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5日星期六

陈志武:官媒煽动4000点只是牛市开始,很不负责任,对未来经济比较悲观


2015网易经济学家年会夏季论坛今日在北京举行,论坛主题为“中国经济新风口”,经济界精英齐聚一堂,共同探讨中国经济改革。网易财经正全程直播。

在圆桌讨论环节,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表示,经济的问题不像我们去超市,专门挑我们喜欢的,不去关注那些我们不喜欢看到的,比如像你说的“国家牛市”的话题,“慢牛”、“国家牛市”,整个股市,你是做多还是做空,看这件事情对于中国的态度,如果买多的话,那你就是爱国的,如果你卖空,那你就不爱国,跟中国唱反调。

但实际上过去一个多月的经历告诉我们,在原来培植股市泡沫的时候,那些买了太多的人实际上是害国家的,就是因为这些人通过投机、炒股,买了那么多,所以把股市,“国家牛”抬成了“疯牛”,你到底是给国家帮了忙,是爱这个国家,还是想要害这个国家?所以在那个时候,做空的人实际上反而是爱国的,因为如果不是他们做空的话,这个“疯牛”就变得更疯了。所以我说,我们最好不要上升到那个高度来看待,刚才我想,我说“悲观”是什么意思,后来我想,也许我不应该这么说,就像后来余教授说的,我应该说“比较担心”,表明我的态度是正确的,我还是爱国的,只不过我比较担心。

所以这些年我一直说,真正从悲观和负面的角度来剖析现在的经济,甚至于股市的人,是真正想要帮助这个国家的,尤其是对于我这样的人来说,最容易做的一件事儿就是为中国唱赞歌,让每一个人都感觉到飘飘然,但其实我们客观一点讲,当我们飘飘以后,接下来把方方面面的泡沫给推到更高的高度,到底是害了这个国家还是帮了这个国家?对于“国家牛”,“其它牛”,我知道还有很多说法,“改革牛”,实际上就是因为这些说法,使得中国的股市在过去半年多越来越跟基本面完全脱离开来,特别是那些鼓吹“改革牛”的人,过去一年两年,真正的改革做了哪些?

当然,如果我们抽象地去说“改革牛”,你要买股票,你要相信“改革牛”,就应该买股票,这样一来,让更多人没有兴趣去看基本面了,一旦股票市场、资本市场脱离了基本面,就会造成前面李行长和几位教授说到的,投机和股市的走向跟经济和上市公司的基本面越来越没有关系,各玩各的,一旦股市各玩各的,实体经济跟股市完全分离开来,哪怕是那些上市公司,或有钱的非上市公司,必然导致他们想把资金往股市上转,去炒股、去投机,因为那样带来的收益,从短期来看,特别是随着官方媒体炒作越来越强化,短期收益,在股市上面,可能会比实体投资更高,而且相对来说短期风险也更低一些,就造成了整个资源配置都是乱的。

尤其是接下来千万要注意,第一,官方媒体不要去煽动4000点只是牛市的开始,做这些事儿是最不负责任的行为,这样进一步强化了股市和整个经济基本面的脱离;第二,造成资源错配更加严重;第三,使整个社会的收入机会变得更加扭曲。道理很简单,就像我们刚才说到的,救市要不要救,救了以后对我们其它方面关心的话题,比如收入差距、财富分配结构,有没有影响呢?肯定是有影响的,只是我们在讨论救市,讨论货币政策的时候大家不会想到这些话题和收入分配、收入差距是不是有关系,实际上关系很大,这次很多人明显看到了,中产阶级被洗光,哪些人受益?当然,我这里不具体说出是哪个群体,但这样一来,对整个经济、整个社会里收入差距恶化的作用做了很大贡献,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很多时候,正因为讨论经济政策的话题不是我们想的那么简单,只要关注我们感兴趣的、想看到的话题就可以,去忽视每一个政策选择带来的方方面面的、短期的、长久的影响,因为这是一个动态平衡,改变了这一块,其它方面就会受到很大影响。

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还表示对未来五年经济预期比较悲观,他提到,如果我们看过去几年,2012、2013、2014,一直到今年,实际上有一个基本的规律,年初头几个月总是面对一些经济下行的压力和挑战,接下来就开始在政策方面作出反应,货币政策和财政,都作出很多反应,第三季度慢慢就开始改善,增长速度回调很多,第四季度基本上就进入了比较高兴、比较自满的状态,等待下一年再重复。

当然,今年基本上又是按照这样的规律在做,我们更关心的一个问题,从学者和决策者的角度来讲,这个循环到底能持续多久,每次走一轮循环,我们以往谈到的那些结构性问题都变得更加严重,因为每年要刺激几次,我们原来说,宏观负债水平太高,必然会更高;货币流动性增加太多,必然也会更加严重。依此类推,尤其我们原来总说,之所以政府要对经济进行干预,就是因为有的时候市场会失灵。

当然,我们现在可能都忘记了,我们以往强调的是“有的时候”市场会失灵,但现在我们把它变成,不管是股市还是经济,还是任何一个行业,只要有一点点下行的压力,我们就进行干预,这个时候不再是什么“市场失灵”的时候政府才去做,而是常态性的,政府总在做,这样一来就造成了刚才李行长说到的,他讲得比较多,一个是基础设施,“铁公基”继续有很多可以投资的空间,另外在教育、医疗方面的投资又严重不足,当然,李行长不是经济学家,他没必要像我们那样去把背后内在的驱动力搞清楚,但我第一个反应,我想,这不太奇怪,因为“铁公基”把整个中国社会这么多资源都占用了,教育也好、医疗也好,哪里还有资金去做更多投资?尤其他也说到,没有投资怎么会有消费?在我们的经济学里可能会说,一个是存量的问题,另外一个是增量的问题,我们谈投资太多更多是从增量层面讲的,他说,没有投资怎么可以有消费?当然,对经济学训练不是太多的人来说,听起来好象蛮有道理,没有投资怎么会有消费呢?而我们强调“投资太多”是相对于现在的存量来讲投资太多了会怎么样,而不是说不要投资,这是两个不同层面的概念,当然,我讲得有点太多了,所以我之所以悲观,就是因为这种过去几年一直以来的做法,不管世界上哪个国家,都是不可持续的。而且目前,坦率讲,我并没有看到有太多努力,除了谈以外,在这种论坛,大家都说以外,真正在改革层面,目前还没有太多迹象让我们看到过去四年一轮轮重复的循环在未来一段时间会改变,所以正因为这一点,这些结构性问题一直被不断地推大,不断地加大,一直大到最后真正不能这样做了,有一场危机了,才会真正有动力去做根本性的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