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12日星期日

热帖:A股不宜过急 4000点需站稳


  中国股市在7月9日、10日上演绝地反击,上千只股票打开跌停板,连续两天涨停,涨幅达百分之三十,上证指数从令人绝望的3,373点低位,眼看又要重返4,000点——《人民日报》曾经宣称的,牛市开始的地方。
  其实A股的反击在7月8日就已初露端倪,当天沪指大幅低开,连破3,700、3,600、3,500,逼近3,400点,但是创业板戏剧性地翻红了。中小板和创业板多只股票被国家队从跌停位置拉起,部分个股甚至冲击涨停。也就是在7月8日至7月9日,中金所连续提高中证500指数期货卖出持仓交易保证金至百分之三十,并禁止开投机空单,断了空方的后路,随后拉抬中证500现货股票。


  沪深两市近几日的行情令原本愁容满面的中国股民笑逐颜开

  前两日消耗了大量弹药在蓝筹上的空军,面对声东击西,而且可以自由制定规则的国家队,终于在9日溃不成军。砸盘的筹码被平准基金尽数没收,而在ic1507(针对中小板和创业板的期指合约)合约上的空单,被现货市场价格倒逼,越平越高,终于被挤爆仓。剿杀空军的行动当然不止在股指期货市场,包括公安部在内的7部委联合行动,让中国股民尝尽从跌停,到涨停,到再涨停的人间悲喜剧,救市行动初战告捷,但是新的危机又在酝酿。
  眼下新股不但不发行,连审都不审了,主要的大小非半年内都不能减持股票,券商保险基金估计4,500点都不能卖股票了,这样下去,只要多头压住指数不去4,500点,那么中小盘股想怎么炒就怎么炒,这样恐怕会让台湾股市悲剧在大陆重演!当年因为台湾管理层靠征收资本利得税,调控市场,导致崩盘,结果股民示威,政府让步导致市场再度疯狂,到泡沫崩溃的时候,股指一跌就是九成,那么这次救市,同样的事情还会再发生吗?
  如果下周A股的涨停潮继续奔涌,最迟星期二,就能达到4,300点,A股的千点反弹浪潮一旦拍下,下一浪恐怕就会让持股的散户呛到水了。火箭般蹿升的A股周围,至少盘旋着4支黑天鹅。
  第一支黑天鹅——别忘了,还有上千家公司停着牌呢,相当于40%的上市公司,如同吊悬半空的堰塞湖,上面吸附着多少证券公司的融资?还有多少场外配资在他们身上灵魂附体?千多只停牌公司复牌到底是顺势冲高呢,还是会补跌呢?如果每天四五百只的冲进来,那么很容易刺激短期获利者的恐慌情绪。一旦市场再度出现大规模的获利抛盘,救市将功亏一篑。
  第二只黑天鹅——从技术上讲,如果四个交易日内,就完成从3,373点到4,300点以上的反弹,那周K线将形成带长下影线的单针探底走势,图形非常难看,如果反弹当真上冲到中国官方指定的4,500点,那么酝酿的巨大做空动能将在短期内迅速下杀,再度跌破前低是大概率事件,一旦3,200点牛熊线被杀穿,恐怕3,000点都难保,到时还把责任推到不知是否确切存在的恶意做空联盟头上吗?
  第三只黑天鹅——从产品设计上讲,很多做空工具的巨大安全隐患仍未被补上。尽管中金所决定自2015年7月7日起,对中证500指数期货日内单向开仓量限制为1,200手;7月8日起,又将合约的卖出持仓交易保证金,由10%提高到20%;到7月9日时,进一步提高到30%,但就国际惯例而言,一些最基本的安全措施仍未被执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一贯推崇自由市场的欧美国家,也曾禁止做空,反观中国,却设计了许多有利于做空的机制,自陷危墙之下!
  第一,美股要做空,必须先把手中股票卖出才可以,而在中国,只要持有一定数量的股票或保证金,就可以反复做空套利(俗称裸卖空)。第二,中国的期指,卖空手续费和做多手续费一样,而美国股市做空要多收取百分之二十的手续费。第三,美股跌幅达百分之三十时,3天内禁止融券做空,而A股却可以无限融券做空,按中国股市暴跌两周的情况看,暂停融券两个月都不为过。第四,中国股市是T加一交易机制,而期指却是T加零,规则不同步极易酿成恶性循环。
  从根儿上讲,这波行情启动之前,融资和融券基本上是2:1的关系,最高时,融资占了99.51%,而融券只有0.49%,即200:1。期指机构多空比是1:49,而国际上机构多空基本是1:1的,两融也是,200:1这个比例,简直太不靠谱。多空失衡,导致牛市的时候,大家都是融资,再激发新牛市,即杠杆牛市。熊市一来,这些融资的、配资的、伞形的在内,就形成清一色的反向卖空盘,极易形成系统性风险,职业做空者,只要上去轻轻踹一脚,大盘就玉山倾倒难再扶了。
  第四支黑天鹅——执法不明,矫枉过正。眼下,所谓恶意做空在中国如老鼠过街,人人喊打,但它的定义究竟是否明确呢?有人针对恶意做空,总结了四大基本特点,一是凭空捏造做空理由,事先谋划做空计划;二是组织多个账号联合行动;三是抛售现货和做空期指不以盈利为主要目的;四是通过有利益联系的境外机构,在境外期货市场配合操作。说实话,如果动用司法系统,对做空者追究刑事责任,以上四条都有可商榷之处,恐怕很难作为呈堂证供。
  而更重要的是,在7月9日,也就是A股大反弹的当天,许多正规券商的两融账户被强平。有投资者反映,事前曾再三和券商老总确认,如果到强平线以下怎么处理,他们给出的确认答复是,先通知客户,然后给时间补保证金,但是9日突然变成系统自动强平,不少被强平的客户事前特地拆借了数百万现金追补保证金,最后只能眼看着账户被强平,倒在了黎明前的黑暗里。有多少中产阶级,怀着中国梦想,却把10年奋斗输给了这次股灾。
  中国股市是在中国经济出现“断崖式下跌”的背景下走牛的。股市出现赚钱效应后,可以通过财产性收入的增长来覆盖劳动者收入的滞涨缺口,间接地刺激消费型社会与创新型企业的成长,虚拟金融市场保持长久、均衡、强劲的健康增长状态,可以维护市场信心,为新一轮实体经济复苏储备能量。
  只有一头健康的慢牛,才能拖得动中国经济转型的重任。但是,如果A股在未来的两个交易日,再以蛮力踏过4,000点,它将再次暴露在空方的枪口之下,如果平准基金能够以更加理性的远见,按住牛头在3,500点至3,800点盘整一个月,那么中国股市未来的命运将更加值得期待。
  所谓中国梦想的根基,就是要保证中国的劳动者,都能够分享到中国成长的红利,中国改革的希望,保护他们的私产不被前后反复的政策与制度设计的漏洞所摧毁,要让敢于押注中国梦想的投资人在三年后能够迎接万点牛市的曙光,这并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同时也是对中共管理层智慧的考验。此刻,不得不大声疾呼一句:牛儿啊,你慢些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