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3日星期五

希腊是如何一步一步成为“老赖”的?(1953-2015)

希腊的债务危机并不是一日爆发的。

闫桂花 ·



“欧洲的未来掌握在希腊的手里”,这是《经济学人》在最新一期杂志中对希腊债务危机做出的评论。从二战后的历史来看,希腊似乎一直处于欧洲潮流变化的前沿。伴随着左右翼势力的轮流执政,过去半个多世纪,希腊经济一直徘徊在天堂和地狱之间,直到2008年金融危机后,债务危机把希腊彻底拖入泥潭。
7月1日,希腊违约了IMF一笔17亿美元的贷款;5日,该国将就与债权人的援助协议问题举行全民公投。
希腊左翼政府是在上周末与债权人的谈判破裂后,意外提出的公投决策。有意思的是,公投时间未到,公投的内容实质上已经不存在了:因为希腊与债权人的援助协议已经在6月底到期。最终,公投可能演变为对希腊是否退欧的抉择。
以浪漫著称的希腊人从来不乏这种新奇的想法,类似的公投也并非头一次;不过,浪漫不见得每次都能拯救希腊。

*****************************************************

1953年 希腊迎来经济奇迹 慷慨免除西德债务

二战结束后,希腊陷入了为期三年的内战。最终,1949年,英美支持下的政府军打败了南斯拉夫等支持的共产主义力量。
内战结束后,希腊作为首批接受马歇尔计划援助的国家之一,其经济得以从战火的灰烬中重生。从1950年开始,该国经济迅速增长,一直持续到1973年,被称为希腊的“经济奇迹”。在这期间,该国经济平均每年增长7%,在全世界范围内仅次于日本。
经济恢复后的希腊展示了慷慨的一面。基于“二战爆发是因为一战后的德国负债太重”这种认识,希腊与其它十几个国家一同签署了协议,免除了西德的很大部分债务。
然而这段美好时光尚未完全结束,该国的政权变动就为日后的债务问题挖好了陷阱。

*****************************************************

1967年—1974年  军事政权上台 债务毒瘤滋生

几十年来左右翼势力的对峙,加上经济发展成果的分配不公,致使1967年希腊军方发动政变,推翻了此前的民主政权。掌权的帕帕多帕罗斯上校 (Georgios Papadopoulos)喜欢将自己比喻成希腊的手术医师。在不同场合他曾表示,希腊是个病人,而他担负着拯救这个病人的重任—— 但他没有做到。
当时正是整个世界民主化浪潮风起云涌的时候,几乎没有国家愿意与希腊的军事政权打交道,帕帕多帕罗斯经常被迫向美国以及本国人举债。等到该军事政权被推翻时,有毒的债务已经充斥到了希腊经济的每一根血管。
1974年,希腊人在全民公投中把帕帕多帕罗斯政权选下了台。希腊历史中的这段插曲虽已失败告终,但终归为希腊左翼势力的成长培育了土壤。

*****************************************************

1981年—2001年 参与欧洲一体化进程 债务问题暗流涌动

希腊经济迎来了新的救赎,至少在希腊自己看来是如此。1981年,希腊加入欧共体,也就是欧盟的前身。促进贸易发展是欧洲推动一体化初衷之一,不过 加入欧共体后仅仅几个月,希腊选出了一个极左政府上台。新的政府取消了很多支持贸易和商业的议程,取而代之的是,昂贵的医保和教育计划。此举导致很多实业家将资产转移到欧洲其它国家。
2001年,希腊加入欧元区,为此希腊放弃了本国货币德拉克马。当时希腊认为这对希腊的支柱产业之一——旅游业将是个极大的推动。不过,加入欧元区 意味着,希腊再也不能跟以前那样,可以通过调整通胀缓解其债务负担;控制通胀的主导权被控制在欧洲央行和主要贸易伙伴手中。而此时,希腊的债务已经累积得 很高了。

*****************************************************

2009年 东窗事发 希腊债务危机成焦点

受2008年金融危机影响,希腊经济陷入衰退。到2009年底,其预算赤字和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都是欧盟里最高的。
实际上,在那之前希腊的财政早已出现问题,此后的事态发展证明,当初希腊也是通过“作弊”才加入的欧元区,其财政状态并没有达到欧元区的要求。有经济学家认为,欧元区领导人采取的放任态度,是希腊债务危机最终爆发的原因之一。
2009年10月,希腊新当选的总理潘帕德里欧宣布,该国数年来一直低估了其财政赤字数据,引发了市场的恐惧。几乎是立刻,希腊被从金融市场驱逐了出去。到了次年春天,希腊开始走向破产。
为避免希腊违约,从2010年开始,欧盟、欧洲央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这个所谓的“三驾马车”对希腊实施了共计2400亿欧元的救助。但这些援助都伴有苛刻的条件,如削减预算、增加税收、重组经济、打击偷税漏税等。
这些援助帮助稳定了希腊的财政。但经济问题却没有得到解决。从彼时到现在的五年间,希腊经济萎缩了四分之一,失业率高达25%。这直接导致了2015年1月齐普拉斯左翼政府的上台。

*****************************************************

2015年7月1日 揭开违约序幕

留给希腊的时间不多了,留给齐普拉斯左翼政府的时间也不多了,甚至留给欧洲的时间也不多了。
7月1日,希腊成了首个违约IMF贷款的发达经济体;到本月底,希腊还需要偿还欧洲央行39亿美元贷款。希腊政府的现金已经耗完。
从本周一开始实行资本管制以来,支持希腊留在欧元区的民众比例越来越多。最新民调显示,希望在周日的公投中投赞成票(也就是接受债权人的紧缩要求)的比重首次超过了计划投否决票的比重。对齐普拉斯不满的声音也越来越高涨。

对欧洲来说,希腊退欧风险日益攀升,欧元区的完整性将首次遭遇挑战。尽管有人认为,没有了希腊,欧元区或许更加稳健,但一旦恐慌情绪蔓延,其后果将不可设想。无论周日的公投结果如何,正如《经济学人》所说,“希腊危机将永远改变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