事管理局电脑被黑这件事的幕后黑手吗?

  王毅:中国政府的立场非常明确:中国政府反对任何形式的黑客以及窃取商业秘密的行为。这是中国政府的基本政策,我们有非常严格的规定。

  我很怀疑这样的指责能不能站得住脚。在互联网时代,想要在全世界营造一个健康、稳定、开放和公平的网络空间,需要的是合作和互谅。我们不该无负责任地指责对方。

  实际上,中国也饱受黑客攻击的苦恼。在中国,每天会发生超过300起大规模的黑客攻击行为;每个月,有超过1,0000个中文网站会被黑客篡改;80%的政府网站都被黑过。我们掌握的证据显示,其中一些黑客行为来自美国。我们还不能说是谁在主使,但是这些攻击行为确实来自美国领土。

  所以我们认为,在这个问题上,中美之间应该进行平等、坦白的对话。美国是世界上主要的网络力量,较为成熟,然而中国也在快速发展成一个世界上主要的互联网国家。我们希望互联网空间可以成为未来两国合作而非冲突的一个领域。


    中国不做另一个美国

  问:美国有一种声音认为,美国和中国40年来的交往并没有产生什么结果,或许现在是时候考虑重回对抗,对抗比交往更有意义。你怎么看?

  王毅认为中美差距仍然很大

  王毅:我想这并不能代表美国的主流民意。这只是少数人的看法。我认为美国政府会坚持它认为正确的道路,当然也是获得美国民众支持和认可的道路。

  如果美国的交往政策是为了把中国变成另一个美国……我认为这是不可能的。毕竟,中美两国有着完全不同的历史和文化背景,并且两国的发展水平也很不一样。但是,如果美国的交往政策是为了互利和共赢的话,那么我们可以选择相互合作,我们可以尊重差异,我们也可以找到利益一致的领域。

  问:你认为,过去的10年中,在与中国的交往上,美国犯过最大的错误是什么?反过来,中国政府在与美国的交往上,犯过最大的错误又是什么?

  王毅:恐怕你在提这个问题时,太过悲观了吧。与其对错误念念不忘,何不如谈谈成果?

  近几年来,两国之间达成的一项较为重要的协定就是,共同建立大国关系的新模式。

  有些人认为,这是要建立G2(中国和美国联手处理世界问题)领导的世界,但是首先,中国就不认同这样的观点,因为我们不认为国际事务可以仅仅依靠一个或两个国家来决定。

  我们听到的第二个被扭曲的观点就是,中国要和美国平起平坐。这并不正确。因为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达国家,而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双方依然存在巨大的差距。我们的目标是,在建国100周年,也就是2049年时,中国可以成为中等发达国家,即便到了那时,中美之间的差距也还是很大。还有一些观点认为,中国正在努力保持低调,以避免跟美国起冲突,以便有一天中国可以取代美国的地位。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初衷非常简单。那就是避免重蹈历史的覆辙,在以往的大国关系中,新崛起的国家一定会跟老牌大国发生冲突。

  为了构建这一新型大国关系,我们需要做三件事:第一要素是不冲突、不对抗;第二,我们需要双赢的合作,我要抛弃赢者通吃的想法;第三,我们需要互相尊重。有人认为这很难接受因为他们觉得这意味着美国必须要满足中国的所有要求。这是一种错误的理解。在我们看来,互相尊重意味着,不要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他人。

  问:中国最近推出了一项管理非政府组织的草案。政府中的一些人也在警告说,“西方思想”的传播可能会导致社会动荡。你们不希望传播的思想具体指什么?如果这背后的目标是美国,又具体指什么?
  王毅:中国是一个开放的社会。中国有大量的非政府组织(NGO)存在,但是中国现在还没有为遵纪守法的NGO提供一部专门的法律。推出这项草案是我们依法治国的努力的一部分,也是我们让中国与国际社会接轨的一个努力。所以,在这件事上,我觉得我们应该得到理解和支持。

  我想,对于那些遵守中国法律并且致力于促进与中国人民的交流与合作的NGO来说,这项草案只会为它们的工作提供方便,并且给予它们更好的支持和保障,而不会给它们的活动造成任何阻碍。

  但是,确实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国情,所以外国的NGO需要尊重这些国家的国情,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

  比如,中国的《宪法》规定,中国是社会主义国家,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所以,如果有人想挑战这个法律,有人想煽动其他人一起取代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那么他就违法了。因为这些都中国的宪法明文禁止的。

  据我所知,许多外国的NGO都在努力改善中国人民的生存条件,也在努力促进社会的和谐,所以我们对这些事是有着高度的认可的。

  南海停工不是因为美国的压力

  问:最近,中国宣布已经停止了在南海争议领土上的一些建设工程,这些领土都是中国和其邻国,甚至是美国之间存在争议的。这些停工是不是中国对国际社会的批评的一种回应?

  王毅:政府不久前发布了这条消息,因为相关的建设工程已经接近收尾了。我们已经预料到,媒体可能会说中国是因为受到了美国的压力,所以中断了建设。这完全是错的。事情很简单,我们不可能永远在建设,而非仅仅担心媒体上的那些评论。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我们停工是因为项目几乎已经完成了。

  顺带地,我要告诉你,南海岛礁上的那些建设工程并不是昨天才开始,也不是中国先开始建设的。这一点一定要说得很清楚。越南和菲律宾早在二三十年前就开始非法占领这些岛,并且开始大规模的建设。中国长期以来一直对此保持克制。

  我想,这里有一条国际社会应该知道的常识,那就是我们在此所说的南沙群岛及其附属岛屿是中国的领土。我想美国比其它任何国家都要了解这个事。因为二战后期,中国夺回了这些被日本占领的领土,当时是美国和中国在联合行动,中国在美国军舰的帮助下夺回了这些领土。

  即使到了20世纪60年代后期,在越南和菲律宾也没有任何声音反对中国对这些岛屿和岛礁行使主权。
  但是,在那之后,有传言称,这些地区富含丰富的石油和天然气,所以附近的国家开始一个个地占据这些岛屿和岛礁,于是造成了今天这种局面,有5个国家,或者说是6个利益攸关方各执一词。这些岛屿和岛礁属于中国,我们的主权正受到严重的侵犯。这就是基本的事实。

  虽然如此,中国仍然争取和平解决这些争端,通过对话和磋商的方式。我们会一如既往地坚持,这一立场不会有任何改变。

  问:你提到,世界不能由G2来支配,但是你会不会担心中国在南海的举动会让该地区的国家被迫“站队”——也就是说要么跟中国站在一起,要么跟美国站在一起?有迹象表明,该地区的20个国家选择加入奥巴马主导的泛太平洋合作伙伴关系,其中一个原因是它们希望能跟美国站在一起。
  王毅:我想,我们不该这么理解这个问题,这是在冒把事情过度简单化的风险。正如我之前提到的那样,中国和美国在许多领域保持着各种级别的合作。所以,如果中国和美国在合作的话,怎么可能让这些地区国家选边站。

  习近平主席曾说过,太平洋足够大,能容得下中美两个大国。中国不仅是一个陆地大国,也是一个海上大国,我们拥有漫长的海岸线。

  并且,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增长,中国和其它国家的经济交流也在加强,自然地,中国与太平洋的联系也更紧密。在这种背景下,中美是时候坐下来谈一谈海上合作了。
  现在,在海上,中美之间有军事上的交往。我们正在商讨海上和空中的行为守则。这主要还是一些预防性的行动,但我想,更重要的是,我们双方要坐下来,共同探讨合作。

  至于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我认为这是一个经济和贸易协定。我们不想把它过度政治化……不过,我们希望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不要影响到世界贸易组织保护下的自由贸易体制。现在,一些美国的朋友可能会认为,有了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美国就能用不着世界贸易组织了。所以,我想这究竟对美国有利还是有害,还是需要再斟酌一下。


    朝鲜核武器是美国逼出来的

  问:在朝鲜问题上,很多人都很疑惑,为什么作为老大哥的中国也很难对朝鲜施加更多的影响?

  王毅:中国和朝鲜都是独立的国家。所以我们之间的关系是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而不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当然,在和朝鲜的交往中,中国也必须遵守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包括不干涉别国内政。当然,作为朝鲜的邻国,我们希望看到一个社会稳定、经济繁荣、人民生活水平蒸蒸日上的朝鲜。

  我们曾跟朝鲜说过,发展核武器并不能带来安全或保障,反之还会带来危险,这种伤害不仅是对朝鲜自身,而且会危及其领国和整个地区。

  但是,朝鲜跟我们说的是,朝鲜正面临着来自美国的现实、紧迫的军事威胁。所以朝鲜把其发展核武器的目的归结为一个,那就是应对来自美国的紧急的军事威胁。

  我想你完全能理解,中国自身不能处理或是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我们希望美国和朝鲜能面对面地进行对话。我们可以提供任何你们需要的便利。如果这个问题能够得到解决,并且你们能够实现双边关系的正常化,中国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来确保半岛和地区的安全与和平,因为我们把这当成是自己的义务和责任。

  问:你多次提到“双赢”这个词。现在离习近平主席9月访美还有不到几个月的时间。有没有一些你认为是“双赢”的例子可以说一下。

  王毅:中美双方都已经开始做准备了。下周在华盛顿举行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将是准备工作中的重要一步。至于成果,我们和美国已经达成了近百项共识和协议。当然,我们希望未来能有更多。这说明,我们在各种领域都有合作。

  举几个你关心或感兴趣的领域的几个例子吧:双边投资协定……我们希望,在习近平主席访问美国时,在双边投资协定的谈判上可以取得实质性的进展。这对美国经济来说,将会是一个大大的好消息。

  在气候变化议题上,去年,两国领导人发表了一份联合声明。今年9月,我们还会在这个问题上发布另一个声明。

  此外,在军事合作上,我们需要在两国军队中建立互信机制,这会被看成是双方合作最主要的基石之一。双方对此都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我们已经对此进行过深入的磋商。

  但是,最基本的任务还是建立战略互信,换句话说,就是解决双方战略互信的问题。

  美国欢迎一个繁荣、强大和发展的中国,这句话已经被说过很多次了。我们希望这句话反映的是美国真实的心态。也就是说,希望美国能把中国当成伙伴,而不是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