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7日星期二

华尔街见闻:A股的又一颗“杠杆”炸弹–股权质押


除了场外高杠杆配资外,A股的又一颗“杠杆”炸弹——股权质押,可能会被引爆。

据《证券时报》统计,今年以来,随着股指飙升,进行股权质押的上市公司在不断增加,576家公司股东累计质押所持有股份1244次。

所谓股权质押,是一种权利质押,指出质人与质权人协议约定,出质人以持有的股份作为质押物,当债务人到期不能如约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就股份折价受偿,或将该股份出售并优先受偿的一种担保方式。

作为大股东常用的融资手段之一,股权质押在资本市场上比较常见,尤其是前期市场行情火爆,股权质押也愈来愈频繁。

然而,6月15日以来,沪指累计下跌27%,三成个股股价遭遇腰斩,导致股权质押的风险凸显。质押方(又称为“融入方”)将可能要求大股东补仓,有的甚至可能抛股,以避免手上的财富“灰飞烟灭”。

根据中国经济网6月12日的报道,就股权质押方类型而言,券商占据了股权质押的一半以上份额。5月份以来,共有366次股权质押的质押方为券商,占比高达55.96%。除了券商之外,银行作为质押方的股权质押共有109次,占比为16.67%,位列第二名。

股权质押风险暴露

从3月11日至6月15日,沪指累计上涨近1800点,涨幅54%。正是在股指不断攀高的这段时间内,上市公司股东参与股权质押的热情高涨,区间发生的股权质押次数占年内总数逾六成。

据《证券时报》统计,假定质押率为30%,预警线150%,那么一旦股价质押后跌幅超过50%,股价即逼近预警线。在年内质押股权公司中,全筑股份等37家公司股东质押股权后,股价跌幅超五成,如股价继续下跌,将有被强制平仓风险。

以新筑股份为例,公司控股股东新筑投资集团,将715万股质押给上海银行成都分行。以质押起始日(6月9日)收盘价来计算,上述质押股份市值约为1.7亿元,若按三成质押率计算,其融资规模约为5100万元。然而,6月9日以来,新筑股份股价已下跌57%,濒临预警线。此外,全筑股份、蓝鼎控股等12只股,股价相比股权质押起始日收盘价,跌幅超55%。



在7月1日收盘后,界面新闻也整理了上半年A股上市公司股权质押情况的榜单,在情景假设中(30%质押率、160%预警线),随着股价下跌,已经有23家公司当日收盘市值不到质押时市值的一半,补仓迫在眉睫。2日、3日股市继续大幅杀跌,指数两天跌幅超过了10%,很多公司的股价继续两个跌停,情况已经大幅恶化了,截至上周五,在同样的情景假设下,面临补仓的公司已经达到了79家。

根据其测算,截至上周五,市值与预警市值间差距最大的十家公司如下表2所示,抚顺特钢(600399.SH)需要5个涨停才能脱离困境,第十位精工钢构(600496.SH)也需要3个涨停。



暗助股东渡难关

周末各项救市政策纷纷出台:无论是12家券商1200亿资金托市,还是25家公募集体发声市场维稳,甚至暂停新股IPO、汇金表示增持蓝筹等,都充分显示了政府对市场维稳的态度。但政府能救的只有蓝筹股,对全市场2700多家公司来说,能分到这部分资金的,只有那极少数大块头。

因此,部分公司已经开始出招自救,暗助股东渡过难关,手段从高管增持、员工持股、回购计划乃至停牌。

华尔街见闻网站周一介绍过,在A股经历20多年来罕见急跌之际,包括万科在内的众多公司宣布增持、回购自家股票,据不完全统计,6月以来有过百家上市公司披露增持公告,数十家公司披露回购计划。

先锋新材在股价连续大跌后,于6月30日宣布停牌筹划重大事项,该事项现已确定为,由其控股子公司参与收购澳大利亚圣·凯迪蒙公司100%股份的公开竞标。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的卢先锋还特别承诺,如本次收购竞标失败,将由其承担与本事项相关的全部费用。随着先锋新材停牌、股价“强行止跌”,其前期质押股权触及警戒线的压力也大大减缓。

旋极信息7月1日晚间抛出管理层个人增持的利好,高管个人花费450万元巨款增持,以便减少5600万元的补仓费用。

平潭发展、道明光学也在6月30日主动停牌,事由均为筹划员工持股计划,大名城更是早在6月26日便已停牌筹划重大事项。上述三家公司在6月8日至12日期间,其各自控股股东(或一致行动人)均进行过股权质押融资。

此外,停牌也是避免股价继续下跌的手段之一。华尔街见闻今天早些时候介绍过,截止7月7日,沪深两市停牌公司共计769家,约占两市上市公司总量的27%,多为创业板和中小板。仅7日,就有光线传媒、中青宝、互动娱乐等203家上市公司发布停牌公告。

东方财富网称,有分析认为,随着股市暴跌,如果一些股票再不停牌,很多大股东的股票质押和增发盘就要被平仓。